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曹长青

加拿大国会部长秘书最近给中国新华社女记者施蓉的调情电子信曝光,被称为“暧昧信门”,而被媒体广泛报导,引起人们对新华社到底是“新闻机构”还是“情报收集部门”的属性的关注,以及对中共当局利用记者身份做“特工”问题的讨论。

施蓉是不是中共特工?目前还无法律性确定。但是,作为新华社驻加记者,她在加国能雇起三个助手(文字记者、拍照记者、摄影师),这三人薪水一年也得十多万美元,这个钱哪里出的?从报导看,这三个助手都不在新华社的编制内;施蓉自己的薪水有限,绝出不起这个钱。这很令人质疑,这些经费是不是来自中共国家安全部。

中共新华社是全世界权力最大、最亵渎新闻的部门,因为它打着“新闻机构”的名义,实际上做的是跟新闻完全不同的事情。在国内,新华社主要是进行政府宣传,是中共主要喉舌,是“中宣部周边机构”。对外,它负有收集情报的任务,是众所周知的。不要说新华社,像《光明日报》等二级喉舌,它的一些驻外记者都是情报人员。《光明日报》一位资深记者曾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时说,他们报社派驻海外的记者,报社主编都不知道,也不从他们那里发工资,是安全部直接派的,只不过用他们报社的“记者”头衔。

中国MSS比苏联KGB更有名

而有些新华社分社,本身还是当地的中共地下领导机构。像香港前新华社分社社长许家屯,实际职务是中共港澳工作委员会书记。接替他的周南,是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他们的专业和经历等等,都跟新闻毫无关系,他们不仅负责领导收集情报,甚至就是当地的中共负责人。

对中共驻外媒体的这种性质,现在西方很多国家都已清楚。例如这次“暧昧信门”事件後,媒体报导说,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局长法登就直接说,新华社是中共情报机构,接触时一定要多加小心;并警告说,中共间谍已渗透到加拿大政治之中。

在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费尔卡早在他研究中共间谍的专著《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指出,中共派到美国的间谍数量,已超过冷战时苏联克格勃的高峰期。现在中共国安部(MSS)比原苏联KGB在美国更有名。

美国前联邦调查局长穆勒几年前在美国国会作证说,中共在美设有3,000家空壳公司,其真正目的是搜集美国情报。在加拿大,这种中共空壳公司也有三到五百家,直接受北京和当地中共使馆的指挥。

美国记者难做特工的四约束

对这个问题,美国正寻求通过立法解决。美国联邦众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等近日已在国会提出一项法案。罗拉巴克强调,“如果让这样一大批名为新闻记者、实为中共宣传代理人的人,如同潮水般涌进美国,从长期看,这会伤害到美国确定中国到底发生什麽事情的能力,以及增大中国政府进一步监控美国的能力。”

而像美国这样的西方民主国家,就不会用记者做特工。主要有四条制约∶第一,美国的媒体都是私营的、独立於政府的,所以政府无法使记者做这种跟他们的身份不相符的事情。第二,美国大报等都有明文规定,记者不可从事情报工作,本身就有明确的新闻独立意识。第三,美国记者的新闻专业意识和训练等,也使他们会拒绝用记者身份做特工。第四,美国国会曾通过专门法律,禁止政府人员用记者名义做间谍工作。这等於四管齐下,来避免这类问题。

而在中国,在这四点上恰恰相反,政府跟媒体同为一体,是喉舌跟大脑的关系,记者又缺乏新闻专业意识,而且很多又都是直接从安全部派出的。中国更没有相关立法。所以中国的“间谍记者”可能最多。美国学者说中共安全部MSS的名气现在比苏联克格勃KGB大,可能是准确的描述。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11年10月13日

2011-10-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