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采访曹长青∶美国人认为欧洲的高福利政策是慢性自杀

法广记者 小青



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国家特别是南欧国家陷入难以摆脱的怪圈∶维持高福利就意味着继续举债,无止境的债台高筑经济必定崩溃,高福利政策也难以为继。可是减少高福利又面临民众压力。

在今天的专题节目时间,我们请旅居美国的自由撰稿人,学者曹长青先生谈谈美国与欧洲在高福利政策上的区别,以及奥巴马政府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的得与失。

记者∶大家知道,最近欧债危机闹得很凶,欧洲国家以前的高福利政策面临着强大的财政压力,美国此前一直不采取欧洲这样的福利政策,你认为这是什麽原因?

曹长青∶我觉得主要出于对政府作用、政府角色的认识有不同。在美国,有两个被视为立国之本的重要文件,一个是独立宣言,一个是美国宪法。在独立宣言中,美国的建国之父们就重点强调了人有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的原意是,个人私有财产不受政府或其他人侵犯。美国宪法的主要精神也是这样,为了保护个人权利,明确制定出怎样限制政府的权力。美国之所以强大,主要是实践了这种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的原则理念。

而欧洲国家实行的那种高福利政策,等于是抢夺个人私有财产进行再次分配,这不仅是剥夺个人权利,同时又扩大了政府的权力,因为是由政府来二次分配财产,结果导致政府规模扩大,官僚主义盛行。所以,大西洋两岸,美国和欧洲在走不同的道路,主要是出于不同的经济和哲学理念。

记者∶奥巴马政府本来准备进行医疗改革,采取像欧洲这样的全民保健,你怎麽看这一政策?

曹长青∶美国也像欧洲国家一样,也是有左派右派,不同的哲学理念。奥巴马所属的民主党,基本上跟欧洲国家实行高福利的左翼政党理念差不多。尤其奥巴马三年前上台之后,更加走向社会主义。其中奥巴马提出的全民健保,就是典型的例子。

这个全民健保的最受争议之处,就是奥巴马政府规定,所有人都得购买医疗保险,如果不买,就是违法,会受到惩罚,甚至可能坐牢。美国人认为,这是违背宪法精神的,因为就像我刚才提到的,美国宪法是保护个人权利的,是限制政府权力的。

所以奥巴马的医疗健保政策在美国遭到多数人反对。在过去几次民调中,都是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美国人反对这个强制全民健保。美国有26个州为此还起诉奥巴马政府,官司已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已做出裁决,估计这个星期就会公布结果。

医疗保险,本质上也是一种商品,政府没有资格更没有权力强迫要求老百姓购买哪一种商品。如果这种理论行得通,那麽下一步,政府要求你必须购买健康食品,你必须吃这个、不吃那个,那美国就得变成警察国家了。

就像纽约市卫生局不久前宣布,纽约的饭馆、影院、体育场馆以及街头食品车等,都不准销售16盎司以上的含糖饮料,包括可口可乐等等。喝什麽饮料,多大杯子的饮料,这是个人的选择权利,怎麽能由政府来规定呢,这不是太荒唐了吗?可是他说这是从健康着想,是为你好呵,如果这种逻辑行得通,那下一步是不是要规定人们不可以吃爆米花、汉堡包、炸鸡等等,这种以“善”的名义、“为你好”的名义剥夺个人权利,是前苏联和中国那种警察国家做的事情。

所以美国人相当警惕政府以“善”、“为你好”的名义,剥夺个人的权利。这种剥夺个人权利的善,是真善还是伪善?在我看来,它不仅是伪善,而是邪恶,是罪恶之源。

记者∶很多人说,美国这样富有强大的国家为什麽不能让每一个公民都享受医疗保险,你认为全民医保错在哪里?

曹长青∶就像我刚才强调过的,错在不该强迫人民购买。是不是买保险,应该属于个人选择自由,政府不应该强迫。另外,政府包揽健康保险,等于是取消了健保市场,把健康保险从市场转到了政府控制。而哪里的事情完全是由政府操控,就可能是灾难,因为一是官僚主义,没有效率,二是服务质量低下,三是庞大医疗保险开支会成为政府巨大的财政负担,最后又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从老百姓那里增税,通过高税收来解决。

而政府的高税收,一是个人权利被剥夺,二是财富二次分配导致政府规模扩大,官僚主义增盛行,三是把富人和中产阶级的钱收走之后,导致民间没有钱扩大再生产,失业率增高,同时大众手里没有钱,大众消费降低,更影响整个经济,像在美国,大众消费占国民经济的三分之二以上。

另外还有一个恶果是,高福利政策养懒汉,没有自由竞争,有些人就想偷懒,靠福利生活。当然,政府对老弱病残等弱势群体提供一定的福利是应该的,但是如果过头了,全面、放纵地发福利,变成高福利政策,就会造成一个没有竞争活力的、不健康的社会。所以,在美国一直有强大的声音,要避免欧洲的高福利政策,认为这是一条慢性自杀的道路。

记者∶美国此前尽管没有全民医保,但是也存在债台高筑的问题。

曹长青∶美国的债台高筑,跟两个党都有关系。美国已故的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曾经说过,美国的两大政党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在走向社会主义,只不过共和党是慢走,民主党是快跑。因为两个党基本都在扩大政府规模,政府开销在节节上升。这在民主党的奥巴马上台之后,情况更加严重,政府开支火箭般飞升,现在美国的总负债额已占国民生产总值(GDP)比例的百分之百,平均到每个美国家庭债务达66万美元。奥巴马政府现在每花一块钱,其中四毛多是借来的。

所以美国的茶党Tea Party运动才风起云涌,这也是原因之一,他们主要是强调个人权利,限制政府开销和规模,拒绝政府对个人经济生活的干预。他们代表着对美国宪法精神的捍卫,这个声音在美国越来越大。

最近在墨西哥召开的全球20个主要国家的高峰会议,讨论欧洲债务危机问题,根本拿不出有效的办法,只是强调大国应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多提供资金,可是像美国法国等等这些大国,自身经济都难保,还怎麽保希腊,保西班牙。现在一个小小的希腊,人口才一千万,出现了问题,就影响欧盟,如果美国经济恶化,那会影响整个世界。好在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11月的选举可能是个转机,各种迹像显示奥巴马可能被取代,美国会出现新的总统,新的政策,才可能回头往原本的资本主义道路上靠近一点,那就是更加注重市场经济,重视保护个人权利的道路。

2012年 6月 27日

——原载「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

2012-06-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