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媒体的左派倾向

曹长青

虽然我曾在多篇文章中谈到美国媒体在享有很高的新闻自由的同时又很注重专业化,但美国媒体也有其存在的问题,左倾倾向就是最典型的一个。最近两个曾相当引起媒体关注的事件就充分表现出这一点:一个是对古巴男孩埃利昂事件的争论,另一个是越战结束25周年回顾。

六岁的埃利昂随母亲从古巴逃来美国,他母亲等九人在大海上遇难,埃利昂获救。埃利昂的父亲在卡斯特罗的支持下从古巴来美国要孩子,而在迈阿密收留埃利昂的亲属认为,这个孩子留在美国才有自由。

在双方僵持下,美国司法部派出全副武装人员,强行把埃利昂从他的迈阿密亲属家抢走,送给了他的父亲,并将这父子俩保护在华盛顿,等待美国联邦法庭对此案的裁决。

这个孩子应留在美国,还是随父亲回到共产古巴,在美国成为争论焦点。美国最主要的四家大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和《今日美国报》的全部社论和绝大部份评论,以及美国两家主要政论杂《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的言论,都是以「家庭价值」为由,支持把孩子送给父亲,而刻意回避送回父亲,就是送回共产古巴这个事实。只有右翼报纸《华尔街日报》强调把孩子送回古巴,就是把孩子葬送给专制制度。

左派报纸基本上是体现美国两党中的民主党的理念,他们一向对共和党所主张的「家庭价值」持嘲讽态度,但这次却一反常态地强调起「家庭价值」,把「父子团聚」提到高於自由的地位。

●没有自由,亲情只是奢望

仅以《纽约时报》为例,该报三位曾获普利策奖的专栏作家路易士(Anthony Lewis)、佛瑞德门(Thomas L. Friedman)、铎德(Maureen Dowd)都以相当激昂的文字指责迈阿密流亡社区的古巴人过份渲染卡斯特罗的暴政,是反共偏执狂,说他们利用孩子事件掀起新一轮反共浪潮,并一致呼吁必须把孩子交还给在古巴的父亲。

其他左派报纸的社论和评论等,多是上述观点的一再重复。这些观点全部回避了这样几个要害问题:

第一,是自由更重要,还是回到父母身边更重要。对这个问题,任何在共产暴政下生活过的人,都有不言而喻的回答。这就是为什麽迈阿密流亡社区的上百万古巴人一面倒地要求把孩子留在美国。因为他们当中无数人是离开了父母兄弟姐妹,冒著生命危险越海逃离了古巴。连卡斯特罗的两个姐姐,和他的私生女都逃到了自由的美国。埃利昂的爷爷一共有兄妹八人,其中五人陆续逃到了迈阿密,而他们年迈的父母仍留在古巴。

是古巴人没有亲情吗?埃利昂的父母已离婚,他母亲的男友曾经逃到了迈阿密,在安排妥当之後,又潜逃回古巴接埃利昂母子,结果被当局抓获,坐了半年多牢。获释之後,他马上又带著埃利昂母子、自己的父母、兄弟全家一起逃往美国,结果全部遇难。古巴人的亲情是和自由连在一起的,而那些生来就拥有了自由的美国人自然可以奢谈亲情了。

第二,到底是古巴流亡者太反共,还是美国人不了解共产主义到底是怎麽回事?

左派媒体强调说,孩子的命运应该由父母决定。他们回避了埃利昂的母亲用生命为他的前途做了选择这个事实;更回避了孩子的父亲,像所有生活在共产古巴的人一样,连自己的命运都根本无法决定,必须由卡斯特罗主宰这个任人皆知的事实。

第三,为什麽有160万人的流亡美国的古巴人社区一面倒地要求孩子留在美国?

如果那些左派媒体真正看重亲情,有同情心,为什麽不真诚地听一听这些古巴流亡者的声音,而不是一味地嘲讽和指责他们的反共情绪?面对成百上千的倾向於送埃利昂回古巴的报导和评论,迈阿密的流亡古巴人愤怒地说,「他们根本不懂共产主义,他们根本不想懂什麽是共产专制。」

《纽约时报》等左派媒体的这种对共产主义的浪漫情怀有很长的历史。1959年卡斯特罗刚获得权力时,《纽约时报》记者马修斯(Herbert Matthews)就曾在报导中热烈地夸赞卡斯特罗是「自由民主战士」,是「古巴的杰佛逊」。而自1959年至今美国已经换了九个总统,卡斯特罗却仍然做著古巴的「永久杰佛逊」。

後来卡斯特罗的专制本相暴露无遗,《纽约时报》仍发表美国著名社会学家穆尔(C. Wright Mills)的文章,大赞卡斯特罗的革命。最近该报又发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卡斯特罗的好友、《百年孤独》作者马尔克斯的文章,讽刺美国,强调埃利昂回到古巴,会更幸福,更没有恐惧。

●是妖魔化还是浪漫化

有人把美国的右派和左派的分歧称为「反共」和「反—反共」之争。最近,美国媒体在回顾越战结束25周年时,这种争执再次浮现。

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媒体一面倒地认为,越战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进行的一场错误的战争。」「是美国人和越南人之间的一场误会」。

美国前海军部长韦伯(James Webb)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感叹地说,正是左派主宰美国的媒体,煽动青年学生反战,再加上好莱坞的推波助澜,才导致美国在越战失败。左派媒体大力渲染战争的恐怖以及南越政府的腐败,但却对共产北越的大规模屠杀刻意回避。例如,仅在西贡沦陷後,就有200万南越人民逃亡他国,50万人被送进劳改营,其中五万被迫害致死。

当时好莱坞著名女星简.芳达站在河内共军坦克上手持机枪向空中美国飞机模拟射击的照片,成为左派媒体的抢手货(近年她曾为此举道歉)。

几年前中共新华社几名记者曾写《妖魔化中国的背後》一书,指责美国媒体抹黑中国的共产主义制度。但其实美国主流媒体的真正问题,不仅不是妖魔化共产国家,而恰恰相反,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对共产主义有浪漫情怀,总是低估共产专制的邪恶本质,而一相情愿地期待和相信共产主义的美好一面。只有《华尔街日报》、《华盛顿时报》和《旗帜周刊》(Weekly Standard)少数几家报刊呼吁要认清共产主义的本质,坚持反共理念。但他们的声音在左派媒体的洪流面前实在显得太微弱。

如果说美国社会存在某种隐患的话,主流媒体的这种左倾倾向就是最令人担忧的一个。

(载香港《开放》月刊2000年6月号)

2000-05-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