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独一无二的奥巴马

曹长青

格林贝克(Glenn Beck)是美国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畅销书作家,曾在全美收视率最高的有线电视福克斯主持节目,后来自己办电视(GBTV)并继续主持政论节目。他近年写了好几本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的书,是媒体风云人物。

最近他做了一集电视节目,因角度独特,内容尖锐而在网上流传。在这个节目中,格林贝克提出约20个问题,让美国人跟自己周围的朋友“对号”,看有没有三、五条能跟奥巴马总统有相同之处。我在这里选了一部分如下∶

首先格林贝克问∶在你的亲朋好友中,有谁会去赖特牧师(Jeremiah Wright)的教堂?赖特以反美著称,曾喊叫“上帝不保佑美国,上帝诅咒美国!”奥巴马当总统前一直去赖特的教会,他们关系亲密∶赖特主持的奥巴马婚礼,还是奥巴马两个女儿的教父。赖特在电视上说∶“如果没有国家的集体救赎,个人救赎是不会到来的。”格林贝克批评说,这根本不是基督教的观点,没有基督徒会认为,除非整个国家的人都能去天堂,否则他将不能去天堂。

恐怖主义不是敌人?

然后贝克问∶你认识的人中,有谁是被共产党员抚养大,并受共产党教育的(奥巴马父亲倾心苏联,奥巴马的思想导师戴维斯是共产党员)?奥巴马的这些导师都承认自己曾是共产党。

另一个问题是∶你的朋友和熟人中,有谁是马克思主义者、共产党员,或跟国内恐怖分子有关系?奥巴马就曾跟美国著名恐怖分子(曾组织炸纽约警察局和五角大楼等)艾尔斯(Bill Ayers)是好友。

第四个问题∶你有朋友相信∶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恐怖主义、还把伊斯兰“圣战”说成是神圣的奋斗吗?奥巴马总统的反恐顾问布伦南(John Brennan)就曾公开说∶“我们的敌人不是恐怖主义。因恐怖主义只是他们的手段。我们的敌人不是恐怖,因恐怖只是一种精神状态。┅┅我们同样拒绝称呼我们的敌人为『圣战者』或『伊斯兰分子』,因为『圣战』是一场神圣的奋斗,是伊斯兰教义中的一个合法信条,其意义是净化个人和社会。”格林贝克质问∶“你认识的人当中有多少人相信这个反恐顾问所说的?而奥巴马把这种人任命到关键的政府部门。”

第五个问题∶有多少人相信,中东“穆斯林兄弟会”大部分是世俗派,而且是正义的力量?但奥巴马的“国家情报局长”克拉珀(James Clapper)就公开声称∶“穆斯林兄弟会是一系列运动的总称,具体到埃及的情况,穆斯林兄弟会是一个十分混杂的团体,大部分是世俗的┅┅是一股正义的力量。”

第六个问题∶你认识的人当中,会有人认为美国宇航局的第一要务应是让穆斯林自我感觉很好吗?奥巴马任命的宇航局长博尔登(Charles Bolden)在电视上是这样说的∶“在我成为宇航局长时,奥巴马交给我三个任务∶一是让我重新激发孩子们对科学和数学的兴趣;二是扩大美国跟他国的合作;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他希望我能找到一种方式跟穆斯林国家做更多的接触,帮助穆斯林对他们自己国家在科学、数学、工程领域的历史贡献感到骄傲。”

美国宪法是反自由的?

第七个问题∶你认识的人当中,会有人认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人是我们国家最优秀的人吗?但奥巴马的特别顾问琼斯(Van Jones)却在电视上说∶“这些占领华尔街的人,是我们美国最优秀、最无私的人;但却受到共和党人卑鄙的攻击。”格林贝克感叹说∶“你认识占领华尔街的人,或跟这样的人有任何瓜葛,都是难以置信的。”

第八个问题∶你认识的人当中,会有人认为击毙本拉登是个“艰难决定”吗?可是奥巴马的宣传片却说∶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多麽艰难,咨询了所有国家安全成员,最后独自沉思。格林贝克感叹∶“杀掉恐怖分子头子是艰难的决定吗?而且奥巴马在作这个决定时,坚持准备一个备忘录,如行动失败,全部责任由别人承担(备忘录规定,如失败,由海军上将麦克雷文(William McRaven)负全责;如行动成gong,gong劳归奥巴马)。”贝克质问∶你认识的任何人会这麽做吗?

第九个问题∶谁会认为,在当今社会,为贯彻宪法,反而要逆向执行宪法条款?而奥巴马却公开说∶“总体来说,(美国)宪法是主张『消极自由』的宪章,它规定了国家不能对你做什麽,规定了联邦政府不能对你做什麽,但它没说联邦或州政府必须代表你做什麽。”

这是奥巴马和独裁国家统治者最接近的一个观点,那就是∶国家要(以人民的名义)代表你做什麽。而美国宪法的最伟大之处,就是限制政府、严格规定国家“不可以”代表公民做什麽。奥巴马在这个最根本的问题上,和美国宪法正面冲突。

退回丘吉尔的半身像

第十个问题∶你认识的人中,有谁会把英国在911事件后赠给美国的礼物(丘吉尔半身像),在你入住白宫后,马上退回英国?英国首相说∶不要这麽做,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可以把它放在博物馆。你会把它打包寄回英国、退回给我们最亲密的盟友吗?格林贝克质问∶你知道谁会这麽做?

第十一个问题∶你认识的人中,有谁的妻子或丈夫,从不为美国而感到自豪,直到有什麽好事发生在他身上。但奥巴马妻子就是这样的,她在丈夫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时说∶“我告诉你,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为我的国家感到骄傲。”

第十二个问题∶你知道的人当中,有谁会在宣布沉痛的消息之前(13个美国士兵被伊斯兰极端分子在美国本土谋杀),笑容满面跟听众聊家常,并笑著挥手打招呼∶见到你真高兴?格林贝克播出的电视资料中,奥巴马就是这样做的。

以色列总理被羞辱

第十三个问题∶你听说过的人中,有谁自称是以色列的盟友和后盾,但当以色列总理飞越半个地球按约来访时,你约定和他共进晚宴,却爽约去跟其他朋友吃喝,而让以色列总理在那等待,通过这种方式羞辱他?

第十四个问题∶这个自称以色列的支持者,到每一个以色列的邻国(都是穆斯林和阿拉伯国家)访问,但就是不访问以色列,说行程太满无法抽出时间。有谁会这样做?

第十五个问题∶自称是以色列的铁杆盟友、最好的朋友,但却认为以色列应该把领土退回到1967年的、根本无法防御的边境?奥巴马公开这样宣称和要求,把这作为双方谈判起点。

格林贝克的结论是∶在你认识的人当中,我猜你找不到哪个人跟奥巴马有一条是一致的,更不要说三条或五条。但这些是奥巴马坚持的信条,也是他身边的人所信奉的。奥巴马手中掌握著我们的未来,他真的是你的代表吗?他能够代表你所坚持的理念吗?

格林贝克的这番提问,让人不得不思考,美国应该让这样一个和美国精神背道而驰的“独特的”奥巴马继续做美国总统吗?

——原载《看》双周刊2012年9月

2015-05-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