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新疆人为何在昆明大开杀戒?

曹长青

(作者按∶今天在中国昆明发生的砍杀事件是有迹可循的。14年前我在土耳其采访疆独运动时,就预感有这种结局。下面是当时写的系列报导之七,其他文章可见本网的“新疆问题”专题)

天山脚下的狼啸——新疆系列报导之七

中国人的图腾是龙,一种张牙舞爪、谁也没有看见过的想像的动物。但突厥人(维族)崇拜狼。据传说,当年突厥人被打败逃到深山里的时候,是喝狼奶才活下来的,从此突厥人视狼为救命恩人。在很多突厥人的家里或办公室,都可以看到墙上挂著狼皮,作为装饰品和图腾。

“很多中国人称呼我们维族人是狼娃子,”原乌鲁木齐市文联主席阿不克力木(Abdulhekim)在土耳其的“东土民族中心”办公室接受我采访时说,“他们觉得我们像狼一样凶悍,难以制服。”

也许因为维吾尔人有狼的气质,他们一次次起来反抗。在三十和四十年代,新疆人就两次起义建立了自己的东土共和国,后来被当地中国军阀镇压。

1962年,伊犁地区爆发了全民暴动。起因是饥饿,当年不仅新疆,中国其他很多省份闹饥荒,它是毛泽东冒进的“大跃进政策”的直接后果。

“在新疆白城,当时就有六万人被饿死。”几年前从新疆来到土耳其,现担任“东土民族中心”执行主席的阿不克力木在他的伊斯坦布尔的家里说,“很多人都是在路上,爬著的状态死的。”

当几千名饥饿的民众聚集在伊宁市的伊犁州政府门外呼喊“要粮食”、“反对汉人移民新疆”时,中共新疆军区司令王震下令开枪。

至今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死亡。有一个见证人说,他看到大街上至少有几百具尸体。

公开杀人激怒了当地的维吾尔、哈萨克和其他少数民族,成千上万的民众包围并砸毁了州政府办公室,然后集体大逃亡。

“包括维族人的新疆自治区军区副司令和副参谋长,以及厅长、州长、和公安局长,都逃走了。”研究这段历史的蒙古族专家、哥伦比亚大学东亚所访问学者巴赫在接受采访时说,“据北京估计的数字,有15到20万人逃出了新疆,涌进了苏联境内。”阿不克力木的估计数字是50到60万。

逃走的几十万新疆人在苏联境内建成七个军团,并成立了“东土民族解放委员会”,谋求在苏联人的帮助下解放家乡。它使北京感到非常紧张。

虽然后来新疆其他地区不断有维族人的反抗活动,但1997年2月,又是在伊宁,爆发了大规模示威。起因是当地维族人要举办“买西热普”(meshrep,新疆人传统的娱乐聚会),但是被当局拒绝。几个组织者到中共伊宁市委申诉,结果被逮捕。随后有几百名维族青年走上街头游行示威,但遭到大批解放军镇压,据国际大赦发布的“新疆人权报告”,当时有三到五千人被逮捕。有几百人在一个放了水的结冰足球场中被关押了几个小时,其中年轻的男人和女人还被强迫光脚在冰地上跑,一些孩子和妇女的脚、手被冻伤。

“那些被冻伤的孩子和妇女被释放后,医院不接受治疗。”一位后来逃到土耳其的伊宁市医院女医生说,“其中有四人冻死,二百人冻伤。”

很多目击者说,在足球场门前,当时中共当局的士兵曾放狼狗,咬一名维族青年,因为他尝试和士兵论理。

很多参加者被判处徒刑,有的被判处了死刑。夏木西丁(Shamseden)的32岁的儿子,就是其中之一。夏木西丁在伊斯坦布尔接受采访时说,他和妻子都是伊宁市毛纺织厂的退休工人,不知道为什麽公安局发出通缉令也要抓他,说他是儿子的后台。结果他们被迫逃到土耳其。

据国际大赦的报告,从1997年1月至今,在新疆有210人被判死刑,其中190人被枪决。这些被判死刑和枪决的,绝大部份是维吾尔人。

据各种信息来源,那些被关押者在监狱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拷打和虐待。“原《新疆日报》记者、70岁的维族学者尼加木丁.胡赛音(Nizamidin Yusayin),被关押在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时,遭到拷打,”他的同事阿不克力木说,“因为他写过系列文章,揭示东土人独立的历史。因为拷打,他死在监狱里。”

一位前法院官员告诉国际大赦说,在新疆,90%被关押者在法庭上都告诉法官,他们在被警察关押时受到拷打逼供,但法官从来不管这些申诉。

据“东土民族中心”得到的报告,新疆监狱里的酷刑有很多种,包括用拳头或其他器具严重殴打,用脚踢,用电棍戳进喉咙,用绳子把狱犯悬吊起来,用火烤,或在冬天绑在室外冻,用狗咬,用竹签或针插进指甲,或把指甲拔掉。

国际大赦的报告不仅证实了上述酷刑存在,还说,一名维族政治犯告诉他们,他在喀什公安局关押期间,不仅受到了上述酷刑,审问者还把马鬃插进他的生殖器内,导致巨大疼痛。这种酷刑持续了20到30分钟,他的生殖器随后就肿了,流了很多血。当他的朋友付给警察五千元把他保释出来后,两个月内他一小便就流血,后来在医院治疗了六个月。

“中共当局指控我们是分离份子,是恐怖份子,但是他们杀我们的人民,拷打我们的孩子,他们是国家恐怖主义。”维族作家阿不克力木愤怒地说,“我们已经忍无可忍,只有反抗。早晚在维吾尔人和中国人之间会有一场大流血。”

虽然没有人知道冲突会不会发生,什麽时候发生,但可以预测的是,一旦“狼”(突厥人)和“龙”(中国人)搏斗,将会在两个民族中播下更深的仇恨。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1999年10月25日

2014-03-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