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共产中国的「卧底鱼」——中共在西方的间谍活动

曹长青

最近,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洛萨拉摩斯实验室研究导弹的华裔电脑专家李文和,因涉嫌向中共提供W八八导弹机密,被该实验室解雇,正接受联邦调查局的调查。

就李文和案,美国情报部门向国会递交了长达700页的关於中共窃取美国核武机密的调查报告。虽然该报告至今还没公开,但4月15日的纽约《新闻报》(Newsday)刊出独家报导,据不具名的接触到这份报告的白宫官员私下透露,中共窃取的美国导弹机密,并不仅是目前报导的W八八和中子弹两种,而是多达八种导弹机密。

中共窃取美国核武机密引起美国朝野关注。标最高新闻荣誉的「普利策奖」,今年把新闻头奖颁给了《纽约时报》发表的中共窃取美国高科技内幕的系列报导。

●中共间谍数量已超过克格勃高峰期

七十年代末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魏伯斯特(William Webster)曾担忧,华盛顿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会使大批中共间谍以留学生和商人身份进入美国。现在看来这个担忧并非多余。据统计,美国有华人160万,另外还有近年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访问学者、经商探亲人员及家属约15万人。据1997年10月6日的《新闻透视》(Insight on the News)报导,每年进入美国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和访问学者有15000人。该报导引述美国反情报分析专家、《中国情报活动》(Chinese Intelligence Operations)一书的作者艾蒂米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的估计,「有几百名中共间谍目前在美国活动」。中共或是在当地华人中发展谍报人员,或是以留学生、访问学者和商人的名义向美国派遣情报人员。冷战结束後,中国大陆已取代原苏联成为向美国派遣特务最多的国家。这些中共情报人员被美国军事专家称为“红色中国的卧底鱼” 。

1998年3月29日的《苏格兰星期天报》(Scotland on Sunday)引述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舍尔比(Richard Shelby)的话说,「中国正进行科技大跃进,因此搜集情报也在大跃进,尤其在高科技方面。」该报导说,「美国工业安全」机构对1300家美国大公司的调查显示,「中共已成为第一号的经济间谍威胁,然後是俄国、日本、加拿大、法国和英国。」

该报导还引述美国反情报部门的报导说,「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四百多家在美的中国大陆公司,它们涉嫌为中共国安部或解放军收集美军事科技情报。联邦调查局手里积压等待调查的外国经济间谍案有七百多件。」

《华尔街日报》记者费尔卡(John Fialka)在他的研究中共间谍活动的专著《没有硝烟的战争》(War by Other Means)中评估:「现在中共国安部派遣到美国的间谍数量,已超过冷战时苏联克格勃派遣特务的高峰期。」

中共国家安全部的英文缩写MSS(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现在比原苏联克格勃的英文字头KGB在美国更有名,因为西方媒体上经常有中共间谍的报导。自1979年1月至1998年3月,西方媒体上关於中共间谍的英文报导多达823篇。

●中共国安部处长俞强声叛逃供出金无怠

在八十年代中期,报导比较多的是轰动一时的中共间谍金无怠案。金无怠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卧底30多年,於1985年底被联邦调查局拘捕。虽然此前联邦调查局已秘密监视金无怠两年之久,但导致金无怠被捕的主要原因是中共国安部高级情报官员俞强声叛逃到美国後,供出金无怠为中共特工。俞强声的哥哥是现任中共建设部长俞正声。俞的父亲是毛泽东妻子江青的前夫、中共第一任天津市长黄敬。黄敬真名是俞启威,和江青分手後与范谨结婚,生下俞家兄弟。黄敬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曾任北京副市长的范谨也被批斗得九死一生。有专家分析,俞强声叛逃到美国可能和这样的家世有关。

据当时美国检方公布的资料,1922年出生、毕业於燕京大学新闻系的金无怠,1949年就到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工作。五十年代初调到中央情报局外围部门「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处」 (FBIS)工作,一直到退休。

●卧底30年,中共特工被杀

联邦检察官指控说,在韩战期间,金无怠担任美军翻译时,就向中共提供情报,包括中共志愿军战俘营地的方位等。後来三十多年间,金无怠利用在「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处」的工作之便,将接触到的内部资料陆续提供给中共方面。金并多次前去香港、澳门、多伦多和北京等地,直接向中共特工部门提供美方的秘密文件、照片和其他情报。检方特别指出,1982年2月金无怠在北京之行中,中共情报部门还将他提升为海外情报分局的副局长。

金无怠案被公开审理,成为当时美国中英媒体的重要新闻。经过近三个月的审理,最後陪审团裁决,检方指控金无怠的17项罪名全部成立。但在陪审团预定判决金无怠刑期的前十天,63岁的金无怠在监狱中突然死亡。狱方说,金无怠把塑料袋套在头上,用一根鞋带系住脖颈自杀身亡。

对於金无怠自杀的说法,一直有人怀疑。一是在狱方严密监视下的金无怠,从哪里获得塑料袋和鞋带;二是用塑料袋套头自杀,据说很难做到,因为窒息过程痛苦而缓慢,会使当事人无法忍受而撕破塑料袋。最近金无怠的遗孀、现居旧金山的周谨予出版了她的书《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当地华文报纸报导说,这本书提出可能是北京特工为了灭口而杀掉了金无怠。曾在韩战时做过美军对中共志愿军心战广播员的周谨予在该书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金无怠的死「是个谜」。

●三重「绝望」导致执意自杀

但有更多的人相信金无怠是自杀。理由是金无怠陷入三个绝望的境地:

一是对刑期太长的绝望:美国对间谍罪量刑很重。1986年2月22日(金无怠死亡次日)的《华盛顿邮报》报导,按照金无怠被定罪的间谍、共谋和偷税等17项罪名,「金将面对最高两次终生监禁和另外83年徒刑,以及罚款330万。」这意味著金将蹲死在狱中。

二是金无怠对美方绝望:在联邦调查局拘捕金无怠时,金曾表示,如果他合作交待,能否让他做双料间谍,去刺探中共情报。调查局官员要金先交待,至於他的要求,得请示上级。金无怠可能认为有希望,因此立即承认他是中共间谍,并交待出向中共提供情报的细节,并说中共给他18万美元,存在了香港某银行(《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金有7栋平房(house)和16个公寓;中共给金的情报费有100多万美元)。但美方此後再没提起是否让金做双料间谍的事,而是审理定罪,准备判重刑。金对当初向联邦调查局的交待可能後悔,对美方没接受他的请求而失望。

三是对中共的绝望:金无怠被捕後,一直期待北京方面会出面救他。据报载,金无怠曾给他妻子周谨予捎话,让她到北京去找邓小平,请求邓小平出面和美方交涉,使金获释。金无怠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认为,北京和华盛顿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他是功臣之一。因是他把美方准备和北京解冻,想建立外交关系的情报,秘密交给了中共方面。金在被捕後说,「我提供了美国方面愿意修好的情报,毛泽东才做出了邀请尼克松访华的重大决定。」

但完全出乎金无怠的预料,当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道理。」根本就不承认金无怠是中共的情报人员。可以想见当时金无怠听到此话後的伤心和绝望。他为中共做了30多年的情报人员,最後中共不仅不救他,连他的特工身份都不承认。当时很多人分析说,这是导致金无怠自杀的根本原因。金无怠是用塑料袋套头窒息身亡的,能够忍受那份痛苦而执意做下去,可以想见他一定要死的决心有多大,而促成这个决心的绝望有多深。

●中共对自己谍报人员的无义世界罕见

中共对自己情报人员的无情、无义,在世界各国中是罕见的。当今世界,不仅中共,哪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谍报人员。一旦被对方捕获,很多国家都像对待落入敌方的战俘一样,全力营救。因为间谍和士兵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为国家服务。前东德、西德之间,就交换过间谍。前苏联和美国也有过这样的交易。如果一个国家遗弃落入对方的间谍人员,不仅违背这个行业的规矩,也使那些为这样的国家做谍报工作的人寒心。

例如,在金无怠被捕获的同一年,以色列间谍坡拉德(Jonathan Pollard)也被美方侦破,但以色列的反应就和北京完全不同。在美国海军反情报处做分析员的美籍犹太人坡拉德,被以向以色列提供美国海军密码情报被判处终身监禁。当时的以色列总理柏瑞斯(Shimon Peres)为此向美国正式道歉。而後以色列朝野一直致力於坡拉德的获释。去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到中东参加和谈时,美国一些犹太人团体联名在《纽约时报》上刊登整版广告,呼吁柯林顿从人道情怀考虑,赦免坡拉德,因为他已服刑十多年,妻子也离婚,本人也已忏悔认错。以色列总理也当面向克林顿呼吁释放坡拉德。以色列民间还有人为营救坡拉德成立了专门的组织。以色列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去年底还给仍在狱中服刑的坡拉德写亲笔信说:「你不是孤军奋战,以色列国将继续做出顽强不懈的努力,直到将你接回家园。」因以色列国议会几年前就通过特别议案,授予坡拉德公民身份。

●双料间谍再次落网

中共不仅不承认金无怠为自己的情报人员,而且历来不承认自己有间谍。例如,对近年美方捕获的另一个中共间谍吴斌(译音),中共也是不承认。据1994年4月18日出版的《时代》周刊报导,1990年以南京大学哲学教授身份进入美国的吴斌,是中共安全部派遣到美国收集军事科技情报的特工。当年33岁的吴斌抵美第二年主动向联邦调查局投案,交待了他是中共间谍,并表示愿意做美方特工,刺探中共情报。在此後的18个月中,联邦调查局付给他25000美元经费。但吴斌却暗中在美窃取用於军事的夜晚激光可视镜,伪报成药品,运给中共情报部门在香港的公司。这些「药品」被美国海关查获後,经陪审团裁定,吴斌以「违反美国武器出口限制法」被判刑10年。吴斌本人也认罪。但中共方面始终不承认吴斌是自己的情报人员。

对最近被美国指控为中共间谍而逮捕的的姚义(译音),北京方面也是默不作声。据1999年3月1日的《纽约时报》报导,持中国大陆护照的姚义在波士顿以加拿大某公司的名义,购买做导弹导引器的器材,准备转手运到中国大陆。《纽约时报》的报导说,如果姚义的罪名成立,这位中共间谍嫌犯将面对最高40年的刑期和100万美元的罚款。

●民运抓特务,风声鹤唳

研究中共间谍的专家费舍尔说,像吴斌这样的「卧底鱼」已潜入美国的各种领域。1998年3月30日出版的美国《财富》杂(Fortune)报导,一名恐惧家人遭迫害而不敢公开名字的前中共国安部特工接受采访时说,他是在南京的特工学院毕业的。在过去的十多年中,他在美国「认出很多过去在特工学院的同学,从西岸的科技要地矽谷,到东岸的麻省理工学院,甚至在华盛顿的美国政府部门。」

1997年10月6日的《新闻透视》报导说,中共情报人员在美国进行「地毯式」的情报搜集,即使大学的博士论文也不放过。「尤其是关於密码分析、雷达和电脑系统控制导引、以及导弹失败和燃料质量等相关博士论文。据美国雷拉克斯(Xerox)属下公司的报告,有人曾通过该公司把一百多部美国大学的博士论文复印运到中国大陆。」

中共间谍也渗透进海外民运组织。六四屠杀後一个月在洛杉矶召开的「中国民联」代表会议上,民联成员邵华强在会上「倒戈」,坦白他是中共国安部的特工,因为六四屠杀,改变了想法,决心脱离中共。邵华强随後被美国联邦调查局人员带走。
但在近年海外民运活动中,也出现了另外一种现象,即中共特务「过敏症」。经常有人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就随意猜测某人是特务,甚至用舆论把某些人就定性为中共特务;也有人因派系内斗,没有其他办法打击对方,就做特务指控,背後到联邦调查局举报,希望获得大陆那种「八分钱查半年」的效果,以抹黑对方。民运谍影,扑溯迷离,可是真正的特务一个也没有抓到。这种做法的可怕性是把中共那种「有罪推定」的做法拿到美国这个「无罪推定」的法治国家。

●中共特工「走向世界」

美国反情报专家认为,红色中国的间谍确实存在,近年在世界各地活动越来越甚。上述《新闻透视》在该期报导中还说,「有一名美国反情报人员,一个人就在日本认出27个中共特工。这些红色中国的间谍,很多以学生身份活动,搜集美军在日本的装备、调动和军力状态等情报。」

同篇报导还援引刚解冻的美国情报资料说,去年在台湾召开的「21世纪世界华侨大会」上,「中共特工人员多达150多名。他们的刺探目标是台湾政府的未来政策走向,尤其是有关军事、政治和经济领域。」

中共向印度派遣间谍也是公开的秘密。据1998年9月16日法新社电,印度警方在达赖喇嘛居住地达兰萨拉捕获了两名中共特工,他们携带自绘的中印边境安全设施图,和达赖喇嘛住处地形草图。一名负责达赖喇嘛安全的官员对法新社说,「我不排除他们有暗杀达赖喇嘛的阴谋。」这两名中共间谍一名是来自西藏昌都的29岁的藏人群排,另一名是在中共军内受过四年零九个月训练的来自拉萨的30岁的尼玛。

●落网间谍的两种选择:自杀和坐牢

美国核武被窃案的调查还没有结束。美国军事情报专家认为,金无怠、吴斌和姚义案只是中共间谍在海外活动的「冰山一角」。在不久前结束的中共人大会议上,北京决定把军费从去年的基础上提高13%。随著军费大幅调升,情报费用也将增加。因此,中共派到海外的间谍,人数也会更多。

中共总理朱熔基最近访美时再次否认中共窃取美方核武机密。它显示中共将一如既往,如果自己的谍报人员落网,绝不会承认。这等於给所有为中共做谍报的人一个清晰的信号,如果事败,他们绝不会得到中共的救援,只有金无怠那样的选择,要麽自杀,要麽把牢底坐穿。

(载香港《开放》月刊1999年5月号)

1999-04-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