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无知少女”支持奥巴马

曹长青

昨天公布的最新美国失业率是7.9%,比上次又升高。除了奥巴马上任后连续44个月失业率在8%左右之外,还有这样一组数字,可看出奥巴马领导经济的能力∶失业人口2300万;领取食品卷者4600万(奥巴马上台时是2820万);财政赤字15万亿(奥巴马执政增5万亿,而他上台时承诺减半),三亿美国人平均每人五万美元债务。

美国经济这麽差,为什麽奥巴马还有相当的支持率?因为他背后有一大群“无知少女”——

在网上看到一篇署名“飞云”的文章,题目是“这将是决定美国国运的一次选举!让我们永远抛弃民主党”。他把奥巴马的支持者归纳为“无知少女”,不仅传神,而且非常准确。沿著该文的思路,我再详细解释一下这个“无、知、少、女”。他们就是如下这四种人∶

第一∶“无”是指无产者、穷人。这是奥巴马的投票大军。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曾在一个会议上说,美国有47%的人不交税,他们怎麽也不会把票投给我。这句话被奥巴马阵营拿来大做文章,说罗姆尼排斥47% 的美国人。但罗姆尼说的是实话,在美国,有接近一半的人不交税。这明显是一个不合理的现状。因为这些不缴税的人,跟其他缴税(缴很多税)的人一样享用公共设施。

和西方所有阔步迈向社会主义的国家一样,美国是按收入比例缴税,收入越高,税率越高。所以美国收入最高的10%的人,承担著全部美国税收的75%!而47%的人却一分钱税都不用交。收入低,不缴税也就罢了,10%的人有能力承受整个国家税收的担子,反正人类历来都是“能者多劳”,不合理就不合理吧,人的能力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嘛,那些比尔.盖茨、乔布斯们太聪明,一个人挣的钱一千辈子也用不完,那就对不起,让他们多承担一点吧。

但这还不够,富人们不仅得承担公共设施需要的费用,还“必须”养活一批“穷人”。奥巴马们说,没有同情心怎麽可以呢?于是,在“善心”的美丽大旗下,名目繁多的各种福利应运而生。很多人明白了,躺在家里看电视靠福利过活,比去饭馆端盘子、扫大街活得还好,干嘛还要早起晚归地受那个累呢?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琢磨享受这份“好处”。

好啦,既然人类天生有勤快的,有懒惰的,勤快的被国家逼著缴税也就缴了吧,反正养几个懒汉也饿不死自己。但问题是,那1%也好,10%也好,缴税养活别人的人,不仅得不到那些躺沙发看电视的福利受惠者的感激,反而成了罪人。你看奥巴马天天在痛斥那1%、10%的纳税人,嫌他们缴得不够。

罗姆尼去年缴了194万,捐了400万;奥巴马缴了16万,捐了17万;副总统拜登缴了8.7万,捐了5000块。结果呢,罗姆尼缴的最多,捐的最多,于是罪恶最大,谁让你最富有来著呢。奥巴马宣扬的,就是古往今来都有一大批人接受的这种逻辑∶富人“剥削穷人”罪该万死,穷人“打土豪分田地”理直气壮。所以,在经济萧条下,越来越壮大的“福利无产阶级”力量,都是奥巴马的票仓。

第二∶“知”是知识分子。西方民主国家的知识界,几乎都是左翼主导。知识分子天生有一种要占道德高地、要显摆自己替穷人说话的特性。同时他们痛恨商人,按照诺奇克(Robert Nozick,《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作者)的解释,知识分子觉得自己才应主导世界潮流,但世界却朝向资本主义。商人挣很多钱,知识分子自己穷嗖嗖,于是很愤不过。因此他们一边嫉妒商人(富有),一边又想占据道德高地,所以最愿唱“高调”。他们主导媒体、大学、智库、出版业,电影业(好莱坞是左派大本营之一),为左翼的乌托邦做“啦啦队”。无论当年列宁的十月革命(领导层以犹太知识分子为主,占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45%,第一届苏维埃代表30%,虽然他们在苏联人口中只占2%),还是毛泽东的共产革命,都得到这种左翼知识分子的鸣“左”开道。他们占据道德高地,高喊“均贫富”、建立社会主义天堂,欺骗了无数的穷人。结果是∶大家一起喝西北风,还得给独裁者做奴隶。

令人完全不可思议的是,今天西方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就好像共产主义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他们到底是死活不肯从乌托邦美梦里醒过来,还是硬要装模作样地做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好人”?我到现在也没琢磨明白。但无论如何,这批骄傲的、蔑视商人的知识人们,更是奥巴马的铁票。

第三∶“少”是“少不更事”的年轻人和相当一大批“少数族裔”。西方的左倾运动,全都是知识分子领导、青年人(尤其学生)参与的意识形态狂热运动。在美国有一个流行说法,年轻时不支持民主党是没善心,成年以后不支持共和党是没头脑。这话很有道理。少不更事的所谓的“善心”是情感化、缺乏理性的表现。为什麽成年后支持共和党了呢?因为有了经验,有了理性,不再感情冲动、头脑发热。

奥巴马上次能当选,美国青年学生的激情狂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他们挨家挨户敲门拉票,激情无比。奥巴马一喊“改变”,他们就热血沸腾,根本不想弄清楚,朝什麽方向“变”,更别说弄清社会主义的灾难后果。

所以民主党历来主张,要把投票年龄拉低。七十年代前法定投票年龄是21岁,后来被拉低到18岁。按民主党的意愿,他们想再拉低到16岁,大概最好是幼儿园就开始投票。如果是那样的话,那美国就永远是民主党的天下了,因为越“少不更事”,越容易被左翼媒体和知识分子们蒙骗。而反过来,如果把投票最低年龄提高到30岁,共和党的常识、理性就会赢得更多的人心,因为年龄越大,越难被乌托邦蒙骗住。

少数族裔也是左翼民主党的票源之一。这里有几个原因∶首先,相当一批少数族裔本能地把自己当作弱者、受害者,于是谁“同情”劳苦大众就支持谁。其次,少数族裔很多是移民。奥巴马们总是把共和党反对“非法移民”当作靶子攻击,故意删掉 “非法” 两个字,偷换概念,把共和党反对“非法移民”硬说成“反移民”。于是稀里糊涂的移民们,成为民主党的又一大票仓。

在少数族裔中,黑人是民主党的最大票源。上次奥巴马得到了95%的黑人选票;70%以上的犹太人选票(多是知识分子);60%以上的西裔选票(指责共和党反移民的结果之一),70%以上的大学教授和学生选票。于是“少(四声)”和“少(三声)”都成了奥巴马的主力大军。

第四∶“女”是“女性”。自从女性有了投票权,民主党就占了大便宜,他们得到的女性选票历来超过共和党。为什麽女性会支持民主党?因为女人是感情动物,更富同情心,所以民主党一喊照顾穷人、均贫富,女人就感动得落泪了。能像男人那样理性地多往前看几步棋、看见地狱就在前面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上次总统大选,奥巴马拿到53%的女性票。而美国男性,尤其是白人男性,多数都是支持共和党。多数成年男性更加理性、头脑清醒,不像女人那样情感用事。按美国建国先贤最早的设计,投票权只是给与成年白人有产者,因为只有他们才交税。按照这个规定,美国建国之初,女性、有色人种(因为他们尚在做奴隶,没有财产)以及没有资产的白人等,都没有投票权。这里虽然有错误之处,但也不无道理。为什麽像杰弗逊、麦迪逊那些伟大的建国先贤,会对不交税者和女性有“偏见”呢?因为“私有财产”和“理性”是他们建立政府时的最重要的考量。

综上所述,“无知少女”这四种人,是奥巴马和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无产阶级被均贫富所兴奋;知识分子为站道德高地、得到左翼媒体的赞美而得意;少不更事者被社会主义的美好蓝图激动得热血沸腾,少数族裔也因得到“同情”而回报一票;女性们则被奥巴马美丽的言辞感动得眼泪汪汪,噢,还有,奥巴马好帅哟!

那麽你要投下哪一票呢?抛开理念来说,你是要选择跟理性、成熟、成gong的男人们站一次队,还是要跟“无知少女”们混一把?

2012年11月3日于美国

2012-11-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