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革命和改良的「陷阱」

曹长青

当中国人迈进21世纪的时刻,带著希望,更带著惆怅,因为从辛亥革命至今,无数仁人志士探索、追求了一百年,最後中国仍是专制社会,而且在思想控制上比百年前的清王朝更严酷。

如此现状,是任何知识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却恰恰又是知识人错误导向的结果。这一点从中国近代出色的知识份子中很有代表性的梁启超和孙中山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出。

●改良和革命都剥夺人的政治权利

梁启超在清朝晚期那样封闭腐败的统治下,能有智慧看到中国的问题,有勇气向皇帝「上书」陈词,力促中国维新变法,可谓近代中国知识人中的先知之一。後来他还曾在日本住了14年,三次到过美国,并游历过欧洲,对西方民主制度有过近距离的观察,一直疾呼中国走西方富国强民之路。

然而,梁启超认为以中国的国情,只能「渐进改良」,实行「君主立宪」,而不能通过革命改朝换代。梁启超看到的「国情」是:中国文盲多,民智未开。因此他提出,只能先实行君主立宪,提高教育,等塑造了「新民」後,再实行民主。

近百年後的今天,梁启超的「新民说」仍主导著相当数量的中国知识人对中国政治前途对看法:中国人素质差,实行民主就会天下大乱。

在「革命」带来剧烈的社会动荡和流血,并导致共产党残酷独裁的现状後,更促使知识人深思,也许中国走梁启超的「渐进改革」而不是走革命之路,对中国更有好处。

但实际上,在中国近代历史中,「改良」和「革命」之争,都没有争到根本问题上。因为无论改良派还是革命派,都没有把自由的价值明确地提出来,并作为改良或革命的目标。

孙中山主张以革命结束帝制,建立共和,但提出中国民主要经过三阶段,即首先是「军政」、「训政」,然後才能实行「宪政」民主。理由和梁启超的「新民说」一样,认为中国人「一团散沙」,素质差,不能实行全民选举;只能由军事强人、再到政治强人的威权统治,等中国人成为「新民」後,再实行宪政,还政於民。

而梁启超的「新民说」,则是直截了当地认为中国人还不具有选举——行使政治权利的能力和资格。

●没有制度制约,权力者都会恋权专制


梁启超的「新民说」和孙中山的「三阶段论」都有根本性的错误:

第一,标准模糊。梁启超以善写政治抒情文著称,他在「新民说」和「少年之中国」两篇最著名的文章中,都是用文学的语言阐述「新民」,强调「民智未开」,但到底人发展到何种水平才能被称为「新民」,则没有具体、清晰的标准。孙中山的「军政」、「训政」和「宪政」也是概念模糊,阶段之间的界限根本不明确,到哪一步为止,中国人才配「宪政」,毫无标准。所以,梁、孙两者的主张都在事实上给了统治者拒绝还政於民的理论基础,以还没有「新民」,或「宪政」阶段还没到,而继续君主式统治。

第二,认定权在统治者手中。即使梁启超的「新民」和孙中山的「军政、训政」标准清晰,这两种理论也存在严重问题,那就是,人民是否已成为「新民」,社会是否已达到该进入「宪政」的阶段,这种认定权和最後决定权都在统治者手中。毫无疑问,所有统治者都是绝不情愿放弃权力的,只要没有制度的约束,他们都不会主动放权。自然不必提毛泽东和邓小平,仅从孙中山的继承者蒋介石的统治就可以看出,蒋到死,都没有实行「宪政」,最後还像皇帝一样把权力传给儿子。

第三,「新民说」和「阶段论」都是剥夺人的「天赋人权」。西方思想家著眼的不是「新民」「旧民」,而是只要是人,就应享有政治权利,这种权利之所以被视为是「天赋」的、上帝给的、与生俱来的,就是强调它的绝对性,任何借口都不可以剥夺。无论博士还是文盲,在「天赋人权」的理论下都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根本不存在等成了「新民」後才可投票选举的逻辑。

正是在这种天赋人权的理论下,不要说西方国家,即使在有十亿人口、文盲占百分之四十七的印度、美洲最穷的海地、犯罪率是美国五十倍的南非、结束波尔布特统治後的柬埔寨都已经成功地进行了民主选举。

这些世界上既贫穷,文盲率又高的国家的成功选举证明,没有「新民」,民主是可以操作的;不经过「军政、训政」,宪政是可以实行的。

●人的政治权利不可剥夺

今天,当中国知识人重新探讨「改良」和「革命」之争,想重新确定两者的价值时,应该看到,梁启超们的「改良」和孙中山们的「革命」,都只是手段和形式的不同,而在价值取向上没有本质性的区别。两者的根本错误都是把社会稳定、国家强大作为优先选择,而忽视和牺牲了人的自由和人的政治权利这种更根本性的价值。

在这种价值取向下,无论是孙中山的革命,还是毛泽东的革命,都比梁启超的「改良」更可怕,因为「革命」成功了,但自由的价值并没有胜利。革命的结果,只不过是用一个新的「革命皇帝」取代了旧的「君主」,人的权利不仅仍被剥夺,而且整个社会还经过了大流血和大动荡。

因此,百年过去了,当中国今天再次面临「改良」或「革命」的选择时,首先应该清晰的是,「改良」和「革命」这两种手段的区别不是非常重要,重要的是,以什麽样的价值为变革的根基。如果不以人的自由、人的天赋政治权利为根本出发点和目标,无论怎样的改良,怎样的革命,最後自由的价值都不会胜利。换言之,只要能尽快地使人民获得自由和政治权利,无论采取哪种手段都是可取的。

(载香港《开放》月刊2000年1月号)

1999-12-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