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再次出丑

曹长青

台湾总统大选在即,虽有人担心解放军采取威胁行动,但美国的很多「中国问题专家」都倾向於认为,中共可能会从四年前在台海举行飞弹演习的负面效果中吸取教训;而且解放军真的在台海盲动,美国方面仍会像上次一样,援引「台湾关系法」进行军事遏制。

1979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台湾关系法」是对美国行政部门与中共建立外交关系的一个平衡,意在协防台湾,阻止中共武力犯台。二十多年来,它成为台海局势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解放军所以不敢武力攻台,就是恐惧美军根据「台湾关系法」进行干预,而中共军力远无法和美军对抗。

自「两国论」公布後,中共对台文攻武吓,美国国会一些议员则提出「台湾安全加强法案」(简称「台安法」),该法案意在强化原有的「台湾关系法」,加强美军和台湾军队的联结,增大协防台湾的力度。虽然「台安法」受到克林顿的反对,认为会损害美国和北京的关系,但该法案二月初在美国众议院却以341票对70票的压倒性多数通过。

虽然该法案还需要经过参议院表决,而且克林顿总统明确表示他会动用总统否决权,但众议院以如此多数票通过这个议案,显示出美国最高立法机构对保护民主台湾的决心,对穷兵黩武的中共的厌恶。

●中共大使谩骂美议员导致外交风波

对「台安法」的票决结果,北京的气恼可想而知。但北京驻美外交官的反应则过了格,他们对美国议员进行人身攻击,震惊国会,在华盛顿外交界造成一场风波。

最早发难的是中共驻美大使馆公使刘晓明,他在使馆内召开记者会批评说,多数美国众议员对中国的了解只达到「小学程度」,即使是投票反对「台安法」的众议员,也只达「高中程度」。

刘晓明同时警告美国国会,如果这项法案获得通过,其後果将比1995年李登辉访问康奈尔大学那次更为严重。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杰西.赫姆斯(Jesse Helms)是「台安法」的提案人,针对刘晓明这番话,他致函中共驻美大使李肇星,指称刘晓明的话是「侮辱及威胁美国国会」,并要求李肇星澄清:李登辉访问母校康奈尔大学後,中共在台海飞弹演习威胁台湾,这次刘晓明的谈话是否意味一旦美国会通过「台安法」,中共就要「对台动武」。赫姆斯强调说,这项法案所以在国会获得普遍支持,正是因为中共加重对台军事威胁。

对於赫姆斯来函,李肇星回函挖苦说,「连小学生都知道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但很多从政者似乎不知道这个事实」,暗指赫姆斯连小学生都不如。最令人吃惊的是,李肇星竟直接贬损赫姆斯:「称台湾为『中华民国』,称台湾的领导人为『总统』,说你『无知』或『欠缺知识』,是给你面子了」。

而李肇星竟然有胆量把这样粗野、荒唐的回函以及赫姆斯来信一并交给了《华盛顿时报》公开发表,一下子在华盛顿外交界引起议论纷纷。

因为即使在冷战时期,原苏联等共产国家及美国的宿敌国家的外交官,也没有谁这样不顾外交礼节,直接攻击谩骂美国国会议员的,而且赫姆斯是重量级的议员,他一直担任权力很大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对美国对外政策的制定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李肇星竟要求美国政治家像共产中国一样称台湾为中共统辖下的一个省。居然连外交的ABC都无视。不称李登辉为「总统」,难道要称呼李登辉为「台湾省长」?除了中共之外,全世界的政治家都称呼李登辉为「总统」,即使对根本不是民选出来的江泽民,都称为「总统」(President)。这是基本的政治常识。

●李大使水平相当「生产队长」

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就是不管双方怎样交恶,总要有基本的外交礼节与底线,这是人类自古的规矩。即使在中共最敌视美国、意识形态最严重的时候,主管外交的周恩来虽然完全是毛泽东专制的执行者,但仍保持「君子风度」,在亚非会议上遇到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时,曾主动和对方握手,虽遭杜勒斯拒绝,但周的外交风度受到外交界和西方媒体的肯定。中共後来派驻联合国的大使、曾出任外交部长的乔冠华,虽然始终是共产政府的代言人,但在外交场合也没忘记礼节和风度。在那个时代,中共的外交官都没有过像李肇星这样毫无外交水准的撒野行为。包括後来中共驻美大使韩叙,也在美国国会交结了很多朋友,被美国人称为「微笑韩」,绝无李肇星这样像红卫兵大使一样横冲直撞的农民举动。

且不论两国意识形态怎麽对抗,乔冠华、韩叙等中共外交官所以保持了外交礼节,不仅是由於个人修养和外交官的基本职业要求,还因为他们清楚,作为派驻美国的外交官,不是来和美国战斗,而是来进行沟通,缓和或加强两国的关系。而李肇星的行为,恰恰和这个目标背道而驰,给赫姆斯这样重要的国会领袖写那样没有外交礼节的公开信,只能更加降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美国国会议员以及民众中的形象。李肇星的行为,很像文革影片中的乡下「生产队长」,而完全不像一个职业外交官。

而美国驻北京大使普鲁赫,则和李肇星的做法完全不同。当美国众议院高票通过「台安法」之後,中共外交部曾把他叫去「训话」,表达中国政府的强烈不满。但整个「训话」期间,美国大使只是静听,表示把中方意见转达给美国政府。设想如果普鲁赫是李肇星的水平,他也会指责中共外交部官员对美国的知识只是小学生,因为美国的制度是三权分立,政府不能决定国会投票做出怎样的表决。但普鲁赫所以一声不吭,就因为他作为外交官知道基本常识,他不是来北京和中国政府「战斗」「论理」,而是作为美国的代表,应遵照外交礼节倾听中方意见。

●贬损女性国务卿遭耻笑

这次外交失礼事件并非李肇星第一次「肇事」,他到美国上任以来,不断出丑闻。例如他和美国国务卿奥布莱特一次同台演讲时,李肇星竟直接指责奥布莱特。奥布莱特不仅是美国国务卿,还是位女性,在美国特别强调尊敬女性,因此「李大使」的粗野行为受到听众蔑视。

李肇星到美国赴任时,奥布莱特曾亲自到机场接他,而「李大使」如此没有人情味,连一些中国留学生都看不下去,在网络上嘲骂李肇星是「肇事」的「克星」,「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在北约误炸中共驻南斯拉夫使馆事件时,美国公共电视台(PBS)曾播出对李肇星的采访。这场采访显示了中美新闻的不同,美国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中共驻美大使访谈,给李肇星一个机会向美国人民表达中古的观点,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被民众蓄意围砸,中国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给予美国大使任何说话的机会。

但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中共的中国人,在电视上看到这场访谈,都无法不产生一种丢脸的感觉,因为李肇星在电视上根本不像个外交官,简直像个乡下恶霸,不仅强词夺理,而且表情气急败坏,不断用手指头指著美国电视主播嘶喊:你们美国要负责,你们要彻底调查┅┅。完全把美国的电视台视为美国政府。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美国的媒体完全不属於政府,更不是政府的喉舌。而李肇星手指著电视主播,用生硬的英文一口一个「你们美国」地指责,只能强化美国观众对中国人的负面印象,尤其是那种在电视上用手指头指著人家鼻子说话的凶相,在美国这种文明世界实在罕见。

李肇星作为驻美外交官应该懂得,有机会在电视上直接对美国民众说话,他要做的不是表现怎样富於红卫兵式的革命战斗性,做给北京领导人看;而是在表达北京政府观点的同时,表现得有外交官的修养和礼貌,以赢得美国民心,这才对中国政府有益。

●北京大使素质不如伊拉克外交官

几年前海湾战争时,美国电视上曾多次播出对伊拉克驻联合国大使的采访,即使当时美国正在轰炸伊拉克,伊拉克的大使也完全没有像李肇星这样指著美国电视主播的鼻子大喊大骂,而是彬彬有礼地陈述伊拉克政府的观点,批评美国的海湾政策。因为作为外交官,伊拉克大使有基本常识,他在美国电视上不是要做给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看,而是要做给美国观众看,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机会争取美国民众。

同样是在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时,美国公共电视台采访了南斯拉夫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南国外长。两位南国外交官虽然一直为南斯拉夫的种族清洗政策强词夺理地辩解,但从始至终都面带微笑,且语气平和,虽然电视主播的提问都非常尖刻,但他们都从没有中国「李大使」那种满脸阶级斗争。

●李鸿章式外交官是新闻垄断的产物

清朝末年,李鸿章出洋考察,这位闭塞於文明世界之外的「李大人」竟然把他国外交官送的洋狗给煮食了,并告诉那位外交官说「味道不错」。时隔一个多世纪,从那片土地又出来一个「李大使」,其粗俗愚蛮,真成了「李大人」的隔世兄弟。

为什麽李肇星这种水准的人能够保持住外交官的位置?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如果他是西方民主国家的外交官,出这样的丑事,早被媒体广为报导和批评,在舆论压力下,不是自己主动请辞,也会被撤职。

例如,几年前欧洲一个国家的教育部长,仅仅在公开讲演中说错了一个词,就被媒体广泛报导,并批评他没有主管教育的资格,最後这位教育部长只得辞职。

美国前副总统丹.奎尔(布什任内)曾把「土豆」这个词拼写错了,结果成了媒体笑料,被提了不知有多少次。虽然奎尔也很有能力,但这个小事相当损害他的形象,以至这次他出来参选总统,很快就以退出告终。

无所不在的自由媒体的存在,导致西方国家不会有像李鸿章和李肇星这样粗俗的人来当外交官。而在没有新闻自由的中国大陆,像李肇星这样的「丑闻」不仅得不到公开报导和批评,更无法形成「公共舆论」压力。因此,「李大人」、「李大使」之类就可以一直理直气壮地、像涨红了脖子的公鸡一样到处「战斗」,丢人现眼。

据说中国外交部也在进行改革,把传统的意识形态外交改为「务实外交」。但不管怎样改革,应该首先「革」掉像李肇星这样丢中国人脸的「红卫兵」们,毕竟今天已是二十一世纪,「李鸿章式的外交」应该结束了。

(载香港《开放》月刊2000年2月号)

1999-12-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