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蔑视生命的共产软件

曹长青

8月12日,俄国北方舰队的核潜艇「库尔斯克号」在北欧巴伦支海演习时发生爆炸事故,沉入海底,艇上118名官兵全部遇难。

这一事件暴露出,俄国由於经济拮据,没有足够军费,军事能力正在急剧下降。俄国去年军费是50亿美元,却要维持120万军队和有3,500枚核武导弹的军事基地。而美国去年军费近3,000亿美元,是俄国军费的60倍,军队却比俄国仅多20万。

俄国和西方很多军事专家就这一事件指出,俄国海军以及整个军队素质底下,装备落後,作战能力相当有限。

英国国防部「冲突研究中心」研究员迪克(Charles Dick)指出,俄国军舰三分之二需要维修,大多停泊在港口,无法出海及演习。战机飞行员全年空训飞行时间仅20小时,而北约是200小时。由於政府拖欠薪水,近年官兵偷盗设备事件不断发生。「库尔斯克号」所属北方舰队的一些军官,三年前就曾因拆卸潜艇贵重装置卖到黑市而遭军法审判。而那些设备是潜艇安全操作的保障。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研究员罗曼诺夫(A. Luomanov)指出,俄国的太平洋舰队「半年没有薪水,不能进行演习,最近十年几乎没增加一艘新军舰。仅今年上半年,就有八人因悲观绝望而自杀。」

俄国总统普京7月中旬访问北京时,和江泽民签署公报,要中俄联手,抗衡美国。但「库尔斯克号」核潜艇沉海事件暴露出的俄军困窘之状,证明俄国实在没有对抗美国的实力。

●克里姆林宫里仍是「共产软件」

这次核潜艇事故也展示出,俄国虽然结束了共产专制,有了民主制度的「硬件」,但其领导人的思维状态和价值观念,仍停留在共产时代的「软件」状态。

事件发生时,俄国总统普京正在黑海别墅度假,面对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普京却仍有心境继续度假。直到事件发生第七天,在国际媒体纷纷批评普京冷血和官僚气的舆论压力下,他才返回莫斯科处理此事。

事发後,俄国官方一直没有公布艇上官兵名字,海军官兵家属们不知道是否有自己的亲人在艇上,被惊恐、焦急和忧虑折磨了好几天,直到事发第六天,莫斯科一家报纸买通海军,才获得并发表了官兵名单。

那些遇难者家属,被政府集中到一起,送上最便宜的硬座火车,颠簸了两天,才赶到出事地点附近的城市,普京政府从没有想到要用飞机运送这些可怜的家属。

最受西方媒体批评的是,俄国竟拒绝西方国家提出的营救,并隐瞒实情,阻止媒体报导。美国在出事後第三天要求救援,被拒绝。俄国海军自己进行了长达七天的营救,竟连潜艇的盖子都打不开。最後接受英国和挪威的救援时,为了保守军事秘密,又让抵达出事地点的营救船苹推迟6小时救援。挪威仅用36小时就完成了俄国海军七天都没能做成的事。

没人知道,艇上到底有多少人是由於营救太晚而最後遇难。普京以及俄国政府这种做法,再次凸显了共产苏联时代那种视意识形态和「国家荣誉」高於个体生命的价值观。它说明,俄国有了选举制度的「硬件」,但克里姆林宫里的「软件」仍是旧时代的。

●历史上最伟大的营救潜艇行动

像「库尔斯克号」这样的恶性潜艇事故,本世纪仅发生两次。1939年5月23日美国潜艇「斯克拉思号」也曾发生同样的爆炸事故,沉落到新英格兰附近的北大西洋海底。59名艇上官兵,在爆炸时26人当场死亡,余下的33人被困在沉入250英尺海底的潜艇中。

美国政府的做法和今天的俄国政府完全不同。总统马上亲自指挥营救。61年前的科技和营救设备还相当有限,但美国几乎是全民全军献计献策,临时发明设计各种设备,一次次尝试进入海底和潜艇。

100多名美国记者每天报导营救进展情况,33条生命,牵动了整个美国。最後33名官兵全部被营救出来。美国作家马斯(Peter Maas)就此写了一本书《恐惧的时刻:历史上最伟大的潜艇营救行动》(目前在《纽约时报》畅销榜上),详细记述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海底救援。在俄国潜艇「库尔斯克号」事件发生後,马斯曾在《纽约时报》撰写文章说,他的书名恐怕要改为「历史上伟大的潜艇营救行动之一」,不能称为「最伟大」,因为俄国的营救行动可能会「更伟大」。但最後看到俄国是这样的「营救」,他的书名不改了。

●戈尔巴乔夫批评俄国「没有人道」

「库尔斯克号」潜艇是俄国最新式、最先进的核子动力潜艇。万幸的是,这次它没有携带核导弹,艇上的核子反应器也及时关闭了,否则北欧海域的核污染将贻害无穷。

1986年4月底,俄国切诺利尔地区曾发生一起严重的核电站爆炸燃烧事故,当时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不仅不通知邻国,也不让俄国民众知道,後来还坚决拒绝西方国家提出的援救。由於俄国没有技术能力熄灭核燃烧,竟任其燃烧几天後直至熄灭。该次核事故对附近居民的健康,造成严重损害,核污染还扩散到邻国。

後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戈尔巴乔夫,最近公开批评普京在「库尔斯克号」遇难初期拒绝西方国家援救是不顾士兵死活,「没有人道」,似乎完全忘记了当年他自己是怎麽做的。

●用活人做原子弹爆炸试验

戈尔巴乔夫所批评的俄国「没有人道」,其实正是苏联共产制度的本质特徵。几年前芬兰一家电影公司从苏联解体後的军事博物馆获得一部五十年代苏军用活人做原子弹爆炸试验的记录片,该片拍摄了1954年9月14日45,000名士兵在原子弹爆炸後马上冲进蘑菇红云中进行实战的景象。该演习是为了训练苏军在核爆後立即进入该区作战的能力。到底有多少士兵因此死亡,至今仍是谜,当地居民发现,原子弹演习後,火车运去了很多棺材。据知情者说,参加演习至今仍活著的人,至少有1,000人患有肺癌、骨癌、心脏病、皮肤病及失明等。

该记录片展示,这次核爆能量相当於二万吨TNT,规模接近美国当年扔到广岛的原子弹。在核爆附近200英里方圆,有106万居民,有的村庄距核爆中心仅20英里。而且参加演习的几万士兵,没有穿保护服,也没有戴防毒面具,直接冲进了华氏零上115度的核爆高温中。

一些当年参加演习的士兵,在苏联解体後,开始起诉俄国防部,要求医治他们因核辐射导致的疾病,并要求补偿。但这种案子至今还无一例胜诉。

●共产制度喂大的高级官僚

「库尔斯克号」潜艇事故发生後,虽然军方仍然想隐瞒消息,敷衍了事,但毕竟俄国有了新闻自由,俄国报纸上不仅有对该事件的追踪报导,而且还有对军方和普京总统的严厉批评以至谴责。俄国著名政治周刊《Itogi》资深记者葛森(Masha Gessen)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俄国人不能忍受苏联时代制造的所谓最好潜艇,更不能忍受苏联共产时代喂养大的『高级官僚』普京。」

「库尔斯克号」事件说明:俄国虽然有了民主制度的「硬件」,但其领导人仍缺乏把人的价值、人的生命放在国家利益之上的「软件」。但要获得这种软件,先决条件是结束用活人做核武试验的制度,「硬件」的替换是「软件」更新的前提,前者不易,後者更难。

(载香港《开放》月刊2000年9月号)

2000-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