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新唐人电视∶曹长青等华人谈如何看美国大选

转载∶【热点互动】节目

华人如何看美国大选∶两党候选人奥巴马和罗姆尼争夺越发白热化。

“焦点互动”节目主持人(纪岚)∶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美国总统大选的电视四场辩论已经于周一结束,奥巴马和罗姆尼两人的选情仍旧是十分胶著,在摇摆州两人局势仍旧还不明朗,究竟谁将入主白宫,自然成为每个人关心的话题。

而作为华人来讲,究竟如何看待这场大选?那麽两党的政纲中,究竟有哪些更符合华人的传统和价值?究竟在总统为何都要打中国牌?对比激烈的美国大选,还有权斗激烈的中共的十八大,又有什麽样的异同?围绕著这一系列的相关话题,我们今天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

今天我们邀请两位嘉宾,一位是时政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另外一位是在线上的南卡罗莱纳大学的谢田教授。二位好。

今天谈的话题主要是从华人的视角,因为我们知道美国大选辩论现在已经结束,可以说在竞选过程中,也是如火如荼,我们新唐人电视台已经全程直击了四次大选的辩论的同声翻译,那麽在最后一场的时候,我们也为您做了现场的即时的点评,我想观众朋友也接到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信息,来自新唐人大选观察中心。

我们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就是从华人的这个角度来看,究竟是怎麽看?首先一个问题是究竟两党在争什麽?就是说他们之间在做什麽事情?

曹长青∶我们看今年这个大选,我来到美国二十多年,观察了差不多五届大选,那今年大选跟以前的四届有些不同。第一,外交不是主要分歧,我们看第三场,总统候选人和总统两个人辩论,外交政策上差别不大。第二,在社会问题上这次比较少谈,枪枝管制、堕胎、安乐死等等常规的一些问题,没有很多的辩论;主要在经济问题,尤其我们看前两场辩论,主要是围绕经济问题。经济问题上这两个党历来是观念上相当大的不同,理念不同。

我们看看民主党,以奥巴马总统为代表的民主党,历来强调的就是,经济上我们要实现社会平等,平等才是符合正义,那怎麽才是平等呢?必须分财富,要财富平等,必须要能够均贫富,不能让富人挣那麽多,华尔街那些大亨们挣那麽多,我们老百姓扫地的和一些工人挣那麽少,差别太大,我们要降低差别,平等。那要平等怎麽办?那就是说我们要增加税收,富人多掏钱分给穷人,实现社会平等。

这个理念就跟共和党完全不同了,共和党认为不可以这样,共和党说我们也主张正义,但正义的基础不是平等,正义的基础是自由,是权利。资本家获得的金钱财富,是不是抢劫来的?是不是像中国的高官和那些官商勾结抢来的?不是的话,在美国法治的国家,人人凭勤劳致富的国家,包括罗姆尼,他原来的公司有6百亿美元资产,有60万员工。今天找不出罗姆尼有任何违法的行为,那今天他创造这个财富,凭什麽就是罪过?凭什麽把他的钱抢劫过来,分给其他的人?其他人要不要勤奋致富?所以认为每个人都有发财致富的这个权利,这个权利不可以剥夺。

比如说我们说今天在纽约坐地铁,好,政府规定每个坐地铁的人必须交出5块钱给穷人,合不合理?不合理,你抢劫我的钱,这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不可以「均」这个钱,说为了穷人可以得到平等,但是对坐地铁的人来说,我的权利更重要,我要捐,我慈善,我自己捐,凭什麽政府来强行的,这个强行捐的善意,是剥夺了这个权利,是个伪善。所以这边共和党强调的就是,要强调权利,有权利才有正义,没有权利没有正义,所以不应该政府来均贫富,应该鼓励每个人对自己负责,每个人对自己负责了,才有一个强大的社会,强大社会建立在强大的个人上。

所以两党的经济上的根本不同是,一边强调平等,均贫富;一边强调权利,个人自由。今天我们从共产国家的人出来,更清楚这一点,共产主义国家不论是共产苏联还是现在的共产中国,原来全是搞均贫富,毛泽东最著名的「打土豪,分田地」,凭什麽是土豪了?那富农、中农和所谓地主,好不容易赚了一点资产,你就给强行剥夺了。那今天民主党的思路就在这思路上,不叫「打土豪,分田地」;高税收、高福利、高预算,「三高」。

共和党强调,我们要低税收,让老百姓手里有钱,扩大消费,因为美国的消费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67%啊,等于美国经济2/3靠个人消费。第二个,你让那些企业家有钱,他才能扩大再生产,扩大再生产,才能有招工,有招工才能有就业,有就业才能降低失业率。所以两边完全是不同的思路,不同的思路导致这两个党才有相当大的竞争。我们看两场辩论,两个人强调完全不同的价值,那哪一个价值能占上风,我们看11月6日晚上见分晓。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了经济问题,是不是主要体现在税收政策方面,还有福利政策方面?

曹长青∶当然是了,今天税收是很大一个问题。今天我们看看美国的税收,美国的企业税现在是全球第二高,第一高是日本,日本已经最近在调低,自民党等等几个党的轮换,已经开始调低,实质上日本的企业所得税已经低于美国了,美国是全球192个国家企业税最高的,你企业税这麽高,尤其中小企业,刚刚赚一点钱,都被政府拿去了,那它怎麽扩大再生产,没有扩大再生产,怎麽有招工,没有招工怎麽降低失业率?

像美国个人税收一样,美国个人税收在罗斯福新政的时代,美国最高税收达到多少?94%,也就是一个人赚10万块钱,9万4被政府强行拿走了,那这个人他怎麽扩大再生产,中小企业怎麽发展,一步步减,尤其是在里根时代,就是打赢了冷战的里根总统当任的时候,把美国最高税收降低到28%,你要知道从90%多,到肯尼迪时代降到70%,再降到28%,降四十几个百分点,那现在又升到了36%。

这个税收观念代表的不仅仅是一点点钱的问题,什麽一个方向,是不是要尊重每个人发财致富那个权利,是不是尊重他的私有财产,像美国的《独立宣言》就写上了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追求幸福权利的原意就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在英国思想家洛克的著作中谈到这个,杰佛逊把它原样搬到了美国的《独立宣言》,然后美国宪法又把这三条恢复到洛克的原话,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

所以今天要说美国两党的竞争,表面是税收,表面是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根本是要不要回到我们美国建国先贤,美国建国之初的根本原则。尊重个人权利,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不仅是穷人的财产,中小企业的财产,包括百万富翁的财产,凭自己劳动创造财产,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就是说每个人权利保证了,才会有个自由的社会,竞争的社会,最后每个强大的个人组成一个强大繁荣的美国。

主持人∶好的,就经济问题的话,我再问一下线上的谢田教授。谢田教授,您对经济方面应该是很有研究,您对两党有关经济方面的政策,有什麽看法和观察。

谢田∶首先就像刚才曹长青先生提到的,确实就是说我们这次选举发现,很多美国民众非常关心的问题,比方说堕胎也好,枪枝也好,宪法有关的问题也好,都变成第二位了,几乎没什麽提及,甚至移民的问题啊,或其它外交,也都不是很重要。你看刚刚最后一次总统辩论,虽然应该是讲关于外交问题的,但实质上这两个候选人都不约而同的,把话题转到经济方面,实质上变成一个经济的争论。经济争论当然我们也都知道,大的环境背景就是现在美国经济,复苏已经是非常的微弱,失业率仍然在8%左右,高居不下。

实质上经济问题是选民最关心的,也是两个候选人最初来阐述自己主张来打动选民的关键牌。回到这个经济问题的话,事实上我们知道,我很赞成曹先生的观点,这种社会主义的思潮,或者共产主义的思潮,实际上在全世界都有,在很多国家都有,但实际上在中国过去的危害,我们当然大家都知道了,中国人深受其害。现在欧洲我们看到在希腊,实际上它也是实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方法,政府大举借债,高额的赤字,支出高额花费,高福利政策,导致希腊这个国家现在陷 入全国的破产,西欧、南欧其它几个国家现在也面临这样一些问题。

就像罗姆尼在他的竞选辩论中说,如果美国人民不改变现状,如果继续按照奥巴马政府经济政策走的话,美国可能会变成下一个希腊,我觉得他这个说得事实上是有道理的。那回到共和党和民主党经济政策的区别,主要就是在于是大政府还是小政府,就说是大的政府来干预经济,来操纵经济,还是说让人民,民间来自主发展经济,实行美国自由企业制度。刚才曹先生也提到这点,就是你实际上实行这种办法,用政府高税收来干预经济,可能会看到一些临时的,短期的效果,但实际上长期是有害的。

还有一点,实际上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富人他这个钱财,当然我们知道在美国他很少是从继承来的,也没有什麽王室和贵族,都是自己创造,自己造出来的,这实际上富人这个资本如果受到打压的话,他很容易就转到其它国家,转到其它地方。在法国现在已经出现这个事情,法国总统刚刚说要给富人徵税,马上法国富人的资本财富就转移到其它国家去了,希腊也出现这个问题。所以实际上最后结果,就是说一旦资金大举外逃的时候,以后这个国家的投资,基础工业、基础建设、商业都会受到影响。在中国也发生同样的事情。

中国现在不光是中国老百姓在外逃,中国资金也在外逃,中国的劳力也在外逃,知识份子也在外逃,甚至连中国高干也在外逃,这实际上也都是这种社会主义的经济政策恶劣的影响。

主持人∶好,谢谢谢田教授,我们先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听听他们对此是如何的看法。我们今天探讨的话题是「华人如何看美国的大选?」我们想我们的观众既有北美本身的观众,那麽可能两党谁能胜选,最后他的政策对自身都是有深远的影响;也有很多观众来自于中国大陆,那麽可能有另外的视角去审视,对哪些问题更为关心;那也有来自于海外其它国家的华人,怎麽看待美国的大选,欢迎您提供您的看法和建议。我们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大陆的文先生,文先生您好。

大陆文先生∶你好。华人如何看待美国的大选?我觉得在中国大陆民众直接选总统,好像是一直也没有过,几千年都没有过,应该民众直接选总统的事情也快到了吧,有这样一种感觉。民众直接选总统的一个最明显的,就是我要当总统,我就光明正大的去竞选;在大陆呢,你要想当省长,当总统,你还不敢直说,直说就被人打压,就只能在后面搞背后幕后操作,搞小动作,搞阴谋啊,搞谋略啊,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任何一个人如果他有政治诉求,你要当总统,你要当什麽州长、省长,你都能够公开的去宣称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文明进步。

主持人∶好的,谢谢文先生。我们再来接加拿大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您好。

加拿大何先生∶大家好。我认为罗姆尼在关键时刻犯了一个正确的错误,那就是他的47%的言论(有47%的美国人不缴税),他讲了实话,但不一定为美国下层民众所接受;而奥巴马为了拉选票,扩大了罗姆尼言论的负面作用,以证明自己的错误言论是正确的。这正是美国所面临的方向性的重大问题。

希腊问题的实质,是躺在福利上享受的欧洲懒汉,吃垮了国家,奥巴马的政策政把美国引入希腊之路,因此,罗姆尼也许不是美国下届总统的最佳人选,但他起码不会比奥巴马更差,希望美国选民能够冷静的思考问题。罗姆尼的减税政策,在于刺激美国经济,只有经济发展了才能增加税收,扩大就业。这不是简单的减一就少一的算术题,这有点类似中国的汪洋与薄熙来的「做蛋糕」与「分蛋糕」的话题。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再来接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你好。贵宾讲的我非常赞成,我也是这个想法。共和党是小政府、大人民;民主党是大政府、小人民。所以一个小政府就是政府不要管太多,让人民自由去发展,犯了法政府处理,不犯法随便他怎麽发展。民主党就跟贵宾讲的一样,像毛泽东一样我什麽都要管,你的钱我要管,你什麽问题我都要管,管了半天,就等于西方有一句话∶我们不要给穷人一条鱼,我们要教穷人怎麽抓鱼。民主党是你抓的鱼越多,我拿走鱼越多,穷人抓不到鱼,来来来每个人给一条鱼;这个就是民主党。

主持人∶好,我们再来接听一下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您有一分钟的时间。

加州丁先生∶纪岚主播好,曹长青教授好,还有谢田教授好。关于美国大选分好几方面,我浓缩一下。首先这两个候选人对中国的政策,对台湾的政策我认为不重要,因为两个人随便说说为拉选票。而且这罗姆尼看上去一表人才,像个真正美国领袖、元首;奥巴马再当下去的话,叙利亚的老百姓会死更多,会越来越糟。而且我是在美国邮局做事,我相信罗姆尼会对美国邮局比较好。而且罗姆尼的共和党是支持中华民国台湾的,支持国民党的,而奥巴马是支持共产党的,所以说当然是罗姆尼胜出。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观众朋友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华人如何看美国大选」,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 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还有观众朋友在线上,请稍微等一下,我们先请嘉宾针对刚才观众朋友所发表的看法或提出的问题,集中进行回应。

曹长青∶我刚才听到这几位观众的电话,感到你这个新唐人节目很有水平,很抓住要点,我有某种感觉超过美国报纸评论员。像刚才加拿大那位何先生,他很有感慨,很有可能跟他居住加拿大有关。加拿大以前多少年都是左派执政,「加拿大的奥巴马」长期执政,一直到加拿大「变天」了,保守派执政。

「加拿大的罗姆尼」上台了,也就是哈珀总理,然后又连选连任。哈珀总理领导的加拿大保守党和罗姆尼的共和党走同一个路线,小政府、减税、控制福利、平衡预算。现在加拿大的企业税低于美国,个人最高所得税低于美国,然后经济比美国好,失业率低于美国;整个情况比美国好。应该美国是世界的旗手,代表世界的方向,结果反而加拿大走在美国前面。

为什麽加拿大这麽做?我想加拿大走向了美国宪法,刚才强调的生命权、自由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重视个人权利,给每个人提供机会,不可以像美国的奥巴马政府、民主党所代表的,煽动贫富对立,贫富斗争、阶级斗争;这是毛泽东、列宁、斯大林他们热衷的。今天美国的共和党、加拿大的保守党强调的不是阶级斗争,不是贫富的对立,而是给每个人都提供机会,大家可以自由竞争,优胜劣败,多劳多得,按劳分配,这才能刺激人民的想像力、创造力,才能有个人的成就。

今天的美国,刚才谢田教授也讲了,刚才丁先生也打电话进来讲了,美国走向了欧洲化,「欧洲化」代表什麽? 欧洲化最极端的表现就是希腊化,希腊就是高福利,大家都不愿上班。法国、希腊的假期都超过美国。大家都躺在别人身上吃税收,吃谁?政府不产生钱,奥巴马没有钱,谁产生钱?富人的钱,中产阶级的钱,我们勤劳创作的一切被收走了,分给了不劳而获的人,让他们躺在身上吃了;像刚才打电话进来说,他们把我们鱼抢走了。共和党强调∶你不可抢鱼,我们教给你怎麽钓鱼,大家共同来发财、有鱼;你不能躺在我们身上,成天吃我们的鱼,盯著我们的钱包,盯著我们的鱼筐,一条一条要。最后走到什麽方向?就想中国七十年代大锅饭,一起贫穷。

今天美国就面临一个选择,是走向希腊化;还是美国原本的宪法化。今天你看几场辩论,罗姆尼提了几个数字,听众朋友可能记得很清楚。第一个,2,300万人失业,失业率一直在8%左右,现在降为7.8%也很高,这是美国二战以来很少的,连续44个月在8%左右。第二个,美国在奥巴马上台的时候,美国领福利券、食品券,领取福利的只是3,500万人,现在增加到4,700万人,增加了1,200万人。

美国有14%的人生活在贫民线吗?没有嘛。我们再看看纽约,纽约是最严重的,纽约800万人口,现在170万领食品卷,我亲眼看到年轻人拿食品券在商店买啤酒,按道理是不可以的,那些小店就这麽做了。《华尔街日报》有个记者写篇文章,他亲眼看见一个人用食品券买了42美元的大蛋糕;我不知道纪岚你买没买过42美元的大蛋糕,我来美国二十多年了,我买过蛋糕也没买过42美元的一个艺术蛋糕。

他怎麽这麽有钱?他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是你的钱、是我的钱,是刚才打电话进来的观众的钱,我们纳税人的钱被政府强行剥夺了,政府是强盗,为什麽?你不交税他把你抓进坐监狱了。分给他们,他们就会滥用,只要你给他机会他们就会钻空子,躺在别人身上吃别人,最后把美国吃成了希腊,美国就完蛋了。

如果美国这个自由世界的旗手,全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停止了、不走了,就是世界灾难。你看看一个小小的希腊是多麽小的国家啊,他牵动整个欧盟,欧盟牵动世界,不仅是美国,中国也跟著遭殃了。所以今天美国这个火车头出现问题,非常严重。所以这场大选不仅仅表面是经济,背后是个价值,是代表美国这个文明继续往前走,还是美国倒退成希腊化,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方向,所以大家非常关心。

主持人∶好,就同样问题,刚才我们观众朋友提出很多见解和意见,我想听一听谢田教授对此的回应。

谢田∶我想这个是。我觉得这个是在价值观和大选背后的原因,我们应该看到经济问题的背后,事实上也隐含价值观念的问题,或者理念问题。像刚才这几个打电话进来的观众都讲到,曹先生也讲到,就说民主党强调大政府政策的话,如果他要提高福利,要养一些懒人的话,钱不够怎麽办?只能发行政府的公债,借贷来的钱。实际上美国的公债从奥巴马上台时候的11万亿美元,现在已经到15、16万亿美元,我想很多从中国来的华人新移民可能还没完全意识到这到底意味著什麽。

意味著每一美国人,平均身上要分摊5万美元,就是要负担政府债务,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到处借贷的后果了,但是未来20、30年的话,美国的负债压力会非常非常大。在这种压力之下,我发现美国政府在经济压力下已经放弃了美国政府本来应该坚持的一些理念上的东西。就像这次大选辩论的最后一场辩论,实际上谈经济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谈外交问题了,都没有谈到人权问题,就是国际人权的问题。

谈中国的时候,也没有谈到发生在中国的比如对法轮gong的迫害。最近这次就在他们竞选辩论的房间之外,就有很多法轮gong学员就活摘器官的抗议,他们都忽略了这些重要问题;还有西藏人权或者其他中国人权,或者信息封锁和舆论箝制,这些本来是支持美国国家繁荣和昌盛的理念基础,他们在谈外交关系的时候,全部都给忽略了。而事实上这个也跟美国经济态势有关,跟两党的经济政策有关。

主持人∶好,谢谢谢田教授。我们再来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听一听他们的想法。加州的吴先生,吴先生您好。

加州吴先生∶大家好。我认为奥巴马照顾穷人,搞全民健保看起来是好的,充其量只能算是好人,但不能算是好总统。这种做法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福利社会主义的简单想法,是造成今天欧洲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正由于眼下共产党的劫富济贫,最后即将造成做多不如做少,做少不如不做。

我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和衡量谁对谁错,必须从人心角度来看,因为人有欲望和惰性,与生俱来无法改变,给富人加税就打击经济,压制欲望,不劳而获是助长惰性。好在美国4年一选,最多做8年,如果奥巴马可以像老毛一样,做到几十年,美国就变成了社会主义的中国。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吴先生。我们再接其他观众朋友的电话,新泽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你好主持人,嘉宾好。刚才吴先生讲的观点基本上和我讲的很相近,我也是他这样的想法,我也不重复了。另外一点,如果是中国和美国来比的话,美国两党的分歧事实上是很接近的,他的竞选制度已经比较成熟了,宪法什麽东西都差不多在那个范围之内,最多是说我出2块钱,你出4块钱,在哪方面花点钱或怎麽样。当然我是很矛盾的,因为我也在「大政府」里面工作,所以对美国长远来说是共和党比较好一些,但是对我本人比如说养老金或者说工会有什麽加工资,那民主党就好一些。

这些事实上是我们讲给谁听的呢?不是讲给你们在美国的人,是讲给大陆一些不太了解美国的人来听的。大陆新闻报导一讲起美国竞选,就好像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打得头破血流,这是非常卑鄙的一个手段。他们讲的言词你们去听好了,我也是仔细注意他们讲的话,他们好像就用这些事情把他们的内斗给掩盖了,他们内斗得你死我活才是真正见血、见刀见枪的事情。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好,我们再接听大陆的文先生,文先生您好。

大陆文先生∶刚才讲的是民选总统的优点,另外他有他的缺点,缺点很明显,这些竞选总统的人最终能够当选就是靠选票,那他就要迎合大多数人,为了迎合大多数人,那麽他的很多政策主张,他并不是按照他的政策本身去行事,而是按照大多数选民的意愿去行事,这样就造成很多弊端。比如现在的高福利、高税收、养懒汉,注重经济民生,而不注重人的道德人品,对人权的漠视,他造成很多弊端。那麽当今人类政治文明,如何能够既发挥民选总统的优势,又避免民选的不足,是摆在所有对政治关心的这些人们面前很重大的课题。

主持人∶谢谢文先生,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好,我们请曹长青先生先集中回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所提出的问题。

曹长青∶我特别想回应一下刚才从中国大陆打来的文先生,他说美国的「大多数人」,那我们选举是要多数人的声音发出来,美国选举人票是多数票当选。但是为什麽美国过去很多年都是左派执政,民主党占有国会,占有总统的时间长,为什麽?这和美国媒体有相当关系。美国媒体绝大部分是赞成自由派或者叫左派,赞成民主党的观点。美国媒体和美国大学教授注册民主党的比例是3比2,或者是5比3,五个里有三个注册的是民主党,多数是民主党,然后少数是共和党,再一部分是中间派,所以长期被菁英族群来垄断。

灌输给你的是什麽想法?就是毛泽东的「打土豪、分田地」,说我们必须均贫富,社会才能平等,才有正义,这样导致多数人被灌输这样的想法,就支持左派政党。这个情况这些年有相当改变,就是电脑网路的出现,有了脸书、推特等等,菁英垄断美国舆论的时代结束了,大众开始了解了真实。

什麽开始成为主导呢?不再是精英们的意识形态,而是大众们的常识。常识就是你不可以都来钻营福利,你不可以都来盯著我们的钱包,你要去工作啊。我采访过中国偷渡来到美国的「金色冒险号」船民,他们一点钱都没有,逃到美国,几年以后他们在美国开花店啊,办饭馆啊,都可以发了小财,就是努力啊。可是生在美国的那些人,他们原来就会英文的,很多黑人或者过来的西裔非法移民,不工作,一个人可以生三个孩子,美国给的福利,什麽也不用工作了,这些人就多养孩子,养了孩子就是钱,那就可以不工作,吃别人了。

你像在华盛顿DC的福利最严重,华盛顿DC的黑人女性单身母亲占75%,4个人里面有3个人是单身母亲,靠什麽?政府福利,华盛顿DC福利好。这样的话社会怎麽可能平等呢?没有真正平等;怎麽能有好的竞争?没有。另外,带来社会问题,一个单亲母亲带了3、4个孩子能有好的教育吗?不可能,没有一个完整家庭。所以共和党特别强调,不仅是降低税收,小政府,控制福利,还要强调道德、家庭的观念,有了一个稳定的家庭,才有稳定的社会,强大的个人才有强大的国家。

主持人∶好,刚才观众朋友其实提出几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民主的弊端,那麽它政策上为了迎合大多数人,有可能就造成一部分弊端。同时另外一位观众朋友也提到,关于两党之争,两党激烈竞争,我们现在也可以来讨论一下。就是说现在两党之间的竞争程度非常的激烈,可以说是一个竞选的激烈;另外一方面,中共由于王立军事件所暴露出来的权斗,也是异常激烈。这个竞选激烈和权斗激烈 究竟两个有什麽实质上的不同,刚才观众朋友也提出来,同样一个问题我想请问一下在线上的谢田教授,您对刚才观众朋友所提出的问题有什麽样的回应?

谢田∶刚才那个问题,有观众提到民主制度的问题,他说投票选举是要迎合大多数人的话,我想我们要这样看,站在现代社会的角度的话,我们只能这样做,我想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著名的说法,就是说民主制度事实上是非常非常糟糕的制度,但是其它制度更坏。包括中国的一党专制和其它所有的专制制度,它可能会很有效率,可能容易办大事情,很快的做很多轰轰烈烈的项目,但实际上对这个社会,对人民的危害是非常非常大的。而民主社会我没有其他办法,你只能按著大多数的人,大多数很可能有时候就是一票的多数,美国历史上也很多,包括像上次选举,高尔获胜事实上只是50%多一点点,那也没有其他办法。

那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我觉得这跟人类现在社会的道德下滑有关,如果道德比较高的话,也许我们可以采用中国古代尧舜时代那个政权,现在看来很难的,很难做到。美国的竞选还有一点就是说,我觉得中共的媒体经常在宣传说┅┅

主持人∶好,对不起谢田教授,我们先稍微打断一下。因为今天观众朋友打电话非常的踊跃,我们来接听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一会来集中统一的回应。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两位专家学者好。其实一般美国人对民主党或是共和党,他们都是已经都定了,所以说现在要争取的是中间选民,中间选民、中间势力是比较多。另外大陆文先生说民选在大陆会是一个问题,可是民主政治第一个要素就是要民选,这个没有办法改变的。

还有刚才有专家说,为什麽他们这一次对中国的人权没有做任何的答应,因为中国的民权、人权的问题,要看中国人民的诉求,因为一般的美国人来讲,他觉得中国人根本不在乎。你看缅甸、阿拉伯国家、叙利亚,人民会起来反抗它的政权,然后其他的国家才可以顺水推舟。如果现在任何一个国家到中国去说,你的人权有问题,中共一定会哭爹喊娘的说∶他们来干涉我们的内政,你们要起来反抗。这就是为什麽其他国家没有办法做任何事的原因。

主持人∶好,谢谢鲍女士。我们再来接听纽约梁女士的电话,梁女士您好。

纽约梁女士∶你好。我对民主党奥巴马的这4年,我真的很痛苦,我苦我真的流眼泪,有一天有民主党的人上门来叫我签名说支持奥巴马,我跟他讲我老公的腿差点要割掉了,我先生在那边三十几年是申请不到医疗的,他们一提什麽拿去,搞到我全部钱都花光了,只剩下一个房子,什麽都没有了。现在看著他又来4年,我真的受不了了。

主持人∶好,谢谢梁女士。我们再来接一位密苏里的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密苏里张先生∶我听了曹长青先生讲的那个非常非常同意,很多观众来电我也非常同意,均贫富只能把富的人均贫了,大家都一起贫,这是历史的事实,没有争议的。那现在我想问曹长青先生一个问题,我们这附近的中国人也谈到这个问题,很多都说希腊那种模式很难预防,包括美国在民主的情况下。刚刚有观众也提到这是一个民主的弊病,利用投票到最后就是讨好大家,弄得越来越均贫富,弄的越社会主义化。20年前要像美国现在这样情况的话,根本就没有什麽可以说的,奥巴马肯定下来,没说的。但是现在为什麽会拉的这麽紧?我觉得美国正在堕落,请曹先生看看有什麽办法可以弥补。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来接一下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纽约张先生∶我同意曹长青先生说的,4年前奥巴马说要Change,要改变什麽?我觉得他什麽也没改变,他当总统以后常打高尔夫球,他老婆也出国玩,根本就没有与我们老百姓一起同甘共苦,他很享受他的生活。我们美国老百姓过得很苦。我们美国需要有一个像罗姆尼这样有经商经验的成gong人士来运作,只有美国变得强大,这样才能跟全世界竞争。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先请嘉宾回应一下他们提出的问题,同时我也有一个问题,比如中国的官方媒体提出说,你看美国现在那两个人争得多激烈,也都在为权力打得不亦乐乎,这样也不好,两个人在打架。

跟中共来相比的话,王立军事件暴露出来权斗是非常的激烈,那究竟是竞选激烈好还是权斗激烈好,两者有什麽样的异同?结合刚才观众朋友所提出的问题,请您说明一下。

曹长青∶从中国打来的电话当然是很感慨的,他们关心的不是两党内部的区别而是美国有选举,中国根本就没有。马上11月6日就是美国选总统了,那麽两天以后就是中国十八大,中国全是黑箱作业,全是在斗争啊。江泽民前几天出来了,那个照片真的假的,媒体都不可以质疑的,跟美国完全是两个世界,没得讨论的,完全是一个专制的国家;习近平是早就定了。而美国的总统大家说了,6日晚上是谁还不能确定;中国的习近平几年前就已经确定了,这是一个黑箱作业。

像台湾,我去了很多次,我学会的第一个台语叫「冻蒜」(当选),选举时全场喊「冻蒜、冻蒜」,那在中国是几千人喊「清算、清算」,在美国和台湾是数人头(过半就当选),在中国你不听话你反抗,或你去练个法轮gong,它都要砍人头的,把你关到劳改营;这已经是两个世界了。所以这个问题也是一目了然。

因为中国的观众朋友你看到美国的选举方式,就知道中国完全是一个专制的国家。另外刚才密苏里的张先生问的问题,看来奥巴马是有欺骗性的,为什麽有欺骗性呢?他就通过精英垄断的媒体《CNN》、《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的媒体来宣传他的一套「均贫富才是正义」,来这里的中国人最能理解这一点了,毛泽东就是这麽做的∶「打土豪,分田地」;农民喊∶打地主,他为什麽那麽多田地,我们没有,他可以雇那麽多的长工,我们没有,这多麽不平等?!他为什麽不说一下为什麽人家可以这样?所以当年湖南农民运动所发动的暴动,那不是农民,那全是地痞流氓,来斗那些老老实实与勤奋致富的富农与中农。

所以奥巴马就是这样,老强调贫富的不等,今天怎麽能平等?我们中国来的都知道,那姚明打篮球打到美国的NBA对不对?为中国体育争光,那姚明天生这麽高个儿,你把他一条腿锯下来吗?他不可能平等;一个美国的黑人小小个子的,你也不能给他平等,这不能操作的,也不合理的,只能说大家都有机会。

美国NBA不都是姚明啊,还有很多小个儿打得非常好的,给你机会,机会面前可以平等而不是财富平等,大家天生的天赋更不可能平等。今天奥巴马左派的强调这个,来欺骗那些不了解这个道理的人,说你看华尔街他们赚多少?你看罗姆尼挣多少?他是挣得很多,但这是人家自己创造的,罗姆尼去年的税表公开了,交了190万美元的税,去年慈善捐款是250万,奥巴马捐多少?捐了17万,不到罗姆尼的1/10;拜登副总统去年才捐了5千元,不到罗姆尼捐的1/34。那今天是谁创造财富?谁提供了就业机会?是罗姆尼代表的勤奋致富的人,包括盐湖城的冬季奥运动会,总是亏损,他去了反亏为赢,赚了1亿美元。

他在麻塞诸塞州,左派长期的在国会上占上风,75%都是民主党的议员,在这样的一个左派的大本营,我共和党人当上州长,他平衡了预算而且又降低了税收。所以他每次都对奥巴马很自豪的说,我经商以来每一次都平衡了预算,因为我不平衡就淘汰出局,你奥巴马上来之后说要把赤字砍掉一半,你没砍掉,预算还增加了5万亿,达到了15万亿。

今天我们大家都在过日子,你一个家都欠债这麽多了你还要再借贷吗?一定是开源节流对不对?还能去哪里借钱?跟共产中国借。今天美国政府花的每一块钱大多是从江泽民或胡锦涛那里借的,为什麽不敢谈中国人权?为什麽不敢谈中共的残酷镇压?因为你的钱被它控制著,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美国继续这麽发展,奥巴马再继续连任的话,更多的向中国借钱,那中国更会影响美国的政治,更会渗透到美国,这对美国的前景是灾难性的。

主持人∶我们还有很多朋友在线上,我们先听一下他们有什麽看法。加州的吴先生,吴先生您好。

加州吴先生∶从人性来讲制度,因为人是有欲望的,人也是有惰性的,一党独裁的话,人民是奴隶;多党执政的话,人民是主人。就像中共一党执政,没人有办法反对他;美国是两党互相制约,就是雄心制雄心,欲望制欲望,他就不可能做出坏事来,不可能太出格的。所以这个制度一定要是多党,不可以一党独裁。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一位纽约范先生的电话,范先生您好。

纽约范先生∶奥巴马能不能连任总统要取决于一个美国的政治丑闻是否曝光,这个丑闻是中国上海法院曾经做出判决,美国是中国一个案件的罪犯,美国是中国的敌人,这个判决一直是中国的国家机密。奥巴马上台的2009年白宫得到这个文件,但奥巴马置之不理,这是对美国的背叛。这个丑闻一旦曝光,奥巴马绝对不会再任总统,希望美国的媒体向我采访,我会提供所有的细节资料。

主持人∶好,谢谢范先生。我们再来接听纽约沈先生的电话,沈先生您好。

纽约沈先生∶我们都是从大陆来的,社会主义不能这样搞,大陆搞了一个大锅饭、人民公社结果弄得大家都饿死了;现在欧洲的希腊就是社会主义搞得太厉害。我看这福利是一个鸦片,让你很舒服,但把你的意志消失掉了。所以像美国有好多家庭是几代人都没有上过班、没工作,靠政府的救济与福利来生活,连自给的能力都没有这就不对了。罗姆尼说的47%不交税,这是不光荣的。

主持人∶好,谢谢范先生。我们再来接听一下纽约的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纽约周先生∶我记得《圣经》里面第一个谋杀案就是一个忌妒造成的,就是因为该隐忌妒亚伯的好,该隐不但自己做不好还忌妒亚伯,就把亚伯杀了。所以说忌妒就是共产主义。

主持人∶好,谢谢周先生。我们先请现场嘉宾回应一下,同时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麽每次竞选的时候,中国问题成为必要的话题,而不是其他的国家呢?

曹长青∶当然中国现在是最严重威胁美国的。第一,中共军事崛起,南中国海扩张,包括威胁民主台湾,当然就影响美国利益。第二,中共操纵人民币,罗姆尼几次总统辩论全都提这个问题∶我当选总统第一天要把中国、中共政权定为货币操纵国。它这个是操纵,跟美国不公平竞争,罗姆尼说,我不反对中国,我们不要跟中国进行贸易战争,但中共政权一直在跟美国进行贸易战争,他们发动贸易战争已经打多少年了,美国要不要投降的问题,要不要沈默接受的问题,奥巴马一直在接受,我当总统不能接受,必须公平竞争。

而今天我们看看奥巴马如果连任,对美国外交政策有重大的影响和受害,原来的小布希政府,实行的外交政策非常有效,对中国人非常有好处。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是向全球推广民主的价值,所以才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两个国家加起来是半个亿人口,5千万人口获得了自由;现在民主党不说,说那里灾难什麽的,根本不提那里的人民在投票。

第二个,由于向全球传播民主作为基石,就会支持中东人民茉莉花革命、支持中国的人权。我们看奥巴马上台以后怎麽样,都不做嘛!奥巴马第一次访问中国,如果观众朋友你要关注的话,你上网查一下,他在上海的演讲全然没有批评中共的人权,而且全场都没有用human rights这个词,你在google上查没有,不讲这个字。而到北京讲话,第一次,对台湾说,我们怎麽对台湾,不提《台湾关系法》,美国历来总统到了北京讲话都是我们承认「一个中国」的政策,但是同时强调《台湾关系法》来平衡。

也就是等于强调,台湾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那是未来民主的时候,两岸和平解决,两岸都有民主选举,而不能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是美国历来的政策;奥巴马改变了。所以奥巴马如果连任继续推行全球的绥靖政策,向那些阿拉伯的王子们鞠躬的政策,跟委内瑞拉独裁者查韦斯拥抱的政策,跟那个古巴的卡斯特罗、伊朗的独裁者要可以坐下来谈的政策,那对全球所有受压迫的、争取自由的人都是一个灾难。

主持人∶好的,刚才我们看了很多关于两党之间的政策,哪些更符合华人的价值观,同时也比较了美国的竞选和中共体制下的激烈竞争。我想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时间非常有限,给两位嘉宾。也就是这次美国的大选,两个党现在看起来激烈的竞争,究竟是在争什麽?他们是在争夺权力还是在保护权利?每位嘉宾半分钟的时间。我想先问一下线上的谢田教授。

谢田∶虽然看起来是两党在争权力,就像刚才我们都谈到的,就是美国社会的意识形态在这次较量,就说你究竟是向左还是向右。但是我们从历史上看的话呢,在过去一百年来,美国不管是共和党当政还是民主党当政,其实美国人民的选票,已经在不断的从左向右、从右向左,事实上是反覆的调整。民主的制度有协调的能力。

主持人∶好,谢谢谢田教授。

曹长青∶我觉得刚才谢田教授说美国是两党不管怎麽争权力,我说确实是争权力,但这个权力不一样,中文都叫权力,其实这在翻译的字面上一个是rights,一个叫power。现在奥巴马要争的是power,争的那个权力,共产党掌握权力的那个权力。通过掌握权力,延续4年,再推行他的外交绥靖政策、经济社会主义政策。而罗姆尼代表的是争我们每个人的这个rights,这个权利,我们每个人有发财致富、平等竞争、自我成就的权利。所以这是两个方向,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欧洲化和回到美国宪法原本化,这是一个不同方向、不同价值的选择。

主持人∶好,究竟最后结局如何,我们等11月6日大选日,新唐人将特别直播节目,欢迎大家继续关注。非常感谢现场嘉宾的点评分析,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新唐人2012年10月25日讯】【热点互动】节目

——转自“新唐人”网站

2012-1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