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法广采访曹长青∶莫言得奖羞辱昆德拉

作者∶小青(法广记者)

各位听众,中国作家莫言获得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中国国内作家首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莫言的作品被文学界评价为魔幻现实主义加黑色幽默,也有人称他为原生态作家,体验中国民间的生存状态。在政治上,也有人评论莫言是游走于边缘的红色作家。莫言获奖后流亡海外异议人士魏京生批评诺奖委员会讨好中国政府,也有媒体批评莫言的作品粗俗暴力加色情。如何看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今天的关注中国专题节目时间我们请旅美学者,海外时事评论家曹长青谈谈他的看法。

记者∶曹长青先生你好!你曾经评论过高行健的作品,这次中国作家莫言获奖,你认为从文学角度看,莫言的作品够获诺奖的资格吗?

曹长青∶我首先认为,在昆德拉还活著的时候,无论诺奖发给亲共、浅薄的莫言,还是发给反共、浅薄的高行健,都是对昆德拉和从他的作品中更深刻地理解了共产文化的读者们的侮辱。和对高行健获奖的反应一样,我首先想到的是昆德拉。真不知昆德拉做何感想。相信他是早已对那个诺奖不屑。

诺贝尔文学奖的宗旨之一是理想性,就是要高扬人性和人道的旗帜,因为说到底,文学是人学,是人性和语言的艺术。但莫言的作品跟高行健一样,恰恰在这两点上都非常差,甚至可以说是低劣。(关于文学部分已在“莫言获诺奖不是坏事”一文中论述,此略)

记者∶莫言是体制内作家,因此有人认为莫言不应该得奖。

曹长青∶体制内这个形式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通过莫言的作品和言谈,可以看出他在思想深度和人格尊严上都严重缺乏。他不是一般的体制内的问题,他是共产党员,中国官方作协副主席,谁都知道,在中国那种文化专制下,能爬到那个位置的人,绝对得是完全符合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不是文化专制的打手、干将,最起码也得是帮腔者,否则绝没可能。

大家都知道,莫言曾抄写毛泽东的《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这次获奖后被记者问到,还说不后悔;并辩解说,毛的讲话中“还有它合理的成分”“我是认可的”。我们大家设想一下,一个作家如果今天再来抄写希特勒的《我的奋斗》,然后说,那里面也有“合理的成分”,他强调了个人的努力和奋斗。这种思想能力的人,还用仔细分析他的水平吗?

记者∶莫言获奖后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这好像一改过去在政治上保持沉默的立场,美国媒体说莫言踏上政治雷区,你怎麽看?

曹长青∶以前莫言对刘晓波因言获罪被重判,毫不理睬。当有北京学者打电话问他看法时,他以家有客人而拒绝回答。如果说有人贸然给他打电话,他不愿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回答,多少也可以理解。但后来在法兰克福书展讨论会上,他跟中国文化官员集体退席,因为发现台上有中国异议作家,就不是被动的。因为另一位与会的中国学者秦晖就没有退席,事后也没有受到惩罚。莫言是主动要迎合官方,绝不冒犯官方。

今天得诺贝尔奖了,出来呼吁当局释放刘晓波了,太精明了,因为诺贝尔,有了护身符,当局就不会把他怎麽样了,他就摆出另一种姿态,来唬弄西方舆论,似乎他又挑战专制了。这种精明油滑的表演,其实更可怕。莫言如果真的有所醒悟,首先应该做的是辞去中共作协副主席,对抄写毛泽东讲话表示忏悔。做其它的表演,只能骗住那些弱智的人。

记者∶德国汉学家顾彬曾评论中国文学界都是垃圾,缺少好的作家。你对当代中国作家如何评价?

曹长青∶顾彬是西方知名的中国文学研究专家,对中国文学的了解超过许多只会些中国文字的所谓汉学家。几年前他就曾批评莫言,说莫言的小说是通俗文学,“没有什麽思想,语言水平也太低了”。而且批评莫言为商业和金钱写作,粗制乱造∶“莫言的《生死疲劳》是40多天之内写完的,另外一部作品是90天写完的,一个德国作家一年才能写出100页来,莫言能在两三个月之内写800页出来,从德国的角度看,他很有问题。”

我对当代中国文学也不看好,主要是太清楚那种制度对人性摧残的程度。我以前曾经写过,人是社会动物,这几代中国人,有些补不上的课是致命的,再加上人性被那个吃人的制度吞噬太多,离真正出伟大的作品实在还很遥远。

其实越来越多的莫言、高行健获得诺贝尔奖也不是坏事,它越来越会打破诺贝尔奖在中国人心目中的魔力、魔幻,告诉人们,闪亮的并不都是金子,越把它们拿到聚光灯下,它们原来是石头的本质,就越能看得清晰。尤其是诺贝尔奖的伪光环,更被一次次地打破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莫言也好,高行健也好,还有什麽和平奖也好,发给中国人越多越好!

——原载“法国广播电台” 2012年10月17日;原题∶莫言的作品缺乏思想深度

2012-10-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