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左派和乌托邦毒品

曹长青

在美国共产党总书记格斯.豪尔(Gus Hall)2000年去世时,《纽约时报》曾发表“美国的布尔什维克”的专题社论,给这个自由世界的“列宁”盖棺论定。

21岁那年就到莫斯科的“列宁学院”受训的豪尔,1959年成为美国共产党总书记,一直到他咽气(90岁),还在信仰共产主义。他在晚年谴责戈尔巴乔夫和叶尔钦是“把船毁沉的水手”,称赞北朝鲜是“抗衡西方的最新奇迹”。《纽约时报》的社论说,豪尔的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由于美国宪法保护结社和言论自由,共产党在美国一直合法存在,总部至今仍在纽约曼哈顿的一栋八层大楼里,仍出版自己的党报《世界人民周报》,并设有电脑网站(http://www.cpusa.org),不仅宣传共产主义,还列有各州分部的联络信息,呼吁人们加入共产党。在2015年4月19日的网页(首页)上,还在呼吁支持共产古巴,力挺反美的委内瑞拉,并呼吁选民支持总统奥巴马。可见奥巴马的左倾社会主义政策是多麽得到共产党的欢心。

豪尔担任美共总书记后,曾四次角逐美国总统,1976年得票最多的那次,才是五万九千张。成员越来越少的美共,曾多年靠苏联提供经费存活。美国作家葛若(D. Grarow)在专著中披露,“从五十年代中期开始,苏联每年向美共提供一百万美元。”英国BBC网站曾报道说,“仅九十年代头七年,苏联就给了美共四千万美元。”

豪尔的去世,虽然标志美共走近末路,但它并不意味著共产主义理念在西方死亡,因为支撑它的根基之一的“乌托邦”仍是相当多知识份子的理想。

“乌托邦”(Utopia)这个词有两层意思:完美之地;但不存在。从十六世纪莫尔(Thomas More)写的《乌托邦》一书,到近代数不清的这类作品,显示人类,尤其是知识人对完美主义的幻想。更糟的是,乌托邦不仅作为“完美”被追求,而且被作为治疗“不完美”的药方,于是人类出现了共产主义大灾难。

●追求完美,制造灾难

苏联解体后,美籍日裔学者福山(F. Fukuyama)发表了“历史的终结”一文,曾引起很大反响。他指出共产主义在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崩溃,证明自由主义打败天下无敌手,“历史已终结”。但实际上福山的结论过于乐观,他忽视了共产主义根基之一的“乌托邦”理念,在西方知识界仍有巨大的市场。

西方的左翼政党,都有人数众多的左翼知识份子支持。他们的基本理念仍在“乌托邦”的框架内,都是追求完美主义,想建立理想社会,强调平等,均贫富,实行高福利(不得不高税收),排斥市场经济,扩大国家职能,由政府统筹社会。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政见,相当反映这种左派的乌托邦理念——实行全民医疗保险,政府包办学校,减免穷人税收,提高福利,由政府决定最低工资(而不是市场和企业),增税等等。这种理念和共产主义有相通之处,美国共产党的网站就呼吁共产党员支持社会主义理念的民主党候选人,甚至公开点名力挺奥巴马。他们主张政府包办学校,一律免费;国家提供全民医疗保险,向富人和企业征高税,反对市场经济,要均贫富等;并强调说,人比“利润”来到世上更早,所以他们主张社会主义,他们叫“共产党”。美共的这些主张,跟奥巴马的左翼民主党同出一辙,简直像是一个模子制出来的。

但是,这些口号和诉求听起来“动听”,看上去“悦目”,实行起来,结果往往是灾难。

中国早就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古训,说明中国人很早就明白了,人的本性是为自己。为自己,是正常的,也是自然的,更是应该的。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或者说市场经济体系,就是为这种“为自己”的利己主义(人的本性)提供了自由竞争的机会,提供了制度性的保障。你为了“利己”,就不得不“利他”,也就是说,为了自己得到利润,得到更好的收入,就要向他人(社会)提供服务,而且是更好的服务,才能在各种人提供的服务中“优胜劣败”,你的服务(产品)才能被消费者选择(购买)。中国八十年代就有“潘晓”等人把它简洁地总结为“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其实是满准确的。今天无论是西方的资本主义,还是中国正走向的市场经济,其实都是在这个哲学理念(逻辑)下运转的。

西方左派的的反对利润,实质上是反对了市场,反对了资本主义制度。在最根本点上,是反对了人的本性!因为人的本性是利己(首先利己,然后利他),你取消了利润,取消了多劳多得的常理,那就等於取消了“积极的劳动”,最后是取消了效率和热情,因为在大锅饭之下(没有多劳多得,没有按劳分配),谁还愿意发自内心地积极工作呢?共产主义就是这种灾难性的试验结果。

所以,均贫富的平等,就是中国人熟悉的“打土豪分田地”。劫富济贫、大锅饭的结果,就是最后大家一起受穷。如同法国一句著名幽默所言,“左派喜欢穷人,结果制造出更多穷人。”

扩大政府职能和公有成份,不仅造成更严重的官僚主义,而且由政府包揽、设计社会,本身就带有极权主义色彩。当“均贫富”与“平等”成为一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时,人的财富不仅受到威胁,最后自由也会被剥夺。

当然,一个社会不能对穷人根本不管,人类应该有同情心。但这种“管”必须在相当的限制之内。因为“人之初”不是“性本善或恶”,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性本懒”,如果一味给穷人福利,等于仅给他鱼吃,而不迫使他去钓鱼,只能助长人的懒惰,结果这种“同情”,会导致他一直贫穷,也等于是剥夺了他的尊严,让他永远躺在别人的税款上屈辱地活着,赖活着,没有自尊可言。同时,政府强行对那些勤劳致富者的高税收,然后将高福利分配给不劳而获者,这样不仅对那些应该享受“多劳多得”的勤奋者的不公平,更会造成经济发展滞缓——钱都被政府强行收去了,企业还怎麽投资、扩大再生产?大众还怎麽敢花钱、增加消费?而大众消费在美国占整个国民生产总值(GDP)的70%!

●乌托邦理念,媒体的主旋律

美国经济所以一直是世界的火车头或者说发动机,很重要的因素是保守派共和党和右翼知识份子多年宣扬“反乌托邦”,强调市场经济,推行资本主义理念。当然这也跟美国《独立宣言》确立的要保护人的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有直接的关系。“追求幸福的权利”在美国宪法中又被重新写回原来英国思想家洛克(他最早提出“人的三大权利”)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权利”。其实就是确立资本主义,保护市场经济,捍卫个人发财致富的权利。其根本点,是保护个人私有财产不可被政府以任何理由剥夺/侵犯。

在美国近代的总统中,共和党籍的里根总统在保护个人私有财产、捍卫资本主义制度上,贡献最显著。他在执政八年期间(八十年代),致力大幅减税(把美国最高个人所得税从70%削减到28%,一下子砍掉42个百分点,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减税),结果美国随后出现长达110个月的经济扩张期。

里根总统的三大理念,相当体现共和党保守派的核心价值∶反对共产主义;反对大政府;充分市场经济。其根本取向是,强调保护个人权利(而不是左派注重的扩大政府职能),强调个人自由(而不是民主党热衷的平等和群体主义)。

但左派至今仍在美国有很大的势力。大学、好莱坞、主流媒体,是左派知识份子的三个大本营。每到选举时,就更可看出左派意识形态的狂热。像美国三大无线电视台(CBS、ABC、NBC)及有线电视CNN、MSNBS,还有四家大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今日美国报),以及两大新闻周刊(时代周刊、新闻周刊),主旋律都是左派理念,支持民主党候选人。那种反对资本主义、要均贫富的乌托邦理想,那种诱惑人的政治正确的高调(和道德高地),仍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知识份子。

纽约公共图书馆曾展出一个名为“乌托邦∶西方对理想社会的追求”的展览,展出了约四百件关于乌托邦的书籍、电影、绘画等,其中有纳粹和苏共的乌托邦宣传。当时媒体对此报导说,“乌托邦承诺给人们更完美的世界,结果是不可忍受的灾难┅┅就像《1984》和《勇敢的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所描述的那样。”

虽然共产主义今天在全球已走到尾声,那种均贫富的共产试验的灾难性更是世人知晓,但对左派们来说,这些好像都不曾发生一样。那种乌托邦的幻想,仍像毒品一样吸引着无数知识份子,所以“历史”远没有“终结”,人类绝不可乐观。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5-04-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