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专访曹长青∶人民越勇敢 独裁者越吓破胆

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静汝

卡扎菲被击毙,其独裁统治宣告结束,数十万利比亚民众上街载歌载舞,欢庆这一历史性的胜利。旅居美国的政论家曹长青指出,利比亚人民的胜利再次印证∶人民越勇敢,独裁者越吓破胆。下面是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静汝对曹长青先生的采访。

记者∶我们知道, 卡扎菲一直用重金雇人和过渡政府军作战,但是我们看到卡扎菲最终还是被击毙。您认为这说明什麽?

曹长青∶这至少说明两点,第一,光靠金钱收买,并不能长期稳固统治。当人们一旦觉醒,人心改变产生的力量,绝对会打败独裁者。在突尼斯如此,在埃及如此,今天又在利比亚应验了。

第二,据报导,卡扎菲临死前一天,还在期待,他可以在非洲买到更多的雇佣军,卷土重来,并相信利比亚人民是被北约和西方欺骗,反抗他的是「一小撮反动分子」。

这几乎是所有独裁者的幻觉,他们用宣传洗脑欺骗民众,最後自己也被周围的谄媚者包围和欺骗,因为谁也不敢跟他说真话,他活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幻觉中,被错误的信息笼罩,做出愚蠢的决定,最後就「蠢」死了。

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当年也是这样,在伊战爆发前,他还信心满满,认为法国在联合国会杯葛美国,他们是没事的。战事爆发了,萨达姆还以为伊拉克人民会跟他一道抵御美军。但事实上,伊拉克人民早就恨透了他,就像今天利比亚人民恨死了卡扎菲一样。所以无论当年的萨达姆,还是今天的卡扎菲,都根本不了解民意是什麽,只活在他周围那些阿谀奉承的奴才中间,才会有今天被击毙的下场。

今天中南海的权力者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他们根本不了解当今中国民间在发生什麽,人民正酝酿多大的不满和反抗情绪。所以,今天在利比亚发生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在中国发生。

记者∶许多国际领导人已经对卡扎菲之死作出反应。祝贺利比亚人民迎来了新时代的开始。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21日表示说∶我们希望利比亚会尽快走上包容性的政治过渡进程┅┅请问您是怎麽看中共这一表态的?

曹长青∶中国官方当然很尴尬,因为卡扎菲是他们的老朋友,是意识形态的战友,都是独裁统治。今天卡扎菲被击毙,胡锦涛可能睡不好觉,兔死胡悲。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他们怎麽表态呢?他们不愿看到「老朋友」被击毙,更不愿看到独裁政权被推翻,因为全世界每一个独裁的倒台都强烈地提醒一次中国人,中国也是独裁,独裁也必须推倒。所以可以想见中国官方的窘态。

但过了一段时间,北京出於自身利益,还是会表态的,跟利比亚新政府拉关系,起码为了那里的石油和国际面子等。但是,利比亚人民是清楚的,在这场推翻专制的斗争中,谁支持了他们,谁暗中帮了卡扎菲,甚至提供军火等。从最近利比亚过渡政府正式承认叙利亚的反对派阵线为唯一合法政府(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承认的),就可以看出,利比亚过渡政府是非分明,坚持道义原则,他们自己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去支持邻国叙利亚人民争取自由的斗争。这一点,对中南海的胡锦涛们可能更是不祥之兆。所以你说中国官方今天怎麽表态?他们原来挺卡扎菲已丑态百出。

记者∶很多中国网友感到振奋,认为卡扎菲独裁时代的终结是民主革命的直接成果。请问您认为对中国有什麽样的启迪意义?

曹长青∶卡扎菲被击毙,标志利比亚被疯子统治的时代结束了!一位中东问题专家在CNN上评论说,在卡扎菲的42年独裁中,利比亚好像每天都活在「鬼节」之中,那就是卡扎菲想怎麽就怎麽,装神弄鬼,恐吓大众。

卡扎菲所以敢这样,因为一切权力都掌握在他手里,他的几个儿子主掌精锐部队、国家情报,甚至连国家足球队和体育协会,都是他的儿子把持。中国是「党天下」,利比亚是「家天下」。

但这样的卡扎菲政权仍然被人民推翻了,独裁者被击毙!这里的关键是利比亚人民知道了真相,信息解放了人民,他们不再恐惧,勇敢起来反抗,获得了胜利!

利比亚人民的胜利再一次证明,正确信息的力量是巨大无比的,无论多麽貌似强大的独裁政权,在觉醒的人民力量面前,都会迅速土崩瓦解、一败涂地。卡扎菲政府的高官们也迅速转变了,例如卡扎菲的驻美大使,就临阵反戈,支持过渡政府,那麽他就随之变成利比亚过渡政府的驻美大使了。

中国如果再次发生大规模民间反抗,相信从军队到地方,各个阶层的中共官员都会倒戈。我认为推翻中共不会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当年邓小平虽然杀人了,都没敢正式下「杀人」的命令,只是用个模糊的 「不惜一切代价清场」的说法。而且事後也不敢承认,国内安抚,国外消毒。今天看到中东、北非这几个独裁者的结局,胡锦涛、习近平们,更没有胆量下令杀人。二十多年了,他们都不敢谈「六四」,他们敢再屠杀一次?

上次在六四屠杀前我曾发表文章说,共产党一定会屠杀。这次,我觉得他们绝对不敢。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声音的传播还远不够,需要更多的人有这种自信,坚信你自己越勇敢,独裁者越吓破胆。

记者∶但也有网友认为,利比亚的未来将处於美欧国家的控制和殖民之下┅┅请问您是怎麽看的?

曹长青∶今天西方国家根本没有控制或者殖民任何的国家,他们那种观点是被中共宣传误导和洗脑的结果。看在眼前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就很清楚了,那里的政府是那里的人民自己选出来的。

记者∶中国一些体制内学者却对後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政局持悲观态度。认为卡扎菲的死亡未必意味著走入新时代,更可能是新一轮的历史回圈。您是怎麽认为的?

曹长青∶体制内的学者永远要死抱旧体制的大腿,没有什麽奇怪的。历史是在向前发展的,不管他们怎麽拖後腿。中国那些体制内的学者所以对利比亚政局持悲观态度,还有两层意思,一个是,他们不愿看到利比亚的变化,他们永远对变化恐惧,但他们又不敢否定利比亚人民的胜利,所以用所谓「悲观」来变相诋毁这种「变化」。另外一层意思是,通过对利比亚的悲观来曲折的表达,中国还是不要迅速变化的好。根本目的是要稳住今天中国的政局,其实就等於要共产党继续掌权。

记者∶您认为中国和利比亚有什麽不同?

曹长青∶当然有很多不同。起码有两点很清楚,第一,利比亚没有那麽御用文人帮卡扎菲政权宣传,是民众的常识觉醒主导了後来的起义。第二,当人民起来反抗的时候,从突尼斯到埃及再到利比亚,都没有听见有什麽知识界喊什麽「和平理性非暴力」,哪像中国,推翻专制的人民武装自卫连影儿都没有呢,异议人士民运领袖们就都在那喊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高呼「我们没有敌人」,那没有敌人,就跟共产专制和平共处吧。所以,结束共产党的前提,是先结束错误的认知、错误的信号,结束悲观,结束哀乐;而是吹响推翻暴政的冲锋号!

——原载「希望之声电台」2011年10月21日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08/201517-1.asp

2011-10-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