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练法轮gong该当何罪?

曹长青



(抱歉,因本网页技术问题,法轮gong的“gong”字无法显示,只能用拼音代替)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gong练习者到中南海静坐,抗议地方政府和媒体对他们的丑化,结果被江泽民下令镇压。虽然後来胡锦涛掌权,但镇压不仅没有结束,反而更加严重。

过去12年来,由於当局垄断媒体,一面倒地丑化和批判,导致不少中国知识份子也跟著政府的宣传口径,把法轮gong指责为「邪教」。

政府凭什麽有权把哪种宗教定性为「邪教」?宗教属於个人信仰领域,政府不可以裁决信仰问题,不管哪里的政府,都没有这种权力。

由於中共控制媒体,很多中国人都不了解了解法轮gong学员遭到的严酷镇压,不清楚他们面对的环境是多麽野蛮。

北京人权律师高志晟曾撰写法轮gong学员被政府迫害的详细调查报告(因此他被当局抓走,至今「失踪」),采访了那些遭到迫害摧残的法轮gong练习者本人,那些悲惨的细节,只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难以让人相信,在人类进入21世纪的今天,在世界最大的人类群体的中国,有那麽多普通、无辜的人,仅仅因为相信和练习法轮gong,而遭到政府那麽残忍的迫害。

中共当局专门成立了一个叫「610」的常设机构,在全国范围内指挥镇压法轮gong;把法轮gong学员关押到和刑事犯在一起的劳教所、监狱等等,然後在那里,在那个被西方记者称为中国最黑暗,最见不到阳光的地方,进行强行洗脑和暴力摧残。

据高志晟律师的调查报告,几乎所有被关押的法轮gong练习者,都受到殴打。有用脚踢,用棍子打,用鞭子抽;还有国际上禁止用的酷刑,像用「老虎凳」使人的腿剧痛,反背手,长时间吊起来,扒光衣服,放在雪地中冷冻。而最常见的是用电棍,连打带电,即使对女性,也没有丝毫的仁慈。据最新统计数字,至今已超过3400名法轮gong学员被这样迫害致死。

几年前从黑龙江逃到加拿大的法轮gong学员王玉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因为信仰和练习法轮gong,在哈尔滨曾被当局关押了几个月,後来她写了一本书《穿越生死》,讲述她的生死历程∶

在中国经济开放之际,王玉芝和她的家人迅速抓住机会,创办了相当有成绩的企业。但因为她信了法轮gong,中共警方就把她逮捕,关押到劳教所,强行洗脑和拷打改造。

她认为自己无罪,坚决反抗,不写悔过书,结果遭多次殴打,被关押在十几人挤在一起的小房间里。警方为摧残她,还特意把有严重皮肤传染病的人,安排和她紧挨著睡,结果让她也染上皮肤病。

最後她以绝食绝水来抗议,结果被手脚绑在专门设计的铁椅子上,由劳改所的医生护士及员警强行灌食。所谓灌食,就是用一根粗管子,从鼻子硬插进食道,把米汤灌进去。王玉芝说,那些员警只是把那些灌食的管子在水盆子里涮一下,根本没做任何消毒,就这样一个个给被关押的法轮gong学员插进食道。

由於她反抗挣扎,不同意灌食,结果那些灌的米汤,和她的鼻血,喷得满身都是。她这样坚持了几个月,导致鼻腔,食道等都因灌食而破裂,总是出血。她的双眼,也出血出脓,几近失明。

她在毫无罪名的情况下,就这样被非法关押摧残了九个多月,还算她命大,撑了过来,而和她一起关押的其他法轮gong练习者,好几个人都被活活这样灌食和摧残而致死,就死在她的身边。

後来王玉芝逃到香港和中东,最後被加拿大政府特批,来到西方。她在温哥华生活了三年之後,她的一苹眼睛仍然有脓水,仍没有完全康复。

被关押的法轮gong练习者,他们没有别的抗争手段,只能靠绝食,靠伤害自己的身体,来表达抗议。灌食,是中国警方常用的方式。据说现在被关押的法轮gong练习者中,最高记录是,有人坚持绝食了七百多天,即有两年之久,都是警方强行灌食。

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有时很难想像专制社会的黑暗。尤其是在中国纸迷金醉、灯红酒绿的今天,人们的视线太容易被北京、上海的高楼大厦所挡住。而在那些高楼大厦的背後,有著数不清的残酷、数不清的罪恶,更有数不清的普通百姓,在用血泪和生命顽强地抗争著。

今天人类的文明价值之一就是,不管你有什麽信仰,什麽想法,绝不可以因为这种想法和信仰而遭到迫害,这是人类文明的底线。如果有哪个团体因为这个原因受到迫害摧残,人们就应该发出共同的抗议之声,同情之声,西方人甚至把它提到这样绝对的高度,那就是这个世界有一个人不自由,就是所有人不自由。

德国一位牧师在描述自己在纳粹时期受迫害的情景时说过这样一段话∶「在德国,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工会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党人。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接著他们来抓我了,而这时已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今天,一位中国网民把它改写成:「在中国,起初他们大杀地主,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地主;接著他们追杀反革命,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反革命;後来他们追杀民运分子,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搞民运;此後他们追杀法轮gong,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平民百姓;最後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

因而,在四二五法轮gong学员静坐遭镇压12年後的今天,人们更应该为法轮gong鸣不平,为他们说公道话,向残暴的中共政府发出抗议之声,支持法轮gong及所有致力结束共产党邪恶的中国人,因为只有结束专制,中国才会有民主,有宗教和言论自由,中国才会有希望!

作者注∶本文是据几年前的“长青论坛”视频整理,该节目可在youtube点看∶

(上集)http://youtu.be/-UH4TYB4Tu8

(下集)http://youtu.be/g-GbPrCzXQk

2011年4月25日(caochangqing.com)

2011-04-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