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许信良蓝绿通吃 谁派他到绿营搅局?

曹长青




民进党总统初选,本来是蔡英文、苏贞昌、吕秀莲三人参选,後来吕退出,剩下蔡、苏,被认为旗鼓相当,绿营的总统人选大局已定,基本从这两人中产生。但许信良突然报名参选,变成了三足鼎立,当然事实上还是两足竞争,许信良只是来做陪衬,或者是搅局,因为他没有任何当选的可能性。

许信良为什麽没有一点可能?因为他曾叛变到蓝营,给连战效力,给国民党做打手,是个无耻的政客。後来,连国民党都不搭理他了,他已经完全过气,就像一张什麽纸,被泛蓝用过之後就扔到垃圾桶了。

所以许信良又跑去中国,在那里寻求发展。使用的手段,是吹捧北京,取悦共产党。例如,许信良还特别选在共产党发迹的延安,也就是当年毛泽东在那里指挥打败了国民党军队的延安,攻击诋毁前民进党总统陈水扁。

陈水扁作为政治人物,当然可以批评,但是,跑到共产党的地盘,当著中共的面批评,就不是正常的批评,而是谄媚共产党,是变相邀宠。用现在中国时髦的术语说,是做「宠物」,让主人高兴。但最後连共产党也不搭理他了,他才又跑回台湾,看到绿营有机可乘,就又来投机了。

但是就许信良这份德性,绿营的支持者,怎麽可能投他的票。但许信良有钱,就能参加民进党总统初选。因为民进党的初选制度是,只要交五百万台币登记费,就可报名参选。

五百万可不是个小数字,相当15万美元,在美国现在房价大跌,15万足可买栋房子了。而对於台湾的月薪阶层来说,很多人每月才三、四万台币的收入,这五百万,差不多是十年不吃不喝不消费的收入总和。哪个人能玩得起?连那些政治新秀、後起之辈,也都很难交得起这笔钱。

按道理,民进党总统初选,应该更看重理念、人品、经验和政绩等等,而不是金钱和报名费。可以用党员连署的方式,来作为报名标准。如果是党员连署,那许信良就没有参选搅局的可能,他恐怕连一千名民进党员的连署都拿不到。

许信良是那种有大钱的人吗?当然不是。那麽他怎麽可以这麽潇洒,拿出15万美元来玩一把注定失败的初选?这不符合基本逻辑和常识。按民进党的规定,最後不管初选是输是赢,这五百万都是不退的。

一定要扔在水里的钱,只有两种人可以玩,一是不知道钱怎麽花的大富豪,二是钱不是自己的。许信良当然不是资本家、企业家,他自己也承认钱是「借来的」。但哪个人会借这麽大一笔钱给一个明显没有任何希望的政客?

那麽这个钱是从哪里来的?很可能是来自国民党,甚至共产党。国共两党如果掏钱,不会是给许信良个人出风头,抢版面,上电视,做个人秀,而是另有企图,最大的可能,就是利用许信良,来促使民进党的另两位总统初选人更向中间路线靠,或者更准确地说,更向国民党的中国政策倾斜。

因为许信良的竞选口号是大胆西进,就是更向中国开放,提出什麽台湾应该跟中国建立欧盟模式。中共经济学者胡鞍钢早就这样比喻说∶让台湾更依赖中国,就像一个糖尿病患者依靠胰岛素一样,中国就是胰岛素,台湾不打,就得死。这是国共两党的共识,也是他们可能要再次利用许信良的根本原因。

许信良不仅提出欧盟模式、建立中国联盟,甚至提出台湾应该把货币、关税、签证权都交给这个「中国联盟」。但谁主导中国联盟呢,能是台湾吗?当然不可能。结果只能是台湾交出自己的主权,让对岸的中国主导。

许信良提出欧盟模式,可以理解,因为他只是传声筒。但有些绿营人士,面对中国的崛起,国民党重新执政,绿营处於低潮,就说台独很难有希望了,乾脆跟中国建立欧盟模式吧。这才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我们先不说欧盟模式是不是能给台湾带来好处,先说它是不是可以操作。欧盟模式对台湾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原因至少有三点∶

第一,欧盟的27个成员,全部是民主国家,都有民主的选举。而中国仍是专制国家。民主和独裁,怎麽个建立联盟法?

第二,欧盟不管多少成员,都相互承认主权。因为如果你连对方是主权国家都不承认,还谈什麽建立联盟?而中国至今都不承认台湾是主权国家,甚至连中华民国都不承认,那你怎麽跟他建立联盟?

第三,欧盟的所有成员,没有一个用飞弹瞄准另一个国家。但中国用一千多枚飞弹瞄准台湾,还用反分裂法的法律形式确定可以对台湾动武。你怎麽跟一个武力威胁你的国家结盟?

中国如果有善意,有诚意,首先应该撤飞弹,废除反分裂法。但现在它什麽也不做,台湾一味地要跟它建立联盟,不是明显是变相投降、自己矮化,变成香港第二吗?

今天,台湾的绿营的确处於很艰难的局面。但这个艰难,其实不在於对岸中国的崛起,也不因为马英九赢了总统大选,而在於绿营的精英领袖,面对民进党败选的局面,被对方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气势吓住了,失去了对台湾成为正常的、独立国家的信心和决心。这,才是关键的问题。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一个国家,失去了对自身力量的信心,才是失败的开始,是失败的根本原因。

蔡英文最近说,如果她当上总统,民进党执政了,两岸关系,要交给下一代选择。也就是说,她如果当上总统,不会推动台湾成为一个正常独立国家,不会由她来起步往这个方向走,而且不仅她这一届总统不做,甚至连她这一代人都不做了,要交给下一代。

一个领袖,要的是给下一代创下一个江山,这才是领袖的气魄,这才是人们寄望领袖、需要领袖做的。领导人物要把最困难、台湾每天都面临的最大困境留给下一代,这怎麽说得出口?怎麽可以想像?

如果把台湾的国家主权问题放下、不往正常的独立国家方向走的话,那人们为什麽要选择民进党呢?要比赛谁跟对岸独裁中国合作得更好的话,民进党能跟国民党相比吗?

所以绿营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对手多强大,而是自己没有信心,一路妥协软弱,从领导层开始。

选民不可以容忍领导人把政治责任交给下一代。交给下一代的话,要你们干什麽?领导人要做的,是从我开始,从我们这一代开始!

台湾的问题是,台独运动从六十年代彭明敏时代就开始,半个世纪过後的绿营领导人,要交给下一代了。这岂不本末倒置了吗?

西方思想家潘恩(Thomas Paine)在鼓舞美国脱离英国而独立的那本著名的《常识》一书中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值得所有绿营的人想一想,他说∶在当前争取独立的斗争中,如果人们都抱著胆怯的思想,那麽後代的子孙们一定会以厌恶的心情,来想起他们祖先的名字!

——本文为2011年4月8日「长青论坛」文字稿

2011-04-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