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悼念黄昭堂主席

曹长青

听到黄昭堂先生在做鼻窦炎的小手术後却突然去世的消息,很是震惊。虽然人老了,总有一走,但他是个象徵性的人物,在台湾走向正常化独立国家的进程中,具有特殊的地位,而我因曾跟他有过多次聚会,所以特别地感到惋惜、悲伤。

黄先生早年留学日本,在东京大学获得国际政治硕士和社会学博士学位,因从事台湾独立运动,担任「台独联盟」主席,而被国民党列入黑名单,无法返回台湾,长达33年!

我有好几次在台湾的研讨会上跟黄主席同台,听到他的33年,非常感触,曾开玩笑地说,「我可不想跟黄主席比赛」。因反共、支持台独等,我已在中共黑名单22年了,也是有家回不得。一个人能有几个33年?最多也就三个吧,而黄昭堂的人生有三分之一是在流亡中度过的,那种长年累月在异乡他国、有家回不了的痛苦和煎熬,不是外人能体会的,真是「甘苦寸心知」。

黄昭堂先生令我最印象深刻的,还不是他的「台独」,而是他的幽默。由於东方人普遍缺乏幽默感,所以黄先生的幽默尤其令人耳目一新,跟他在一起聊天,从不感觉乏味,即使观点冲突时,也能哈哈大笑地收场。

例如我跟他同台时,他开口就一脸严肃地对听众说,「我最不愿意跟这个中国人曹长青同台」,下面的人都大眼瞪小眼,以为我们之间发生了什麽问题。可他话锋一转说,「因为跟曹长青同台,我就必须说那个北京话。」但他为了尊重我,更为了让我听懂,每次同台,他都很费力地说「北京话」。他说得真是很费劲,像说「外语」一样咬文嚼字,或者说是寻文找字,因为台湾话才是他的母语,还包括日语。说实话,听黄昭堂、李登辉、彭明敏、辜宽敏他们那一代台湾人讲北京话,就像听学中文的日本人说的华语差不多。

黄昭堂还很会用幽默的方式肯定别人。他说「最不愿意跟曹长青同台」的第二个理由是,「我要讲的都被他讲了」,接著再幽默一句∶「见识了这个曹长青,我才对中国人有了一点好感。」我被中国人最痛恨的理由,成了黄主席对中国人好感的原因,一个真正的黑色幽默!

有一次我去拜访他的台独联盟总部,看到他办公室有一副画,画面竟然是陈文茜。我很奇怪,怎麽一向严谨的黄主席要挂这个被人骂为「妖婆」的女人的画?仔细一看,画面是陈文茜举著大刀,地上躺著许信良、施明德这两位前民进党主席,前面是国民党主席连战在奔逃。我问黄主席这是什麽意思?他说,我也是「主席」,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这种女人「干掉」。黄主席的幽默实在到位。

我接过来说,我们可是欢迎陈文茜到中国去,如果她能做掉了「胡主席」,我马上就给这个女妖写一篇赞美词。

黄昭堂不仅讲话幽默,而且能写。就台湾独立问题,写过好几本专著,比较知名的有《台湾民主国的研究∶台湾独立运动史》、《台湾在国际法上的地位》(与彭明敏合著)等。所以他被视为台湾独立运动的理论家。同时他更是充满激情的活动家。1970年由世界几个国家的台独组织合并而成的「台湾独立联盟」,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台独组织,致力於推动台湾独立建国,黄昭堂多年担任主席,直到过世,可谓终身献给了台湾独立事业。他生前就说过,「台湾独立运动是我的专业」。

2004年总统大选前夕,绿营的「二二八手牵手护台湾」运动,横贯全岛,气势恢宏,对陈水扁总统的连任具有决定性的作用,黄昭堂是这个「手牵手护台湾运动」的总指挥。李登辉担任总召集人。那是一次最体现绿营团结(包括扁、李联手)的活动。因为有了那种建立在理念共识基础上的团结,所以才有了後来选举的胜利。

在流亡日本期间,黄昭堂在昭和大学担任教授。直到李登辉出任总统取消黑名单後,他才得以返回台湾。他後来跟李登辉的关系一直很好,甚至成为至交。在陈水扁被红衫军围攻,地位摇摇欲坠时,我曾问李前总统,以台湾目前政坛的情形,哪个适合做总统,或者说你有一票的话,投给谁?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投给姓黄的」。我以为是一直跟随他的那位群策会秘书长黄昆辉,结果他是指「黄昭堂」。由此可见黄昭堂在李登辉心中的地位和分量。在最近一次李登辉访问日本时,主要随从者只有黄昭堂。这两位老人,可谓惺惺相惜。

多次在台北跟黄先生和他的秘书长王康厚先生一起「把酒论台湾」,那些谈苦也谈乐、对明天满怀希望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本来准备在这次总统大选时再相聚,尤其想跟他探讨一下我们的某些不同看法(观点冲突的谈话,仍能以笑声做标点符号,这在华人中并不多见)。可现在竟天人永别,再没有机会听他说「我最不愿意跟这个曹长青同台」的幽默了,再也见不到他那典型的淳朴、真诚的台湾人音容笑貌、听不到他那朗朗的笑声了,实在是令人感伤、心痛。

享年79岁的黄昭堂走了,但他所代表的那个时代并没有结束,那个把台湾建成一个正常独立国家的梦想更没有破灭,但却没有最後实现。可以想见,他是多麽不甘心,多麽遗憾。黄先生虽说也算高龄了,但在那一代人中,他还算是比较年轻的。像李登辉、彭明敏、辜宽敏、黄昆虎等,都在跟时间竞赛,期盼著、渴望著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看到养育自己的土地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一个独立的国家,一个以台湾的名字走向世界、加入联合国的国家。

黄昭堂那一代人,用一辈子的辛酸、奋斗,甚至血泪,构筑著这个建国、建立属於自己家园的梦想。「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希望千千万万的觉醒的台湾人,能够继承黄昭堂这一代人的理想精神,接过他们梦想的火炬,前赴後继,点亮一个灿烂的台湾的明天!

2011年11月17日匆匆写就於美国

2011-11-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