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陈光诚抵美——自由的胜利

曹长青



早晨打开电脑,看到一个月来最令人高兴的消息——陈光诚一家终于登上飞机,飞往美国!

就陈光诚胜利出逃事件,我在写过的几篇文章里都强调,陈光诚全家抵达美国、获得自由的那个时刻,才是这个胜利大逃亡故事的美丽句号。这一刻,正在梦想成真!

陈光诚全家抵美,对于中国民众来说,这个信号很清晰∶共产党输了!中共曾把陈光诚判刑四年,后又用千万“维稳费”监控他,包括毒打等摧残,但陈光诚没有屈服,没有告饶,没有放弃维权的理念,最后以大胆出逃、进入美使馆、全家飞往美国而收尾,使中共成为完全的输家——它们没能征服陈光诚。追求自由的人,最终全家去了繁荣、自由的美国!

从4月19日陈光诚出逃(据营救者何培蓉说,陈是19日晚出逃,在临沂藏身四天,为保护当地朋友,他们开始时都说是22日出逃的),到5月19日晚抵达美国,前后整整一个月。陈光诚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那个封闭、落后、充斥野蛮的山东村落,到现代、开放、充满自由精神的纽约,这简直是一步登天!这是多少中国人的梦想!陈光诚用血和泪的代价,赢得了这份回报。这是值得每一个自由人,每一个渴望自由的人庆贺的!

《华盛顿邮报》在陈光诚飞往美国时赶写的社论说,陈的故事“鼓舞了全世界的人权支持者┅┅也再次告诉世界,中共的独断统治(真相)”。

但是对陈光诚赴美,海内外都有一些人异议。虽然他们也都表示要尊重陈光诚的意愿,但仍强调他留在中国作用会更大,甚至有民运理论家仔细“算计”他赴美和留在中国的利弊。在他们看来,民运的革命事业是第一位的,陈的光环和影响力最重要,而不是他和妻子、孩子(正是受教育的年龄)获得自由、过上没有恐惧的生活,得到良好教育和生活环境等个人利益。

这种不是首先想到个人自由、选择权利和家庭生活等,而是强调革命事业最重要的思路,让人联想到共产党的领袖们。例如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在他那本解读二十世纪历史的名著《现代时代》就记载着,当列宁结束十多年的流亡生活,终于返抵俄国时,他姐姐玛丽娅和一些革命战友去站台迎接;但列宁下了火车后,竟然“对他姐姐毫无理睬”,就跟他的战友们谈革命去了。约翰逊评论说, “这种革命者的人道主义是一种非常抽像的热忱,它拥抱整个人类,而对具体的人并没有多少爱,甚至没有多少兴趣。”

中国的革命领袖也是这样。据华裔作家张戎的那本《毛传》,毛泽东对父母都相当绝情。毛很早就离开家乡韶山去闹革命,毛父“死前想见儿子一面,但毛没有回去,也没有对他的死表示任何悲伤。”毛母临终时,毛在旁边,却主动提出离开,理由是为记住母亲的美好印像,而不是临终的痛苦模样。我曾在以前的评论中说,“即使这种时刻,儿子看重的只是自己的感受和印像,而不顾母亲对儿子最后的眷恋,自私至此,毛后天的残忍已显露倪端。”

中国的另一个革命领袖邓小平也是如此,他16岁(1920年)离开家乡去参加革命,一直到他1997年去世,前后77年,从来没有回去过家乡,更别说看望过父母。更绝的是,据邓小平女儿邓榕的那本《我的父亲邓小平》,邓小平都不知道他的生身母亲的名字叫什麽,他可能都不屑于去打听到。正如约翰逊所说的,这类革命者“全然不带温情”。

有的异议人士希望陈光诚留在国内当“中国的昂山素姬”。且不说陈光诚本人是不是有这种愿望,以中国那种比缅甸军政府统治更糟糕的政治环境,他有能力也当不成昂山素姬。中国不是已经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了吗?他的声音在哪里呢?难道被封死在中共监牢里就是对中国民运做巨大贡献吗?有人甚至说,残酷的环境可以铸造“伟大的人格力量”。就让人家为了光辉形象去“被残酷”?我们的诺奖获得者还根本没有被那麽残酷地虐待就跪下了。怎麽没听见那些让陈光诚留在中国的人发出批评的声音呢?

如果昂山素姬是在中国,她可能早就像高智晟那样被套上黑头套打个半死,或者像陈光诚那样被政府雇用的地痞流氓们封锁在家里,受尽侮辱甚至殴打。陈光诚离开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住到共产党手里的朝阳医院第二天,美国使馆官员就不能见到他了。相信共产党会给陈光诚“自由”,简直等于相信狼不再吃人一样,岂止是天真,是自欺更欺人!

陈光诚全家离开中国,起码可以结束那些政府保安们欺辱殴打的日子,不再有遭当局迫害的恐惧,正如《华盛顿邮报》社论所说,经过那麽多的苦难,陈光诚终于有了一个到美国休息的机会,“这是多麽美好”。

那些为陈光诚海外谋生而担忧的人,大可不必“华人忧天”。多少美国学府和团体都在争他、抢他,希望给这个人权斗士提供帮助。而且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毕业于青岛化工学院外语系)曾是英文教师,会更容易融入美国社会,即使找工作也不会困难。别说他们因全球媒体的密集报道而会得到来自多方的关照(或许需要担心一点陈光诚别被宠坏了),他们的条件比无数艰难赴美的中国人都好千百倍,仅仅是由于他们在中国遭受过的那些苦难,在美国这个自由的天空下,任何的所谓艰难都会是Nothing,nothing,微不足道!

今天,美国主要大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等等,网络头版头条,都是陈光诚全家飞往美国的消息。《华盛顿邮报》还在今晨赶写出一篇社论。在一个推崇英雄的国度,人们实在不必为英雄担忧。应该庆幸和自豪的是,这次的英雄是一个中国人,在全球媒体报道下,他在世界提升了中国人的形象。我们感激他!更祝福他,开始美国的新生活,自由的第一天!相信这个集全球关注于一身的中国家庭,会比其他人更珍惜、感激和享受自由的美国!

2012年5月19日写于陈光诚飞往美国之际

2012-05-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