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台湾报业面对专业化的挑战

曹长青

台湾虽然在1988年才开始解除党禁报禁,但仅仅十多年,其新闻自由程度就已跻身亚洲前列,仅次於日本、菲律宾。在受《台北时报》邀请观摩台湾大选期间,我更强烈地感觉到这一点。同时也发现,和成熟的西方媒体比较,台湾的新闻界还有相当的不足。

据1999年5月台北「世界新闻会议」的资料,台湾现有360家报纸,5778家杂,150家电台,5家电视台。以台湾现有的二千二百万人口计算,等於平均每六万人就拥有一种报纸,人均拥有报纸比例是中国的10倍。

而更重要的是,台湾的报纸、电台绝大部份都是私营的。国民党仅拥有三张报纸,三家电视。台湾现有的三家大报《中国时报》、《联合报》和《自由时报》,都是私营的,国民党办的《中央日报》影响力已相当有限。台湾原有《联晚》、《中晚》、《自晚》等三家晚报,最近又增加了《劲报》;而随著电子网络《明日报》的创刊,台湾媒体间的竞争更为激烈。

台湾原有两家英文日报《中国邮报》(China Post)和《台湾时报》(Taiwan Times),去年六月《自由时报》报团又创办了《台北时报》(Taipei Times)。这家後起之秀被西方新闻评论界认为是台湾办得最好的英文报。

相比之下,拥有13亿人的中国,总共才有两家英文日报,而且第二家《上海日报》1999年10月才创刊。

在台湾看「中央电视台」

台湾不仅允许西方报纸在当地发行,而且《亚洲华尔街日报》和《国际先驱论坛报》等英文报纸都在台北印刷,读者能马上得到外部信息。

在台湾旅馆里的有线电视上,能看到60多个频道。其中除了台湾本地的电视之外,还有美国三大电视台、有线新闻CNN,以及几家日语电视台,并且还能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

新闻的常识是,媒体只有私营,才可能独立;只有独立,才可能客观真实与自由竞争,民众才会得到快速、多元和充足的资讯。台湾的媒体,已基本达到了这样的境地。

例如,中共总理朱熔基在大选前发表措辞强硬的讲话,台湾的观众和大陆的观众同时看到了北京「中央电视台」的现场直播。

这次总统大选,权力能够和平转移,和台湾已拥有相当充足的新闻和言论自由有直接关系。正是新闻和言论自由,保障了候选人的政见都得到报导和传播的机会。报刊上的各种评论,再加上不断公布的「民意调查」,使选民的声音得到表达。自由的媒体促进和保障了选举的真实与公平。

引进世界,扩大台湾

台湾的媒体虽然有这样的成就,但与新闻专业程度较高的西方国家媒体比较,仍有相当的距离。据我在大选前後的观察,感觉到有这样五个不足——

第一,过於地方化。在台北如果仅仅看中文报纸,有和世界脱节的感觉,因为即使当地的大报,无论是新闻还是评论,都太局限於本土。虽然台湾报纸上也有国际新闻的报导,不仅篇幅小,而且数量太少。

美国的大报则比较重视国际新闻。《纽约时报》第一个部份永远是「国际」,第二部份才是美国国内,然後是本市、金融、艺术、体育等。例如对台湾的选举及影响,美国大报给予了相当多的篇幅报导和评论,在大选前後一个月内,仅我看到的就有23篇。

当然台湾媒体无法有美国报纸这样向很多国家派驻记者的实力,但在使用美联社、路透社的新闻稿上,也似乎没有非常重视。一些西方通讯社或报纸的新闻稿,台湾的报纸往往只是摘要翻译一小部份,有时只是几百字。

俄国在三月也进行了总统大选,美国媒体也给予相当多篇幅的深入报导。但在台湾报纸上,虽也有对俄国选举的报导,但都是短小地摘译西方媒体的内容。台湾本来是岛国,如果主流媒体不对国际新闻充分报导,那麽对开阔人们的心胸与眼界,提升国民素质,绝对没有好处。

第二,缺乏深度报导。在美国的报纸上,经常有人物特写、事件系列报导,以及深入的调查性报导。例如最近《纽约时报》连续四天刊载了对突发性枪杀事件的系列深入报导,每篇长度都达一个整版以上。但在台湾的报纸上,几乎看不到类似报导。即使大选临近,三大报也都没有关於三位主要候选人的「人物特写」。在美国,大选之前,报纸一定会详细刊登主要候选人的经历、政见、包括家庭和个人成长过程的长篇特写。这几乎是专业化报纸必须做的事情。但在台湾,只有英文《台北时报》於大选前刊载了三篇报道总统候选人的人物特写,每篇一个整版。

新闻失衡,本末倒置

第三,缺乏新闻平衡。西方报纸相当注重「新闻平衡」,把它作为新闻专业化的一个重要指标。所谓新闻平衡,就是要兼顾两方面的意见,不能单单报导一家之词。尤其是这次台湾总统选举有三位政见不同的主要候选人,那麽在新闻报导中,媒体更应该注重客观和中立,不能偏向於某一方。

但在台湾,只要看一天的报纸,就会从新闻上看出这家报纸支持哪个候选人,因为新闻报导中的倾向性非常明显,有的几乎接近於「宣传」,而不是「新闻」。台湾三大报中的《联合报》和《中国时报》,创办人原都是国民党中常委,这种历史背景导致这两家大报都倾向於有「大中国情结」的独立候选人宋楚瑜,其中《联合报》做的更明显,无论在它的新闻报导还是评论中,都让人一眼看出它的强烈倾向性。

在这三家大报中,《中国时报》较其他两家中立一些,但新闻平衡仍不被重视。例如在朱熔基对台发表强硬讲话次日,三大报都刊出三位主要总统候选人的反应,《中国时报》仅仅刊登了宋楚瑜和连战的大幅照片,却没有刊登陈水扁的。在大选只有两天就投票的关键时刻,如果是注重客观、专业化的媒体,绝不会出现这样新闻失衡的版面处理。

当然,任何报纸都绝对有它的倾向性。但这种倾向性主要是表现在社论中,而不应该是新闻报导上。例如在美国,选举前夕,报纸会发表社论,公开支持某个候选人,指导选民投票。

但台湾的报纸却是本末倒置,直至选举日,三家大报都没有发表社论,明确呼吁选民投哪个候选人的票,但却在新闻报导中,清晰表达倾向性。这种完全违背新闻常识的做法,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豆腐块」腐蚀报纸

第四,缺乏有影响力的专栏作家群体。美国的大报,都有固定的专栏作家,例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各有七、八个,每人每周在该报固定发表一至两篇专栏文章。这些大报的专栏作家,几乎都是批评政府和修理政治人物的好手,他们都各有固定的读者群。他们的专栏文章,通过「报业托拉斯」被全国几百家报纸同时使用,所以他们的观点往往能鼓动风潮,牵动舆论。

但在台湾的大报上,几乎看不到有影响力的专栏作家。有的报纸设了专栏,篇幅限定在几百字,被称为「豆腐块」。其实几百字很难表达出较完整的观点。像《纽约时报》的专栏,长度都在一千字。而英文一千字译成中文是两千字。西方报纸专栏规定这样的字数,一定是因为它是表达出一个完整想法的起码长度。

我曾问过几位台湾报界的朋友,哪些人是台湾比较有影响的专栏作家,但答案都是「还没有」。这不是台湾没有人才,而是报纸的体制有问题。

台湾报纸上不是没有言论,但多数是自由投稿。有医生评论大选,也有商人谈政党轮替,还有股票高手探讨两岸关系。在西方专业化的报纸上,讨论哪种问题,必须由那个领域的专家来谈。在《纽约时报》言论版上,除了该报专栏作家,外稿作者几乎都是所探讨内容的专家,以及知名人士。其他人投稿,大多被处理为篇幅极小的「读者来信」摘发。

这种做法,就是把报纸言论「专业化」,以形成严肃而有份量的评论。而不是把报纸言论版办成「民主墙」,谁都可以往上贴。

一半不要脸和整个不要脸

第五,广告处理不当。在台湾的大报上,经常可以看到头版刊登广告,多是半个版。这在美国的大小报纸上都是看不到的。虽然广义上说报纸也是商品之一,但从事新闻的人,包括报纸创办者,多数的出发点和目的都不单单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理念。

报纸的目的是向读者提供新闻,广告虽也是信息的一种,但它更是报纸生存的手段。它出现在头版,完全是不可容忍的喧宾夺主。因为报纸最珍贵的第一版,应该刊登最重要的新闻信息。头版是报纸抢读者的最重要的阵地,是报纸的脸面,如果在头版大幅刊登广告,等於宣示报纸老板蔑视新闻常识,「不要脸面」。但和香港的报纸比,台湾的报纸仅仅是不要半个脸,香港的多数报纸则是头版一个字新闻都没有,整版是广告,是整个的「不要脸」。

在大选期间,台湾的报纸上出现很多奇怪的竞选广告,上面是激情地主张支持哪个候选人,同时批评或调侃其他候选人,但落款是「关心国家的一群人」,或「沉默的大多数」等。这样的广告,在美国严肃的媒体上是无法刊登出来的,因为政治广告不允许匿名,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对读者的不负责任。

例如,几年前《纽约时报》曾拒绝了一日本右翼团体要求刊登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整版广告,损失了八万美元的广告收入。该报认为,报纸不可以刊登明显违背事实的广告。它表明严肃的媒体,更看重的是新闻的专业化,以及所刊登信息的真实可信,包括广告内容。

新闻专业化的水准和民主制度的成熟程度有密切关系。在西方,民主化程度越高的国家,其新闻专业化水准也越高。同时,新闻专业化程度越高,就更促进一个国家民主的成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在新生入学第一课中就阐述新闻的目的说,「新闻不仅是提供大众想知道的,更要提供大众应该知道的。新闻记者要承担教育公众(educate the public)的责任。」

台湾的新闻界只有更清晰地认识到并承担这个责任,才能促使台湾的民主走向成熟。

(载香港《开放》月刊2000年5月号)

2000-05-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