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帮助中共“坐大”的五种人

曹长青



一百年前,绝不会有任何人中国人相信,辛亥革命百年之后,中国不仅没走向民主,甚至比大清王朝更腐败、更独裁!值此之际,人们很有必要回顾和探讨,为什麽共产党会在中国得势坐大?

从根本上来讲,当时的中国基本上没有真正弄懂了“保护个体权利”、“三权分立”这些基本宪政概念的知识份子,所以传播这些概念就没有可能,更妄谈建立宪政体制。但即使是这样,没有一些直接帮助了共产党发展壮大的具体因素,中国也不会走到今天这麽惨。从外部原因看,起码有五种人帮了共产党。

第一个是孙中山。

当年他的“联苏、容共、辅助工农”三大政策,跟共产党在一个思维框架内,等于帮助了中共发展。在中共成立第三个年头,孙还改组了国民党,允许大批共产党人加入,更给了中共壮大的机会。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韦慕庭(C. Martin Wilbur)在《孙中山传》中说,“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国获得发展的机会,进而征服中国,一个关键性的因素是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中共所以一直歌颂孙中山,就因为孙是“中国赤化的始作甬者”。

第二个是日本人。

但即使有和共产党理念相通之处的孙中山,如果没有日本侵略中国这场战争,共产党也很难在中国壮大。西安事变时,中共只剩两万红军,但到抗战胜利时,发展到一百二十万军队(增六十倍)。因共产党在抗战期间实行“三分抗战、七分发展”的政策。

华裔历史学者余英时对这段历史曾评论说,“中国走到这一步,日本侵略是最大的关键。”“这是中国的悲剧,所以我始终不原谅日本军国主义者。”而毛泽东的看法却相反,他曾在接见日本人时说,感谢皇军。就是因为他非常清楚,没有当年日本侵华,就没有共产党坐大的机会。

第三个是张学良。

日本人的侵略给国民党剿共增加了巨大的难度,但却不等于国民党注定失败。共产主义理论虽然煽动起了一定的民心,但它毕竟是外来思潮。以当年那种落后的传播管道,加上强调中国传统的国民党文化人占据主要宣传阵地的情形,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蔓延并不容易,更绝没有必胜的理由。

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溃逃到陕北时,兵员占不到来围剿的国民党军队的十五分之一,处于空前险境。但张学良发动的西安事变,不仅使红军绝地逢生,还被正式列入国民政府军编制(八路军和新四军)而获得军饷,从此发展壮大。

胡适曾对此感叹∶“没有西安事变,共产党很快就可以消灭了┅┅西安事变对我们国家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日本历史学家松本一男在《张学良和中国》中说,“拜西安事变之赐,红军得以后新生、发展而取得天下。”所以“中共一直把张学良看成‘千古gong臣’。”

第四个是苏联人。

在中共“坐大”过程中,斯大林的支持相当关键。毛泽东们一直得到苏联的武器和金钱的援助。而且在抗战胜利之际,苏联更给了中共军队一个非常关键的支持,那就是苏军打入东北、击败日本关东军之后,有意把东北给了毛的势力。随后的国共内战,国民党军事失败的转捩点就是东北战场。东北有铁路等重工业,有大豆高粱等农业,林彪指挥的四野,是中共四支野战部队中规模最大的(数百万),从东北一路打向海南,进而占领了整个中国大陆。所以俄国人当年在东北的一臂之力,最终把中国推成了苏联的共产兄弟。

第五个是美国人。

抗战胜利时,虽然中共已有百万军队,但国民党军队是中共的四倍。但是美国却派来马歇尔将军“调停”,要求国共合作,期待国共建立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那样的两党轮流执政体制。美国人这种对共产邪恶的无知和一厢情愿,等于姑息养奸,给了共产党军队发展的机会。中共“东北民主联军”利用“调停”,迅速发展成有百万人的“东北野战军”;从东北开始,中共通过辽沈、淮海、平津等几大战役,击败了国民党。

今天,人们回顾中共发展、坐大的过程,更可清楚看到,这里并没有什麽中共兴起的必然性,而是由很多偶然因素促成的。那麽在上述这五种人导致中共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蒋介石负有什麽责任吗?

清党抗日展示蒋的胆识

第一,在孙中山帮助共产党上,蒋没有责任。反而在孙中山去世两年后,蒋介石就毅然发动了被共产党称为“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清党行动,把共产党从国民党中清除出去,等于是“纠正”当年孙中山“联苏容共”政策的错误。如果没有“四一二”,随著更多共产党人进入国民党,就可能从内部把国民党掏空,加速中国的赤化。所以蒋介石的“四一二”是对“赤色革命”的一次刹车,重创了共产势力。

如果孙中山仍健在,蒋介石能发动“四一二”清党吗?从孙、蒋两人对共产党的不同态度来看,孙如果不是早逝,很可能会就此跟蒋“分歧”,甚至“闹翻”。但最后的结果会是蒋在党内得到多数支持,这从国民党人几乎一面倒支持四一二清党就可看出。而孙中山如果不能放弃他的容共立场,那就可能像他的夫人宋庆龄那样,去选择共产党。从孙的左倾(跟共产党相当吻合)来看,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第二,在日本侵华问题上,蒋介石不仅没有责任,反而表现出抵御外敌的领袖胆识。这也是西安事变时《大公报》主笔张季鸾、知识界领袖胡适等都力挺蒋介石的原因之一,他们同声强调,蒋是中国的领袖。

面对日本侵华步步紧逼,蒋当时智慧地提出“和平未到完全绝望时期,绝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亦决不轻言牺牲。”尽最大力量避免全面抗日的爆发,以争取时间组建师团,建造兵工企业,构筑能够对日作战的国家能力。

张学良被解除软禁,第一次被允许从台湾来美国的一九九一年,我曾在纽约跟刘宾雁等一些东北同乡去见他并通过聊天提了一些问题。当谈到当年丢掉东三省,到底有没有坊间传说的蒋介石下了“不抵抗”手谕时,张学良明确地说“根本没有”,是他自己下的不抵抗命令。但这跟蒋的忍让、避免全面对日开战的总体战略并不矛盾。当时胡适、傅斯年等知识份子都支持这种战略,胡适直言以中国之国情“不足以对日言战”,“战则必大败,而和则未必大乱”;也是想尽量拖延战事全面爆发,以使中国多做准备。但七七事变日本全面侵华,胡适则坚决主张全民血战,直到最后一寸土、最后一个人。而蒋更是坚定领导全国抗战,绝不屈服!在这个问题上,蒋和胡,代表中国当时朝野的智慧和胆识!

西安事变 最蠢的开端

第三,在西安事变上,蒋介石则有明显的责任∶第一,连宋美龄事后都批评丈夫“不知安抚,刺激生变”,缺乏对兵变的警惕。第二个错误就更严重了,蒋既然认为张学良“误了我的(反共剿匪)大事”,但回到南京后竟愚蠢地遵守在枪口下同意改变“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承诺(没有文字),承认红军为国民政府部队,授予番号,颁发军饷。在他明知共产党是“匪”,并是西安事变背后黑手的情况下,再按被匪枪口威逼之下的承诺去做,这是最后把整个中国都丢了的最蠢的开端。

第四,在对苏联斯大林等问题上,蒋介石只是有间接的责任。这主要体现在抗战胜利之际,蒋启用儿子蒋经国做对苏联政策顾问(负责东北外交)。由于小蒋仍对苏共和斯大林有幻想,结果加快了国民党在东北的军事失败。据前美国驻台官员陶涵(Jay Taylor)所著的《蒋经国传》,连老蒋本人都承认,蒋经国对斯大林有幻想的东北政策是“最严重的错误”。陶涵还说,“蒋经国因东北交涉失败,备受抨击,政治地位下降”,对小蒋的仕途蒙上阴影。

第五,在国共内战问题上,蒋介石则没什麽责任。他当时已清楚认知到共产党要的不是和平,而是全中国。但是由于国民政府需要美国的援助,所以无法拒绝马歇尔等“中国不通”们的所谓调停。结果丧失了在第一时间以战略优势打败共军的战机。而后来中共占优势时,美国又拒绝提供必要的军援。

谁丢掉了中国?

后来美国曾检讨“谁丢掉了中国?”其实是美国内部对共产主义是怎麽回事根本不清楚的左翼势力,实质上帮助了中共。当时姑息共产党的气氛充斥美国朝野,连陪同罗斯福总统到雅尔达签公报的美国国务院东亚主管,以及当时相当主导美国舆论的《时代周刊》国际版主编等,都是共产党员,前者还是苏联的间谍。所以蒋介石退到台湾后,至死都没来美国访问,可见他对美国的失望,甚至愤怒!

从孙中山当初的“联苏容共”形成第一次国共合作,到西安事变后第二次国共合作,两次“合作”都以失败告终。今天,辛亥革命百年之际,国共又强调合作,两岸同颂孙中山。结果会怎麽样?看看上述历史就清楚了——

前两次合作,国民党在占优势时,都成了输家,根本原因是对共产党的邪恶缺乏清楚认识。今天的国民党毫无当年的优势,再跟中共“合作”,更是与虎谋皮,凶多吉少。好在台湾已是民主社会,有民选制度的制约(人民用选票淘汰跟中共合作的政党),否则国共第三次合作,更可能引狼入室,导致共产党在台湾也“坐大”,那将是中国人更深重的悲哀。

——原载《开放》2011年11月号

2015-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