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为了和平,就必须准备战争”

曹长青

1999年4月23日,美国人为“庆生”很是忙碌了一阵,这天是文学鼻祖莎士比亚诞辰日,同时也是鼎鼎大名的美籍俄裔作家纳博科夫(V.Nabokov)诞辰百年。纳博科夫的代表作《洛丽塔》(Lolita)和《苍白的火焰》(Pale Fire)都被选入“本世纪百部英文小说”,他的崇拜者们在纽约热烈地庆祝了一番。但政界比文学界更加忙碌,因为这一天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诞生50周年,北约的19个成员,以及与北约有“伙伴关系”的20多个国家,40多国元首,齐聚华盛顿,举行纪念仪式。这是自1963年肯尼迪葬礼,36年来,第一次这麽多国家领袖齐聚美国首都。

50年前,同是在华盛顿这所建筑物里,12个西方国家首创北约,以抵御正兴起的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共产主义。今天,已发展成19个成员的北约领袖们,又在这个屋子里签署了宣言,决心在人类跨入21世纪的时刻,协力抵抗极端民族主义、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捍卫人权、民主、自由。

40多国领袖齐聚在北约成员国的19面旗帜下——展示保卫人类文明的力量。但科索沃危机和北约轰炸使庆生活动显得凝重。《纽约时报》的评论说,这种气氛如同一次全家成员团聚,但有个亲人正在患病。

●五十年的希望和恐惧

在五十周年庆典上,美国总统克林顿在演讲中引述了福克纳接受诺贝尔文学奖致词中的话:“人道精神不仅存在,而且将盛行。”这位庆生活动的东道主强调,面对南斯拉夫种族清洗的邪恶,“如果北约不行动,北约就什麽也不是!”他还引用法国外长的话说,“北约的存在不是去赢得一场必胜的战争,而是防止那种摧毁欧洲的战争发生。”

法国一向对美国不服气,在八年前的海湾战胜时,和美国保持了一定距离。但这次面对科索沃危机,不仅和北约齐心协力,而且比美国还强硬,主张使用地面部队。与会的法国总统席哈克在演讲中说,“五十年前,世界诞生了希望和恐惧。希望是击败了纳粹;恐惧是共产主义的蔓延。北约的成立,就是滋润希望,直面恐惧。今天的科索沃,就是新的考验,我知道结论一定是(北约的)成功。”

英国是对科索沃危机表现最强硬的国家。在演讲中,不到五十岁的布莱尔首相率真地说,他比北约还小(引来笑声),但他的父亲参加了二战,抵抗纳粹。他说:“今天庆祝北约生日是难过的,因为在科索沃,男人在自己的家园被屠杀,女性在自己的亲人面前被强奸,儿童们在野蛮和种族仇恨中成了孤儿┅┅我们不能眼看著这些,不能忍受这种邪恶的种族清洗。击败(邪恶)和改变这个局面,是对北约成立五十周年的最好礼物。因为北约的宗旨是:和平,自由,正义。”

●必须毫不妥协地捍卫人道原则

加拿大总理克里靖在演讲中强调了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正义性:人道大於国界,人权高於主权。他说:“在欧洲的心脏,北约正在为人道价值而战斗。北约不能失败,北约不会失败。五十年来世界变化很多,但我们崇尚的价值没有改变。”

意大利是这次北约行动的重要支柱国家,因为很多战机都是从那里的北约基地起飞。意大利总理在演讲时很感性地说,“我在复活节那天去了科索沃与阿尔巴尼亚边境,亲眼看到了那些运难民的卡车,上面有孩子,老人,有受伤的,也有尸体。他们被剥夺了所有,不仅亲人,还有居民证明文件,连车牌也被没收,南斯拉夫当局想取消他们和自己家园关系的任何证明。”“如果我们不能把这些难民送回家园,保证他们能受到尊敬地生活,我们就不能生活在和平之中;如果我们不能把那些驱逐他们的军队击退,我们就不能生活在和平之中。为了和平,我们必须使用武力。”

丹麦总理也动情地说,“在记忆的深处,我看到五十年前,那些被贴上黄色星号的犹太人被拉出来枪杀,大批妇女、老人被运去集中营。当时我们发誓,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再发生。今天,北约坚定地、绝不妥协地捍卫人道原则,就是制止五十年前我们看到过的(种族清洗)。”

刚刚和印尼政府达成协议,保证东帝汶人民选择自治或独立的葡萄牙总理说,“我们的敌人是极端民族主义、宗教原教旨主义、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和种族清洗。这就是我们为什麽要在科索沃采取行动。”

●自由的价值高於一切

该国法官正在要求引渡审判前智利独裁者皮诺契特的西班牙总统在演讲中很动感情地说,“4月23日对所有说西班牙语的人来说,是重要的日子,因为这天是塞万提斯的忌日。”他引用这位西班牙最著名的作家的话说:“自由是上苍给人类的最宝贵的礼物,大地和海洋的一切宝藏,都无法和它相比。为了自由,人们可以献出生命。”

在致词的来宾中,最引人注目的的是德国总理。他说,不少人问道,为什麽德国要对北约在科索沃的行动提供军力。“我经常这样回答,因为我们德国的历史,我们不仅被允许这样做,也被迫使这样做。我们更有责任这样做。我们必须捍卫民主和文明的价值。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教训,尤其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我们如果捍卫西方世界的文明,在科索沃就没有别的选择,必须军事干预。”

在谈到捍卫西方文明时,其实这位德国总理并没有多少业绩可谈。真正的贡献者是前总理科尔。作为特别来宾的科尔在演讲时说,他落选时,心中最大的遗憾是不能以德国总理身份参加这个庆典。克林顿总统向科尔颁发了勋章,感谢他领导德国抵抗共产主义,统一东西德的贡献;并赞誉他是二十世纪杰出的领袖,可以列入丘吉尔、罗斯福和戴高乐们的行列。

●“北约的存在是希望的信号”

三个刚加入北约的国家匈牙利、波兰和捷克领导人的演讲,充满了如愿以偿的喜悦。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写有名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都可抛。”匈牙利总理以这种自由观阐述说,“有人认为20世纪显得很短,而19世纪很长。但对我们匈牙利人来说,20世纪太长了,因为我们有过太多的痛苦,匈牙利人在50年里都活在失去自由中。今天匈牙利加入北约,标著这种世纪般长的痛苦和不确定性终於结束了。”

波兰总统呼应说,“对波兰人来说,北约的存在,经常是希望的信号:拯救自由的希望;共产铁幕不会永存的希望,波兰人有一天会掌握自己命运的希望。”而真正带领波兰人结束共产政权的前总统瓦文萨,虽然不是以国家元首身份与会,仍受到记者的青睐,他最早坐到会场中看报纸的场面被记者捕获,大照片在《纽约时报》上登得比所有国家元首的都大。这位挑战共产党的英雄在和《华盛顿时报》社论编辑交谈时,批评北约对科索沃的政策“太软”,他认为应该“运用足够的兵力,把对方打瘫。”

捷克总统哈维尔是所有北约成员国领袖中最知识份子化的,他的演讲这样开始:“我今天讲话,是作为一个捷克人、欧洲人、地球村居民。”他认为,“离开能够击退邪恶的军力存在,和平是无法获得的。”“这是北约会议第一次有三个前华沙条约组织成员参加(指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它标著欧洲和世界被强迫分裂的局面的真正的、决定性的结束;标著铁幕的真正的、决定性的倒塌;标著所谓的雅尔塔协议的真正的、决定性的被埋葬。”

●六个国家在申请加入北约

19个北约成员国领袖都在纪念会上致词。而和北约有伙伴关系的20多国领袖,则利用这次机会游说,争取加入北约。在这些国家中处於前列的是:保加利亚、斯洛维尼亚、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从原苏联分出来的乔治亚共和国等。其中保加利亚被视为最有希望,该国结束共产政权後,已进行过四次和平选举。

●谁能操纵西方媒体?

自北约轰炸以来,中国媒体一面倒谴责北约是“侵略集团”,是“干涉别国内政”。有些中国人也受了这种宣传的影响,对北约持负面的看法。但是,如果北约是侵略,是邪恶,为什麽西方主流媒体都支持它?而西方媒体是独立的,没有任何政府能够操纵自由的媒体。

这正如十年前的六四屠杀一样,当时北京当局说,屠杀的消息是外国媒体编造的。但简单的逻辑是,怎麽可能全世界不同国家的不同新闻机构和记者,在同一时间,面对同一新闻事件,同时撒谎,不如实报导?这在人类新闻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因为事实上是做不到的。

今天科索沃战事也是这样,没有任何国家能够控制西方独立的媒体,更没有办法操纵有新闻专业意识的独立记者。只有在南斯拉夫政府严厉控制媒体,和中国大陆官方完全垄断媒体的条件下,才可能发生编织新闻、完全造假的局面。

●人类的耻辱和庆幸

50年前,纳粹对犹太人进行种族屠杀,仅仅是因为种族和宗教。这是永远不可容忍的邪恶。今天,历史已走到了21世纪的门槛,居然还发生类似电影《辛德勒的名单》中的那种种族清洗,这是人类的耻辱。

今天,看到北约的19名成员国领袖聚会,人们实在应该庆幸,当今世界最大的军事集团不是维护共产专制的“华沙条约组织”,而是捍卫自由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今天主导世界的力量,不是奥维尔预言共产邪恶的《动物农场》中的猪领袖“拿破仑” 和《1984》中无处不在的“老大哥”,而是信奉自由、人权、民主价值的美国。再有二百天,人类就要跨入21世纪;但是再有50年,北约还会不会存在?还有没有可能在与种族清洗作战的轰炸声中庆生?没人能肯定地回答。因此,西班牙总统的结论是:“为了和平,就必须准备战争。”

(载香港《争鸣》月刊1999年8月号)

1999-07-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