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镜头之外的美军战绩

曹长青

美军攻进巴格达,伊拉克战争趋向尾声,但批评美国的声音却永远不会有尾声:战争开始不久,就指责美军作战计划失败;现在面对美军胜利,又预言美国将陷入战後伊拉克泥潭。反正有些人总是期待美国“倒楣”,但事实却总是和他们的期待相反。

自3月19日开战以来,人们每天盯著电视画面,看到的只是导弹又炸了几个军事目标,联军又向伊拉克推进多少英里,但迄今为止,美军在这场战争中最重大的战绩并不在观众们的视野中。

开战之前,美国最担心的是两件事,一是伊拉克动用生化武器;二是放火烧油田。前者可能导致美军大量伤亡,後者将造成全球油价飙升,损害世界经济。但美军这次采取的新战略,几乎完全避免了这两种非常可怕情形的发生。

美国战前在海湾地区集结了25万军队(伊拉克有39万军队,上次海湾战争时有103万),但并没有全部集中在科威特,而是战争打响、地面部队攻进伊拉克的纵深之後,采取“滚动开始”(rolling start)方式,平均每天增派二到三千军队陆续进入伊拉克。这种战略是为了避免25万大军(还有英国的5万军队)都集中在科威特的弹丸之地,一旦遭到伊拉克导弹攻击(尤其带生化武器的弹头)导致美军大量伤亡的可能性。

美军这次实行的新战略,除了主要依赖高科技控制的远程导弹攻击,空中定点轰炸,灵活机动的快速装甲部队之外,更依赖大批特种部队(而非传统的大量步兵)。这种做法既可行动迅速,又可减少兵员损失。美军特种部队在开战後迅速抢占要地,制约了萨达姆使用生化武器的能力。伊拉克之所以至今尚未使用生化武器,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而是他们发射使用这种武器的主要力量已被美军摧毁。科威特大学政治系主任阿尔.伊萨博士7日接受美国之音战地记者采访时说,萨达姆军队撤退时都没来得及把一些桥梁摧毁,因为他们没有想到联军推进那麽快;他们也没有机会使用化学武器。

美军的另一个重大成功是保住了伊拉克的主要油田。伊拉克共有73个油田,1,500个油井。如果萨达姆毁掉这些油井,全球油价将会飙升。按照世界石油组织欧佩克主席、卡塔石油大臣阿塔亚(Al-Attiyah)的战前预测,如果伊拉克有一半油田遭毁坏,全球油价将会飙升到80或100美元一桶(战前为40美元一桶);因为伊拉克是中东第二大产油国,全球75%的石油来自中东(中国的进口石油也60%来自中东)。而一旦全球油价飙升,将对包括美国、中国等所有需要进口石油的国家经济造成重大冲击。上次海湾战争时,萨达姆的军队放火烧了科威特的730个油井,导致科威特花了8个月、400亿美元才把大火扑灭(美国这次对伊战争预算是600亿美元,可想而知400亿是个多大的数字)。

战争打响後,美军动用特种部队,迅速抢占了油田要地,伊拉克南部的600个油井,只有4个被萨达姆军队放火焚烧,另有5个输油管道遭纵火(4个燃烧油井已被美军扑灭3个)。伊拉克中、北部的900个油井,也绝大部份已掌控在美军手里。因而全球油价不仅没有飙升,反而下跌30%,现已降到28元美元一桶。4月7日《华尔街日报》在题为“原来准备石油短缺,现在欧佩克担心石油过剩”的报道中说,欧佩克主席阿塔亚将在4月24日召集“紧急会议”,研究由於伊拉克油田没有遭到毁坏,全球油价进一步下跌,石油过剩问题。按照战前的“石油金融报告”预测,如果美国对伊战争顺利,油田被保住,全球油价将会下跌到每桶15美元以下。这对全世界所有致力经济发展的国家都是好消息。

在摧毁了生化武器发射机制、保住了油田的同时,美军地面部队现已进入巴格达。而在赢得了这麽多重大战绩之後,美国只有约100名军人阵亡(其中近一半是自己意外误伤),这个数字和以往美军参与的战争相比是很低的。上次海湾战争(没有攻城的棘手战斗),美军还阵亡378人(占当时50万美军的0.075%)。这次美英和伊拉克投入的总兵力69万,这麽一场大战,而且要攻占面积相当12个台湾、人口也有2千4百万的整个伊拉克,包括城市,还要尽量减少对方平民伤亡,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只有百名左右军人阵亡(占25万美军的0.04%),美国各大电视台请的军事专家几乎一致认为,以这麽小的损失取得这麽重大的战绩,是人类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而不久前纽约附近罗德岛的夜总会的一场大火,就有100多人死亡。

所以,客观地看待这场战争,可明显看出,这个仗美国人打得相当成功,最主要的战略目标都已基本达到:第一遏阻了伊军使用生化武器,没有使美军遭到重大伤亡;第二保住了伊拉克主要油田没有遭到毁坏;第三尽量避免了众多平民伤亡,美军阵亡率也很低;第四是战争进行不到3个星期就攻占80%的伊拉克,拥有100%的制空权,并打进其首都巴格达。

但是,即使美国的伊拉克战争取得这样的成功,那些反美者仍不会住嘴,还会批评美国攻占一个“主权国家”,推行霸权。且不说,人类文明价值越来越倾向人权高於主权,被萨达姆父子奴役的伊拉克人民应该获得自由(看看萨达姆的那些豪华宫殿和老百姓的破土屋有多大反差!),美国也一定会把伊拉克交给伊拉克人民治理,而且从长远的美国本土和世界安全来说,也必须铲除萨达姆。美国名将巴顿将军的孙子、《巴顿们》(The Pattons)的作者罗伯特.巴顿(Robert Patton)在CNN强调说,美国必须打这场战争,这是他的祖父军事战略思想的延伸。

911之後,美国提出先发制人,以主动进攻来进行防御,正是巴顿在二战中全力推行的战略。第三装甲集团军司令巴顿将军是有史以来最具进攻性的将领,是二战中率领军队推进速度最快、歼敌最多的将军。他的名言是,“进攻是最好的防御┅┅事实证明,筑墙,挖沟,修掩体或者依托大海保护自己的人,都是轻信别人的笨蛋。任何形式的防御都狗屁不值。”世界上最滑稽可笑的防御大概是二战时法国人修的“马其诺防线”,固若金汤,可它连一丝一毫的作用都没起到,德国人轻松地绕过去了,於是傲慢的法国人就做了汪精卫。

美国的做法就是在证明巴顿将军“进攻是最好的防御”的正确性。美国上空每天有约6万架飞机,以每架100名乘客计算(其实多数国际民航乘客都在200人以上),每天就有600万人(一个香港的人口)在美国空中;美国的港口每天进来100万个集装箱;美国和墨、加边境,每天有成千上万货柜卡车进出;仅一个纽约市,每天就有11万来自全球的游客;还有数不清的各种国际会议、商业往来等等,这样一个自由流通、幅员广阔的国家,面对自杀性恐怖袭击,根本是防不胜防的。

虽然美国成立了新内阁机构“国土安全部”,并采取了很多防范措施,但天长日久,不仅人的警惕性会降低,而且也消耗大量资金。仅战争打响後纽约增加警力每个星期就多开支500万美元。据4月3日《华尔街日报》社论“打伊拉克战争有什麽好处”中引用的数字,过去12年,美国每年为遏阻伊拉克而花销的军费达130亿美元,未来将增至每年190亿美元。今年65岁的萨达姆如果再活20年(还不包括他像金日成那样死後把权力交给儿子),那麽美国为遏阻伊拉克的军费还得花3,800亿美元,再加上本土安全需要的2,500亿美元,总共得6,300亿美元。而这次倒萨之战,战争预算是600亿美元,才是遏阻伊拉克预算的10%。

不仅铲除萨达姆比遏阻在经济上更划算,更重要的是,只有铲除那些暗中支持恐怖份子的政权,才能釜底抽薪,斩断恐怖份子的经济来源和温床;同时向其他窝藏恐怖份子的国家发出信号,在冷战结束,美国成为全球唯一超强(不再有苏联核武威慑)的新战略格局下,美国有军事能力、有政治决心、更有道德勇气,来铲除那些敢於支持恐怖份子的邪恶政权,在保证美国本土安全的同时,解放被专制奴役的人民,传播民主自由的价值。

去年11月,布希总统在华沙大学演讲时说,人类绝不应再有“雅尔塔协议”,绝不应再绥靖邪恶。这次对伊拉克开战,就是布希实现这种邱吉尔式诺言的开始。正如邱吉尔的孙子小邱吉尔3月10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所说,“今天的联合国和三十年代的国联一样,都是无能的,面对邪恶不采取行动,不承担道义责任;而布希和布莱尔所展示的决断力和精神,证明今天自由世界的领袖已从邱吉尔那里得到了启示,伊拉克战争绝对是正确的,它将铲除萨达姆这个邪恶政权,解放伊拉克人民,进一步打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使美国和世界更加安全。”

2003年4月8日於纽约

2003-04-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