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两会∶图章花瓶大展览

曹长青



昨天中国“两会”结束,在共产党的报纸上,又是一如既往的“胜利进行、圆满结束”之类。事实上,每年的中国“两会”都是一场“假会”。那些毫无立法、决策权的“橡皮图章们”,你盖我一下,我戳你一下,弄得花花绿绿,就成了绚丽多彩的两会。

有人指出,中国的“两会”过去63年来从来没有一项政府的议案不被通过。所有执政者的议案,都被“代表们”一致通过!

对自己的“花瓶”性质,政协委员们也都知道。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倪萍委员就曾自豪地说,“在会议上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或弃权过”,理由是她不给政府“添乱”。

比倪萍更“古董的花瓶”申纪兰(山西省长治市人大副主任),被称为明星委员、“终身人大代表”,因她从1954年开始,一直是人大代表,五十多年从未缺席。80多岁的申纪兰说得更直白∶“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所以她才能一直当了半个多世纪,是中国最古老的“图章”。

这些花瓶们没有决策权,所以纷纷显摆自己,以引起媒体注意,报道几句,增加知名度。台湾《苹果日报》就此发表的社论说,中国两会的“很多立法提案与建议,既恐怖又好笑。反证台湾民主的可贵,值得我们以生命捍卫。”

该报引述说,李鹏之女李小琳提议给每个中国公民建立“道德档案”,以约束大家,让每个人都“知耻”。(不知李小琳是否应先在家里指导一下她的在六四屠杀中有重要责任的父亲李鹏应该“知耻”呢?)

演员巩汉林呼吁,用立法来保护唐僧、孙悟空的名誉。“把孙悟空说成花花公子、让唐僧打情骂俏,这怎麽行啊?”(共产党的贪官每抓到一个,都有一大把女人,中国的人大代表们,却要去管唐僧、孙悟空的名誉。)

山西代表提议严控网络言论∶“这个网,你不能想上就上,不是想弄谁就弄,外国那些人是瞎弄。咱不能这样,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防火墙还不够,橡皮图章们还要建网络长城,难道要让倪萍、申纪兰们当孟姜女?)

《苹果日报》社论还说∶还有提案“公务员考试字迹不佳要扣分”、“将大字报界定为非法刊物”、“加强对香港的国民价值观教育,以去除港人高人一等的心态。”最恐怖的是《刑事诉讼法》修订,赋予“秘密拘捕不通知家人”的合法性。

这篇社论的题目是“统派请注意”,结论是∶“看到这些,台湾人民就了解为什麽中国民主化前不能统一了。”

中国的两会所以出现这些笑料,是因为这个制度就是荒谬可笑的。在西方国家,国会作为最高立法机构,议员们都是民主选举産生的、他们是专职政治家。像美国的众议员每两年选一次,参议员任期六年。每两年改选时,只改选三分之一参议员,以保持多数议员熟悉政治事务。

在美国,怎麽可以想象,把各行各业的知名人物叫到国会,让他们讨论国家的政策。把篮球明星布莱恩、高尔夫明星老虎伍兹、歌手Lady Gaga,电影演员汤姆克鲁斯之类,都弄成国会议员,让他们讨论经济预算、对伊朗政策等等?让好莱坞的影星们,去修订什麽《刑事诉讼法》?

可在中国,什麽跨栏的刘翔、唱歌的宋祖英、演戏的倪萍、导电影的张艺谋,还有没什麽文化的老太太申纪兰等等等等,都成了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据中国媒体报道,在过去五年,政协委员刘翔四年缺席会议,因为去练跨栏。问题是,即使他出席了,他能“问”什麽政?他那个体育管理硕士和博士两文凭,都是一天书都没到大学念,就白拿到的。

那些演艺界人士对常识问题无知,大概是世界现象。在美国,好莱坞的影星们就经常出丑。前些年还有女星给白宫写信,抗议伊拉克战争,可她连伊朗和伊拉克都弄不清楚,把两个国家的英文名都拼错了。难怪有中国演员呼吁立法保护唐僧、孙悟空的名誉。

但这些中国花瓶们,对中国政治可不是无知的,他们精明透顶,都知道该说什麽才是党和政府愿意听的。例如眼下网络热议的韩寒涉嫌造假问题,由于韩寒写过“韩三篇”,说中国人素质差,不配民主,党的喉舌《环球时报》连发了三篇社论和文章,歌颂韩寒,说这“符合国情”(其实是因为博客高点击量的韩寒配合了政府宣传,符合了党意),所以这些政协委员们被问到“人造韩寒”问题是,不约而同,全部都替韩寒说话,无一例外!

美国人不会请那些演戏、跨栏的到国会大厦谈议案,他们只是自己作秀。而中国是国家组织的集体秀,而且这种“花瓶秀”每年都展出一次,简直能把“景泰蓝”都比下去。China这个英文词如字头小写,意思是瓷器,包括花瓶。看来北京的“两会”还真中国!

2012年3月15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RFA)

2012-03-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