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的捐献文化

曹长青

进入二月,美国经济就达107个月持续发展,创造了建国二百年来从没有过的记录。而军事上,美国的超强地位举世公认,从「沙漠风暴」战役到科索沃战争,无往不胜。

到底是什麽力量使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强国?表面看,是繁荣的经济,和强大军力,但实际上,支撑它的是一种文明价值,或者说是一种美国精神在释放能量,它的核心是「自由」和「人道」。

只要细心观察美国社会,几乎每天都可以感受到这种精神的力量。例如,捐献,就是体现它的一个方面。

美国人的捐献几乎是天文数字,每年捐献的钱,相当於丹麦、挪威、沙特.阿拉伯这类国家的一年的生产总值。

1991年,美国人捐出1168亿美元。1992年,增加到1243亿美元。到1996年,则上升到1507亿美元。这个数字是当年土耳其的全年生产总值,并相当於中国的全部外汇存底。而这仅仅是美国人一年捐出的钱。

美国人的捐献像是在进行一场冠军赛,七十年代,数额最大的捐献来自「家庭用具公司(Home Depot)总裁,是1500万;到了八十年代,是商业大亨郎埃圳(Eugene Lang),捐出3000万;九十年代,CNN总裁特纳(Ted Turner)一鸣惊人,捐给联合国10亿美元。他总共才有30亿美元资产,捐出了三分之一。

在20世纪结束前,美国的捐款冠军是微软总裁盖茨,他曾一次捐了20亿美元,把美国所有中学图书馆的电脑更新。

●多数捐款来自普通人

初看到这些捐献报导时,我以为美国的千万捐款都是出自这些亿万富翁或名牌大公司,但我错了。据统计,美国一年千亿美元的捐款,80%是个人捐的,70%来自普通人。

在特纳宣布捐出10亿美元之後不久,83岁的黑人遗孀斯考特(I. Scott),走进旧金山市区她经常看病的医生办公室,递上1000美元的支票,捐给这个医生主持的「学生基金」。斯考特每月领取的养老金等才是851美元,这1000美元,是她省吃俭用四年的积蓄。

1997年12月,美国中部的哈堤斯柏哥(Hattiesburg)镇经营洗衣店的麦卡提夫人(Oseola McCarty),把一生劳作积攒的15万美元捐给了南密西西比大学,建立了「黑人学生基金」。

在这之前一个月,新泽西州萨莫威力(Somervilie)镇的居民包叶尔(Eleanor Boyer)中了「六合彩」,金额达1100万美元。这位从没结婚的72岁老人,总是准时到教会,但这次她迟到了,教友以为她中了头奖,不会再来教会。但弥撒开始20分钟後她蹒姗走进教堂,解释说她的老旧汽车半路抛锚,送去车行修理。随後宣布,她把六和彩的奖金,一半捐给教会,另一半捐给当地救火志愿队和救急队。她连辆新车都没买。

两个星期前,纽约曼哈顿的一位厨师中了六和彩,金额创了记录,达一亿美元。这位厨师表示,他会把相当部份捐给他家附近的三家中学。报上说,他和妻子住在曼哈顿上区的公寓,月租是589美元。这个钱数在曼哈顿只能租到极简陋的公寓,可见他们相当不富有,但中了彩,仍想到公益事业。

1998年8月10日《时代》周刊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在被问道中了「六和彩」怎样花这笔钱时,92%的人回答,将与亲属和朋友分享(而不是独用),有33%的人回答,要把大部份金额捐给慈善事业。

●打破国界的捐赠

但绝大多数的美国捐款,既不是来自大富翁,也不是来自六和彩中奖者,而是来自千千万万的普通人的每月几元、几十元的固定小额捐款。

柏瑞德默小姐(Pridmore)每个月给一个环保组织捐五美元,她25年前去Galapagos岛旅游过,从那时起就一直定期捐款给「生态平衡基金」。她说「捐献是我和世界的联络渠道。」

碰上灾难性事件,美国人捐款更是踊跃。像几年前的俄克拉荷马州联邦大楼被炸事件发生时,加州矽谷的一位26岁的金融分析师葛洛斯捐出了他一年的薪水53,874元零8分,他所在的公司老板也捐出相同数额。全公司几乎人人捐款,金额达到100多万。全国各地捐款、物品和要求献血电话之多,使当地赈济机构无法承受。「美国红十字会」收到的捐款太多,以至游说捐款者把钱捐到其他项目上。

像特纳捐给联合国10亿美元一样,美国人并不是都把钱捐给自己国家,而是捐给了世界各地需要的人。海地的饥民,索马里的灾民,波士尼亚和科索沃的难民,还有台湾的地震,中国的洪水┅┅都是美国人捐赠的对象。去年春天,在我住的公寓大院里,就有为科索沃难民捐献物品的标牌,旁边堆著大小箱子的衣物、用品等。

以1996年为例,那一年平均每户美国人捐出了1017美元,等於平均每户把一年全部收入的2.1%捐了出来。

●遗产不给子女,捐社会

纽约一位研究捐献的心理分析学家说,事实上,是否捐献,和人的经济条件没有必然关系,有的人富得流油,但就是一毛不拔。很多美国人捐献,因为他们有一种回馈社会的意识,并认为很多事不应该由政府管,而是应该交给社会,实现大社会,小政府。

例如,美式教育就是一例。美国的主要名牌大学都是私营的,靠捐款运转。像哈佛、哥伦比亚、普林斯顿等长春藤名校,每年的预算都达几千万美元,绝大部份来自各界捐款,其中很大部份来自该校毕业的学生。这些私营大学的校长,一半以上的时间用於募捐,由於预算额度大,捐款额超过一百万的人,校长才能亲自接见。

中国人的观念是,人死了,财富要留给儿女、亲属,但美国人则有不同。1986年,居住波士顿的81岁的史坦利.纽伯格去世时,立下遗嘱,把全部560万美元的财产捐给美国政府。这位犹太老人当年为逃避纳粹来到美国。他的妻子已去世,有三名成年子女,但没有获得任何遗产。虽然对於年度预算高达一兆五千亿元的美国政府来说,500万美元只够政府维持运作两分钟,但纽伯格在遗嘱中说,「我感激能够生活在这个伟大的国家。」

1994年,89岁的著名出版家唐纳.米勒死後留下高达9000万美元的财产。在他的遗嘱中,除了留给妻子100万之外,全部捐给了慈善基金会。而对三名成年子女,则未留分文。他说,「我已栽培他们,他们目前的境遇都不错。」

正是这种无私的捐献精神,不仅使小政府、大社会的美国模式成为可能,而且支撑起让世人羡慕的精神文明。

●联合国靠美国养活

中共政府的宣传上,总是谴责美国在世界各地推行霸权,但事实上美国每年向全球各地捐助大量金钱。仅从1992年到1998年,就捐助了巴尔干国家17亿美元,还有卢旺达、索马里、北伊拉克地区、海地等,捐助额高达31亿美元。

联合国仅1999年资助的国家就有13个,包括巴尔干国家、苏丹、索马里、安哥拉、阿富汗、刚果、乌干达、坦桑尼亚等,年度援助金达15亿美元,被援助人口达四千万。而联合国运作经费的三分之一来自美国。

中共的报纸总是指责美国拖欠应交联合国的分摊经费,但却从不报导为什麽美国拒绝交付。真实情况是,从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美国一直在担负联合国所有花销的33%。而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就有五个。

美国国会提出把美国分摊的费用减到25%,并要求联合国改革庞大的官僚机构,但没有得到积极回响,这才导致美国国会拒绝批准柯林顿政府向联合国交费。即使减到四分之一,也是相当大的比重,因为毕竟联合国有187个成员国。凭什麽美国要担负三分之一的费用呢?当美国管事的时候,那些像中国一样不交钱的第三世界国家们就大喊大叫「美国霸权」,而故意遗忘美国向联合国交了多少钱,向全世界捐了多少钱。而实际上美国又占领了哪个国家呢?在世界任何地方需要援助的时候,北京从来都是鸦雀无声。当流氓国家做恶的时候,总是有中共的影子在後面。最近北京给臭名昭著的南斯拉夫种族清洗政权提供了一亿美元援助。

●贡献时间:另一种捐献

美国人不仅捐献金钱,更捐献时间。义工,即提供义务服务,早已是美国一个普遍现象。例如,在1993年的「国际海岸清洁日」,全美有22万义工,在几千里海岸线和河边,清扫掉2400吨垃圾。1996年纽约「清洁日」,有7000名「义工」,在全市300个公园和公共设施清理垃圾。

1993年冬天,旧金山北部小镇帕塔鲁马(Petaluma)12岁的女孩克拉斯(Polly Klass)失踪,成为全美大新闻。那个小镇民众自发地成立了「寻找中心」,义务人员上千人。我看到报上的消息时,脑子里闪过的念头是,这都是些家庭主妇等闲散人员,才有时间做「雷锋」。

很巧,正好那年的「感恩节」,我去那个小镇参加一个会议,在那里得知,这个小镇全部居民才4600人,而参加寻找小女孩的义工有1500多人,其中绝大部份不是家庭主妇,而有的是餐馆老板,把餐馆暂时停业;有的是公司职员,提前休了积攒的假期,还有工人,请了事假。他们印制了300万份「寻人启事」分发到全美各地的图书馆、加油站、旅馆,教会等公共场所;还建立电脑网站,通过全国联网查询;并几百人一组,在附近山里过筛式寻找。

1995年7月初,来美国康州麦迪逊镇参加「残障人运动会」的尼泊尔运动员马利(Mali)溺水失踪。当地有上千名居民,手拉手组成人墙,在海岸边水里进行过滤式筛找。

我不知道有多少美国人知道尼泊尔这个喜马拉雅山下的小国,但美国人看重的是这个失踪者属於整体的「人类」。强烈的人类「同类意识」和「生命意识」,促使他们自发地去救人。

●物质丰富,才能有精神文明

几年前「金色冒险号」运载的近300名中国人偷渡进美被捕获,大部份关押在宾州约克镇的监狱。当地的美国人社区,马上成立了营救这些偷渡者的组织,为他们募款请律师,捐赠衣物和中国食品(他们吃不惯监狱的美国饭),还定期到监狱里教他们学英文。我曾去监狱采访那些偷渡者,发现这些来自福建乡下的农民连中国话都表达不清,真得佩服那些美国人的耐心。

那些营救者还每周在监狱对面的马路边举办一次烛光祈祷会。我去采访的时候,正碰上他们在祈祷,当时气温起码有摄氏零下20多度,我这个黑龙江出生的东北人都很难坚持住,而祈祷者中还有70多岁的老夫妇。这个祈祷活动共坚持了182次,整整3年半,直到那些难民获释为至。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能够这样虔诚、持久地做一件无私利人的事。

中国人向来强调,中国物质贫乏,但精神富有。西方人物质丰富,但精神空虚。但事实证明,真正的精神文明一定建立在高度的物质文明基础上。今天,美国人向全世界的捐献更证明了这一点。

(注:文中事例和数字取自《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载香港《开放》月刊2000年2月号)

2000-01-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