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拒绝中共间谍进入美国网络

曹长青

近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报告,拒绝中国华为和中兴两家巨头电信公司进入美国市场,认为其有中国政府和军方背景,会影响美国国家安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和两家公司都抗议说这是歧视行为,违背美国市场经济原则。

美国国会为什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有大中小三个背景∶

大背景∶随著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中共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收集美国情报、进行间谍活动的国家。这无论是美国情报专家的研究、《华盛顿时报》著名记者葛茨就此写的揭示中共间谍活动的专著、还是美国FBI局长的国会作证,都强调了这一点。同时美国司法部的数字也印证∶只是2008到2010这两年多,在美国被起诉的中国间谍案就有26个,其中44人被判刑。中共情报部门“国家安全部”的英文简缩MSS,其知名度已超过当年苏联的特务机构KGB。

中背景∶据网络安全专家的数字,在2009到2011年间,美国遭遇的网络袭击增加了17倍。其中大量的网络攻击来自中国,且不是一般性攻击,而是有复杂的程序,得是专业公司或国家能力才能做到。

小背景∶这一点更为关键,美国国会就华为和中兴的疑点问题举行了公开听证会,两家公司主管亲临现场。但他们“打太极拳”,躲避实质性问题,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他们不受中国政府控制的资讯和证据。

美国国会的质疑主要有三点∶

第一,华为和中兴的资金来自中国官方银行,数额庞大,因而可能被中国政府实际操控;如允许其进入美国市场,中共当局就可通过这两家公司宽带网络服务,窃取和监控美国网络,影响美国国家安全。

华为的解释是,给予它们贷款的银行,只有10家是国有银行。但中国最大的国有银行也就五家而已,实际上都被华为囊括。因而美国国会更质疑中国政府可能是这家所谓“民营公司”的最大股东。

而且华为公司还设有“党委”和党委书记。这更令人质疑,这家公司受共产党直接领导,根本不是民营企业。

华为的解释是,根据中国公司法,私营企业也得按《中国共产党章程》建立党的组织,并说它们公司的党委,只是负责照顾职工生活和道德教育。但根据中国公司法,中共在民营企业只能建立基层组织,最高一级是党总支,还要经党员大会选举产生领导人。而没有任何消息证实,华为的“党委”是经过这种程序产生的,显然是官方委派的。

所以在听证会上,美国议员当场问华为副总裁∶“如果中国政府要求你提供美国客户的信息,你怎麽办?”华为副总裁回答说,“我们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对客户的网络带来伤害。”当美国议员继续追问,“这不是意味著你要进监狱吗?”也就是说中国政府不会放过他们,但华为公司的副总裁却所问非所答地说,“公司怎麽会把我们送进监狱呢?”

华为公司的主管就是不敢清楚地回答∶我们会拒绝中国政府的任何监控网络的要求,即使把我们抓进监狱也不会答应。就是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在中国,即使民营公司,也被当局控制,更何况它们公司还有“党委会”。

第二,美国国会质疑华为公司有军方背景,是因其创始人和总裁任正非曾任解放军技术副团长。美国国会获得的华为公司内部文件显示,这家公司获得中共军方的科技支持,很可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网络战的分支机构。

连中国官方媒体也报道说,大民营公司的老板,只有华为的总裁最神秘,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很少在公众场合讲话。这次他也没到美国国会参加听证。外界根本不清楚他的真实面目。维基百科说,任正非“深居简出,神秘莫测”。

华为是世界500强企业,是世界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仅次于瑞典爱立信),年营业额300多亿美元,员工14万。但如此电信巨头,其总裁却完全不透明,神秘兮兮,更令人联想到那种军方情报头目。

第三,华为公司针对美国国会报告发表的抗议声明说,这是美国拒绝市场经济,说他们公司过去25年从没有不良记录。但这恰恰是美国国会质疑的重点之一,因华为有很多“不良记录”。

美国国会调查到,华为公司不仅有过欺诈和行贿的前科,而且也在美国违法作业∶华为公司的员工持旅游签证进入美国后,然后在华为分部做全职工作。按照美国法律,持旅游签证的人不可以在美国就业。

另外,据中国《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在2003到2006年间,华为和中兴两家公司在阿尔及利亚以12万美元贿赂当地的电信公司主管以谋求商业利益,被阿尔及利亚政府查获,两名当地电信主管被判刑18年,涉案的华为和中兴的三名主管在缺席审判下,被判处10年监禁。如果这三名主管进入阿尔及利亚,就会被逮捕执行监禁。这都是网上可查到的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所以华为声明说,他们公司过去25年从无不良记录,本身就是谎言。因这些谎言,这样的公司就无法被信赖。

华为和中兴以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都指责美国国会的报告是歧视中国公司。但进入美国市场,甚至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很多,为什麽美方要调查华为和中兴?而且不仅美国,其他西方国家也质疑和拒绝华为∶

去年2月,华为主动提出愿出资5000万英镑为伦敦地铁铺设手机网络,但英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

今年4月,澳大利亚政府以同样原因,禁止华为参与澳大利亚380亿美元的国家宽带网络项目。英文《澳洲日报》引据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指出,有证据证明华为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存在联系。

几个月前,德国研究网(DFN)也因安全原因结束了跟华为长达7年的合作关系,而把科技网的扩建交给了一家以色列公司。

对这样一个很多国家都戒备、都指出它跟中国政府甚至军方有联系的公司,美国国会当然会慎重对待,毕竟事关美国的国家安全,还有千千万万普通美国人的网络安全,也包括使用美国网络的中国异议人士的信息安全,包括个人银行信息,网络信件等等。

美国国会报告不仅建议美国公司不要购买使用这两家中国公司的电信网络设备,同时美国联邦调查局已展开刑事调查,因中兴涉嫌向伊朗出售违禁的美国电信设备。

美国国会的报告对华为和中兴进入美国市场(更别说在美上市)构成重大打击,甚至影响华为的全球生意。在美国国会报告发表后,新西兰在野党就要求该国政府调查华为在那里的合作项目是否影响该国安全;加拿大政府也要调查华为,也可能最后拒绝华为进入该国市场。而华为70%的生意是在海外。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这份跨党派的报告历时11个月完成,显示美国两党在国家安全、警惕中共间谍渗透上态度谨慎、立场一致,并以先发制人的行动,防范美国网络领域被中共侵入。

这份报告等于向中共官方背景的公司发出一个警告,如替政府或军方从事情报和间谍工作,至少会失去美国市场,而且经FBI调查证实后,美国也会像阿尔及利亚那样,通过法院审判,给予惩罚。

这意味著,华为公司的解放军退役军官背景的总裁们,只有真正切断和政府、军方的密切关系,真正在商言商,才可能进入美国市场,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一员,甚至赢家。否则,华为在国际市场竞争中难以有所作为。

2012年10月11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2-10-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