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采访曹长青∶胡锦涛的“自杀”和“他杀”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静汝

听众朋友, 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自今年2月中国茉莉花运动出现以来,中共当局对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打压步步升级,不断从大陆传出异议人士和维权民众被中共带走、限制外出和被强迫「失踪」。据悉,据不完全统计,已有百位维权律师被强迫「失踪」或监控。中共的这一打压行动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谴责。但中共不仅不顾国际社会舆论的谴责,还在4月初秘密抓走了中国当代知名艺术家艾未未。艾未未失踪引起了西方各国政要的强烈关注。美、英、法、德、欧盟、联合国人权组织等纷纷发表言论,谴责中共的这种强制失踪的卑鄙行径,并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艾未未。近日更有海外媒体曝光,中共用类似对付高智晟律师的酷刑逼供艾未未。旅居美国的著名政论家曹长青先生对此指出,中共这种不顾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而疯狂镇压大陆的异议人士表明了中共非常的恐惧。他说专制腐败的中共已经是穷途末路,靠高压恐怖来维持不会长久。

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曹长青先生的采访。

记者∶曹先生,您好!

曹长青∶你好,希望之声电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记者∶ 根据维权网的报导,从目前各种途径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被中共强制失踪者多是受到了惨绝人寰的酷刑,并且有被用药物致使其丧失对那段失踪期间所发生事的记忆的情况。最近又有海外的媒体曝光说,中共用类似对付高智晟律师的酷刑逼供艾未未。按照中共媒体的说词,艾未未不过是涉嫌漏税,那为什麽中共对艾未未下如此毒手?

曹长青∶有报道说中共当局对艾未未使用了酷刑,而且用播放拷打高智晟律师的录像带威胁他。但这个报道的真实性还没法确认。但我觉得给他看录像带的可能性不太大。因为首先,中共当局不大可能把使用酷刑摧残人的场面录下来,再保留录像带。因为你录下来就等於留下了罪证,留下了记录。中共当局做这种事情都是非常隐蔽的,不让外界知道,所以很难说可能录下来。另外,如果把录像带放给艾未未看,那除非他们把艾未未秘密处决或者永远不让他获得自由,否则将来艾未未出来,他可以证实,他看到了这个录像带。那麽除了高智晟本人写文章披露之外,又多了一个「人证」,来证明中共当局使用过酷刑。所以,从这几个角度来说,给他播放酷刑录像带,从逻辑常识来看,可能性不太大。

但是,从另一方面,中共会不会对艾未未使用酷刑呢?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这有两个层面。

第一个,在那种专制情况下,没有新闻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外界监督,等於是中共的打手们想怎麽做就怎麽做,人们没法制约,它可以肆无忌惮。在权力无边的大,不受任何制衡的情况下,那个「恶」就会充分展现出来。所以,使用酷刑拷打等,什麽方式都可能,这是那种制度决定的。

第二个,有过先例。中共使用酷刑,以前有过报道,包括当事人写文章披露,比如我们刚才提到的高智晟律师,就曾写过文章,题目好像是黑夜黑头套。中共雇用黑社会、黑帮人员给他带上黑头套,光天化日之下就抓走了,然後关在小屋子里,进行那种黑帮式的、流氓化的拷打、酷刑。惨不忍睹的方式,包括用竹签子扎人的生殖器等等。这是当事人写出来了,写出来之後他又失踪了,所谓「失踪」,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定是在中共手里,或者中共又把他放到黑社会、黑帮手里进行折磨。所以,中共使用酷刑拷打,用黑帮黑社会方式来对付艾未未,是有可能的。

记者∶您认为中共为什麽害怕艾未未?

曹长青∶我觉得这次中共抓艾未未,最主要原因,还是北非、中东发生的结束专制的民主变革,使中共空前的恐惧。艾未未批评中共当局,做民间维权,早就进行了,那为什麽以前就没抓呢?这就和突尼斯革命,埃及革命,利比亚人民起来要结束独裁这个信息强烈刺激中共有关。中国也出现了几起茉莉花革命的苗头,中共在第一时间全力、空前、疯狂地镇压,担心中国人也起来把共产党统治推翻了。因为在突尼斯,在埃及,在利比亚,原来的独裁统治也是固若金汤的。12个月之前,谁能想到,全世界也没有一个专家预测到,这三个国家会发生这些变化。今天突然发生这麽大变化,突尼斯、埃及的独裁者都被赶下台了。这个变化,我觉得胡锦涛政府是相当恐惧了。

在中国目前这种情况下,任何的火苗,都可能变成燎原之火。所以他们认为艾未未就是那个「火苗」之一,因为艾未未一直在批评中国政府,而且在网络上有很多跟随者,据说有多少万人。这个跟埃及、突尼斯发生的变化是非常相像的,他们也是通过脸书、推特,网络等联络到很多人,然後一起举事。那今天艾未未等於是这样一个中间枢纽,或火苗或火柴,所以中共当局完全不顾它自己制定的法律,使用完全野蛮的方式来进行镇压,想传出信号,把其他人吓住。

音乐∶听众朋友, 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的【时事访谈】节目,我是静汝。下面请您继续收听著名政论家曹长青先生谈中共靠高压恐怖维持政权不会长久。

记者∶我们看到中共最近加大力度的对敢於站出来说真话的中国公民进行镇压, 包括最近有很多维权律师被非法抓捕、『失踪』,特别是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被强制失踪後更加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强烈谴责和声讨。按照以前,中共会都会装装门面,做出一点姿态, 但这次中共不仅无视国际社会的谴责,而且还变本加厉的抓人?

曹长青∶我觉得这有三个方面。第一,对中共来说,保住权力是最重要的。为了扑灭任何可能的茉莉花革命火苗,它采取了空前的高压政策,包括对维权人士,对法轮札ケA对守望教会,近年来没有过这种大规模对教会的镇压,包括对藏人,最近也是相当严厉的镇压。这是胡锦涛执政以来的一个镇压高潮,这个极端的镇压反映了中共极端的恐惧,他们杯弓蛇影、风声鹤唳,甚至到了疑神疑鬼、神经质的程度。这是它恐惧的表现。这种极端的恐惧导致它什麽都不在乎了,他们一定要用高压镇住任何反抗的可能性。

第二个方面,国际社会对中共人权的批评声音不够大。尤其是奥巴马政府上台之後,美国对中国人权状况不像以前强烈的关注和施压,对中共的批评、谴责、制裁的声音和力度都不够。尤其是中国经济发展导致跟世界有相当的经济连结,这种连结也导致制裁的可能性更加降低,或者制裁方式更难有效地进行。

第三个,是胡锦涛的个人因素。按中共规定,还有一年多胡锦涛的权力就会结束,得交班。目前明显睑X接班架势的是习近平。胡锦涛想留下他的「政治遗产」,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这也是目前严厉镇压的一个因素。

记者∶您刚才谈到中共目前非常恐惧它失去政权,您认为到底是谁在威胁中共的政权?

曹长青∶结束中共主要有两个力量,一是外部的力量,主要是追求自由、要求民主的中国人。这个声音会越来越大。因为人们看到了外部的变化,看到了突尼斯,看到了埃及,看到了利比亚,更不要说看到了海峡对面台湾实行了选举,实现了民主。你像台湾刚刚结束的最大在野党民进党的总统人选初选,一个党都可以进行总统初选,更不要说民主台湾全体人民进行总统大选、国会改选等等,这些信息都强烈地刺激中国人,教育中国人,使他们觉醒——我们也要有同样的政治选择的权利。这个我觉得是结束中共的最大一个力量。

另外一个是内部的力量,是(中共)它自己在结束。中共从成立以来,这种专制统治,它的自身腐败,等於每一天都在结束自己。今天你看看中国人为什麽愤怒?因为看到了统治集团的腐败。中共官员是无官不贪。老百姓说,如果把共产党处级以上干部和党委书记都抓起来枪毙,可能有冤枉的,但你隔一个毙一个,一定会有漏网的。这说明中国官员贪腐的程度是多麽广泛和严重。

这种贪腐,这种社会不公,这种极权统治,包括这次抓艾未未的黑社会方式,等於是中共在杀自己,是进行自杀。所以今天中国发生的情况是,「自杀」和「他杀」在同时进行。自杀,就是中共政权自己在杀掉自己,它每个专制的行为,每个腐败的行为,都使自己走向穷途末路,走向结束,结束自己。他杀,就是人民起来推翻它,结束它。

记者∶您认为中共这样做可以达到它维持所谓「和谐社会」的目的吗?

曹长青∶短期来看是有一定恐吓作用,达到表面稳定。因为这麽残暴的镇压,这麽抓人,每个人都可能感觉到这种严酷的气氛,导致很多人担心会成为第二个艾未未,会有一些人有相当的恐惧。但长期来看,这样做不会产生作用,因为任何一个政权靠恐惧、靠恐怖这「两恐」来统治都不会长久、有效。强大的希特勒纳粹政府,强大的斯大林等苏共暴政,不是都被结束了嘛!从历史来看,它不可能长久的。

另外,这个做法很可能适得其反,会刺激更多人觉醒。现在就有报道说,连中共高层的一些老干部都不同意胡锦涛这样严酷镇压,你这样镇压,会影响社会所谓的和谐,会教育、刺激更多人觉醒——这是什麽政府?那艾未未做了什麽?艾未未既不是民运领袖,也没提出推翻共产党,他只不过做了一点维权的事情,说了一些批评政府的话,即使这样,你还这样严酷的镇压。抓了人了,20多天都不通知家人,整个像黑社会一样。这种方式你怎麽向国际社会交代,怎麽向老百姓交代,包括你怎麽向自己有点独立想法的老干部们交代?所以这个也会刺激它自己内部发生变化,也刺激中国其他人会认识到这个政府多麽残暴。你再跟它讲什麽和谐,讲良性互动,根本不起作用的,它会刺激中国人有另外的想法,那就是只有像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人那样来结束专制,你才能改变现实。这样的政权,只有结束它,中国才会有民主、自由的可能性。

听众朋友!您刚刚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时事访谈》节目,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

(文字稿根据录音整理)

2011年4月29日

——原载《希望之声》电台,原题∶中共靠高压恐怖维持政权不会长久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008/187475-1.asp



2011-04-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