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采访曹长青∶陈光诚赴美 中共是最大输家

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静汝



著名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就引全球高度关注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陈光诚现已被允许全家来美国一事,在接受本台记者静汝的采访中指出,陈光诚在与中共勇敢的抗争中,赢得了全世界的支持和尊重。陈光诚被允许去美国也表明了美国帮助受迫害者获得应有的保护和自由的普世价值赢了。下面是本台记者对曹长青先生的采访。

记者∶陈光诚被允许“全家去美国”成为这个事件的最新发展。那麽在这个事件中,谁是最大的输家?

曹长青∶最大输家是中共当局。陈光诚事件得到全球媒体密集、广泛的报道,可以说是铺天盖地,其密集程度是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的第一次。

报道不仅密集,而且舆论倾向一面倒,全是同情陈光诚。因为一个政府这样迫害一个盲人,对西方人来说无法容忍。这种一面倒同情陈光诚,一面倒对中国政府的做法的反感、厌恶和批评,都对中共形像造成重创。

中国政府在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树了广告牌,想改变它的形像,我看它竖一万块广告也没法抵消这次全球性报道对北京形像的杀伤。

另外,一个被判刑,毒打,控制在家的盲人,不仅成gong出逃,最后还能全家去美国!对中国老百姓来说,这个信号很简单,在跟共产党的搏斗中,陈光诚赢了!中共当然是最大的输家。

记者∶你曾发表文章认为“不是陈光诚改口而是美国变卦”,那麽美国是赢家输家?

曹长青∶奥巴马政府是第二个输家;但是美国的价值赢了。美国政府处理陈光诚事件的方式,受到媒体的广泛批评。我曾在文章推断,问题不在陈光诚改口,而是美方变卦。当初是美方主动接陈光诚进使馆,骆家辉大使是请示过国务卿希拉里并得到批准的。但后来所以发生变化,只能是比他们权力更大的奥巴马总统本人作出改变。

今天(5号)《华尔街日报》头版刊登的陈光诚事件始末的长篇报道,在相当程度上证实了我的推断∶该报从美国国务院内部得到的信息是,陈光诚进入使馆是希拉里批准的,当时奥巴马总统并不知情。国务院只是通报了国家安全议会(NSC)。后来美国跟中共谈判,在中国提出保证后让陈光诚离开使馆,很可能就是奥巴马的意思。

奥巴马政府的做法遭到媒体广泛批评,可以说是弄得灰头土脸、里外不是人,最后不得不向北京施压,促成陈光诚来美,以平息批评浪潮。所以奥巴马政府也是输家。但是,美国的价值赢了。什麽价值?就是尊重人权,保护个人,帮助受迫害者获得应有的保护和自由,这种普世价值赢了!

记者∶对于陈光诚该不该来美国,中国异议人士中也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他留在国内对中国人权事业起的作用会更大,你怎麽看?

曹长青∶我认为除了中共是输家,奥巴马政府是输家,那些原来期待并判断陈光诚留在国内、不该来美国的人,也都是输家。

我们必须尊重当事人的愿望。任何人,尤其身在美国已获得自由的人,更没有权利要求一个在共产党专制下的人不来美国。陈光诚本人已通过电话,向美国国会听证会明确表示,他希望全家来美国。如果不尊重陈光诚本人的意愿,连这个基本人权都不顾,你还谈什麽民主?

至于有些民运人士和评论者强调陈光诚应留在国内,这样对民运和人权事业的影响更大等,这种思路是可怕的。这等于跟共产党一样,也是强调革命利益第一,而不是个人自由和幸福。今天我们看一个事情,首先是这个“个人”是不是获得自由,他的权利和愿望是不是得到尊重,而不是那些抽像的大词,什麽革命和民运的事业。当个人的自由都不被看重的话,哪来更高的什麽群体事业?共产党才是这种思路,为了国家、人民这种大词,大概念,群体的概念,而剥夺了个人的权利。

另外,正是因为陈光诚的勇敢反抗,成gong出逃,最后又进入美国大使馆,才引起了全球媒体的广泛报道,赢得世人的钦佩,被视为一个英雄传奇。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包括阿拉伯世界的媒体等,都纷纷报道,被震撼和感动。所以我刚才说,空前地造成了中共恶劣人权形像在全世界的展示。没有一个人在过去二十多年,能对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做出这麽重大的独特贡献。

陈光诚这个作用达到了,并且他经历了那麽多苦难,遍体鳞伤,身心疲惫,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让他的全家来到美国,享受一下自由的日子,也恢复一下健康。所以,我觉得再来批评,或要求陈光诚留在中国,这种想法不仅是错的,而且也是不人道的。我曾说,陈光诚的英雄传奇在最后他全家抵达美国时才会画上美丽的句号。现在看来这即将实现,真是令人高兴!

记者∶国内有知名人士说,陈光诚的事情是被媒体夸大的,你怎麽看?

曹长青∶这个我有两条回应∶首先,这说明即使在国内比较有名的人,所知道的外部自由世界的信息也是相当有限的。他们不清楚陈光诚的四年监狱怎麽度过的;他们不知道刑满释放后他被控在家里、甚至被毒打的事实。所以看到西方媒体这样铺天盖地报道,才认为是夸大。

其次,他们更不清楚的是,西方所以密集报道,不是夸大,而是西方文明跟给那位名人洗脑的那种共产党意识形态有巨大差别。不同在哪里?西方人对个人被专制迫害充满同情,尤其是对一位盲人,这对美国这样相当关照残障人的社会和文化来说,更是不可容忍的!这就像迫害婴儿一样,是千夫所指的。

今天报道陈光诚事件的不同国家的媒体,从常识逻辑上,不存在同时都发生新闻判断错误、夸大的错误。只能是一个盲人被迫害的这个事实本身,激发、刺痛了人类的共同道德情感,刺激了那个良知的神经。所以,说陈光诚事件被夸大了,是违背事实的,被中共专制洗脑的“中国名人”是可怜的。

记者∶你谈了这麽多输家,那陈光诚事件中谁是最大的赢家?

曹长青∶最大的赢家当然是陈光诚。他赢在敢于站起来反抗——反抗迫害,反抗把他控制在家,反抗那些毒打他的人,反抗共产当局,而勇敢出逃、追求自由,并最终赢得全家来美国这种奖赏。从山东临沂的一个村落,来到全世界最民主自由的美国,这个反差有多大?陈光诚当然是赢家。他所代表的这种勇敢精神赢了!

另一个赢家就是帮助陈光诚逃亡的人,尤其是那位女性何培蓉等。包括海外提供帮助和声援的人,以及一切反对中共政权,同情陈光诚,期盼他们全家获得自由的中国人、美国人,全世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这次都是赢家。

记者∶陈光诚是个盲人,有人担心他到美国后谋生困难,你怎麽看?

曹长青∶我觉得这是杞人忧天。陈光诚已得到纽约大学的奖学金,还做访问学者,他的生活毫无问题。在美国对盲人有相当多的福利照顾。尤其陈光诚对中国的人权事业付出这麽大牺牲,他的“胜利大逃亡”等于给人类追求自由的历史谱写了一曲赞歌,他来到美国后,会得到西方很多奖项的。美国那些盲人组织,人权协会等等的演讲邀请报酬等,都会使他的生活没有问题。

其实这种担心有一种潜在心理,就是希望陈光诚留在中国。我觉得这种想法有点残酷。他留在中国就能起到更大的作用吗?代价是什麽?难道让他继续在家里被监控,被殴打,失去人身自由?不然的话,媒体有那麽多事情怎麽能报道他?难道让陈光诚付这个代价?

举个例子∶像六•四屠杀中双腿被坦克压断的方政,过去在国内时,西方媒体报道过几次?除非方政也像陈光诚那样被抓,被毒打,被监视在家,才可能被广泛报道。难道你让陈光诚付出这个代价麽?从这个意义上去起作用吗?那你不是太冷血、太残忍了吗?如果真这样想,那你为什麽不回去,代替陈光诚,去山东临沂,尝尝被毒打的滋味?

记者∶中共原来要求美国道歉,态度强硬,也不允许陈光诚离开中国。最后怎麽都妥协了呢?

曹长青∶这里有几个原因。第一,最主要的是国际舆论压力。这种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我想中共高层也吓坏了,这是他们原来没想到的。陈光诚成为国际焦点新闻,这个问题一天不解决,就会被媒体报道,而导致中共的形像受损。共产党要发展经济,必须考虑国际舆论,美国又是最大的贸易伙伴,无论从经济政治上都必须考虑跟美国的关系。而且最后不是直接从美国使馆获得政治庇护而赴美,中国也有了面子,所以北京才会迅速让步妥协,允许陈光诚全家离国。

另一个原因是,世界民主潮流和互联网的出现,使信息无法控制。民间舆论在网络上形成,中共迫害一个盲人,随着他成gong逃亡,成为网络热门话题。越来越多的国人同情陈光诚。中共当局等于被放到全世界媒体聚光灯下烤,烤得一片焦糊,发出臭味。允许陈光诚全家赴美,是中共没有办法下不得已的选择。

记者∶这次陈光诚一家如成gong抵美,传递一个什麽信号?说明什麽?

曹长青∶这将向世界,尤其中国人发出一个清晰的信号∶不管你受到多大的压制,不管你周围是多麽的黑暗,只要你心中有一份对自由的渴望,你勇敢地起来争取,就有赢的可能!

无论在监狱四年,还是18个月被控制在家,甚至遭毒打,陈光诚都没有告饶、没有妥协、没写悔过书。我们知道的,有的著名民运人士写悔过书、歌颂中共监狱是人性化环境,谄媚狱卒,想获得当局宽大处理。而陈光诚一个盲人却没那麽做,保持了人的尊严,付出惨重代价。

陈光诚争取了,反抗了,最后赢得全家赴美的自由奖赏,这个信号给中国人强烈的启示和刺激∶一个盲人,一个身体条件非常艰难的人敢于挑战,能够成gong,为什麽我们其他人不能?这种启迪和榜样的影响是巨大的、长远的∶中国人胜利在望,只要敢于反抗,就有自由的结果。所以我说,陈光诚事件,是美国价值赢了,自由价值赢了,中共输了!

2012年5月6日

——原载∶希望之声电台

收听∶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08/216736-1.asp)



2012-05-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