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我们的目标是东土的独立」——访新疆独立运动领导人贝肯将军

曹长青

当这个只有一米六三高的瘦小老头儿站在你面前时,你无法相信他就是那个传奇式的人物——参加韩战的土耳其军队炮兵中尉,「中央条约组织」的参谋总长,北约在阿富汗的指挥官,新疆独立运动的最高领导人贝肯(Riza Bekin)。

他的追随者都称他「将军」,但是这个慈祥、和蔼、戴著黑框眼镜的白发老人,却更像是一个大学图书馆的馆长,或者一个退休教授。

他的声音是柔软的,就像他的组织的政策,「我们的目标是东土的独立,但是我们用和平手段,反对暴力。」最近在「东土民族中心」的伊斯坦布尔总部的办公室,贝肯先生接受访问时说。

1926年他出生在新疆和田,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和父母一起逃到印度,然後到土耳其,开始了一生的流亡生活,因为他的舅舅是当时起义反抗中国人统治的东土领导人之一,起义被当地的中国军阀、後来担任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农业部长的盛世才镇压。

贝肯是职业军人,他在七十年代末退休时,是由美英和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组成的北约延伸组织「中央条约组织」的参谋总长,这个军事集团在伊朗何梅尼政变之後才取消。之後他又担任土耳其总理的内阁顾问九年。

正是这种资历,当来自全世界的40多个新疆流亡组织在安卡拉秘密聚会三天,决定联合成一个统一的新疆抵抗组织时,他成为唯一的候选人,被选为类似一个新疆流亡政府的「东土民族中心」的首任主席,成为流亡新疆人的领袖。

虽然东土抵抗组织的总部在伊斯坦布尔,但土耳其只有四万东土流亡者,绝大多数在哈萨克斯坦,据「东土民族中心」的估计,那里有150万。而且一些主张用武力对付中国人的新疆人组织,也大多在那里,他们并不听从贝肯的「中心」指挥。

身经沙场,职业军人出身的贝肯,也像刚刚当选以色列总理的前将军巴拉克(Ehud Barak)一样,特别热爱和平,希望用沟通谈判的手段解决种族冲突。「我们信奉民主、人权的价值,民族自决是世界的潮流,我们不愿意看到流血,不管是东土人,还是中国人。」

但是,新疆人的反抗运动可能正向他希望的相反方向发展。1997年新疆伊宁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有近5000维吾尔人被逮捕;随後不断有中国军队被伏击,当地公安部门被击毁,监狱被劫,以及北京的公共汽车被炸等消息。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仅去年,就在喀什地区破获了两个制造炸药和军事训练的基地,并在边境截获了四辆向新疆偷运武器的卡车。中国政府展示的缴获的新疆独立组织成员使用的武器中,包括冲锋枪、钢笔手枪、遥控炸弹、手雷和体温炸弹等。

不论是在内部还是外部,新疆人使用暴力反抗中国统治者的倾向越来越明显。自从主张非暴力的东土流亡领袖艾沙——新疆人中的达赖喇嘛——1995年在伊斯坦布尔去世,实际上就没有谁能够制约住新疆人用武力反抗中国统治者的行动。

原苏联垮台後,分出好几个突厥人国家,像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加上土耳其,联合国有了七个突厥族国家。突厥人的共同族裔意识空前强烈,来自全球34个国家和地区的「突厥世界大会」在过去十年就开过五次,「世界青年突厥大会」开过六次。

巴勒斯坦人和北爱尔兰人在争取独立上的成功也鼓舞了东土人的士气。达赖喇嘛流亡四十年来一直坚持非暴力,最近又向北京让步,放弃西藏独立的要求,仅仅要求真正的自治,但仍遭到北京的拒绝。西藏人的失败,更使新疆人认为,对付独裁者和殖民统治者,只有使用武力这种语言,他们才听得懂。

「我反对任何暴力手段,但对东土人的武装反抗,我能理解,因为中共太残暴。这是正当防卫。」贝肯先生用流利的英语说,「他们不是为了独立而采取暴力手段,是为了摆脱死地、被杀,而被迫反抗。」

地处伊斯坦布尔市闹市区的「东土民族中心」有一个大院,里面有11个房间,它是土耳其议会通过法案,「借」给东土流亡者使用的,一直借到他们能返回家园。新疆的流亡者,经常到这里聊天,聚会,或者吃顿「中心」厨师做的地道的家乡拉面。他们把这里当做家。

「在伊斯坦布尔和乌鲁木齐来回做生意的四、五百东土商人带来各种信息,」73岁的贝肯一脸凄苦地说。「北京向东土大量移民,摧毁我们的文化,作为一个民族,我们正面临灭绝的危机。」

当被问到面对信奉暴力的北京政权,坚持「非暴力政策」能不能运作时,这位老将军没有正面回答,强调中共不会长久,「12亿中国人也不会同意这样专制的政权长久存在下去。而且中共本身也在发生变化。」

在伊宁暴动发生之後几个月,北京驻土耳其大使姚匡义曾约他一起吃饭,席间邀请他回新疆看看。但却不能肯定他回去後能不能谈新疆问题。他没有同意。

「北京如果同意东土真正自治,我们会考虑,但北京必须接受我们最终独立这个目标,」他的口气像一个士兵。「东土人独立的愿望是谁也消灭不了的,我们的传统是说真话,不拐弯抹角。只有在真实的基础上,才能谈出实际的效果。」

东土独立运动虽然得到土耳其等突厥国家或明或暗的支持,但他的「中心」正试图迈出穆斯林国家这个圈子,争取西方国家的支持。贝肯将军准备秋天到美国访问,和美国国会议员会晤。

他说如果有人邀请,他很愿意到台湾看看,「对我们来说,台湾就是一个国家。哪个民族想独立,我们都支持。」贝肯对台湾总统李登辉的「七块论」很感兴趣,他说要找到《台湾的主张》这本书,把它翻译成维语。

当被问到如果有机会见到两岸的领导人他想说什麽时,他毫不迟疑地回答,「我会告诉江泽民,停止在新疆的残暴统治。东土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之外的一部分。」对於他从没见过面的李登辉,他很有好感地说,「我会先问候他,希望台湾支持我们。台湾有在国际上被北京打压的痛苦,能体会我们的处境。」

在他的办公室墙上,挂著东土和土耳其国旗,和土耳其之父阿塔土耳克将军的画像。76年前,阿塔土耳克在崩溃的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他说这个画像传递出预言般的前兆,在共产中国崩溃的废墟上,一个独立的东土共和国将诞生

(载台北《自由时报》1999年10月11日)

1999-10-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