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等谈“中国式戈尔巴乔夫”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中东、北非一些独裁专制国家在此起彼伏的「茉莉花革命」下解体或摇摇欲坠。被视为独裁专制最大堡垒的中共,也面临民间几度的「茉莉花散步集会」。中共当局在两会上明确表态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并警告若制度动摇,对掌控国家带来的不利影响。有外媒对此表示,西方人现在不得不关心的问题已经不是中国会不会发生动乱,而是何时发生。

近日戈尔巴乔夫80岁生日,被俄罗斯授予最高荣誉奖,同时俄罗斯民众向他表示感谢。在茉莉花革命影响下,中国的未来会不会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也成为民众关注的议题。一些海内外专家、学者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对此进行各自的解读。

前苏联模式PK 「中国模式」

流亡海外多年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宪政促进会理事长王军涛先生表示,22年前社会主义的阵营中同时出现了要求政治民主化的浪潮。中国是采取了经济改革先行,到了一定时候人们要求政治改革,但是邓小平选择了用镇压的方式扼杀了政治改革。前苏联的政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没有启动经济改革先进行了政治改革,之後建立了民主化。

王军涛指出∶「因为苏联在进行政治改革时,经济上是很困难的,实际上是把经济上的问题公开化透明化。而中国在镇压了民主运动之後,经济当时继续保持发展势头,一度使人们误以为苏联的改革是失败的,进行政治改革导致经济上的问题是失败的,而中国政治上的镇压保持了政治稳定维护了经济发展,创造经济繁荣是正确的。」

王军涛认为,实际上苏联的经济问题在改革之前就有,政治改革之後创造了更好的政治条件去解决这些问题。「现在20多年过去了,我们可以看到前苏联他的改革度过了镇痛之後,开始走向了一个比较好的发展道路,而中国政治上由於没有改革,虽然经济上在发展,但是腐败、贫富差距、道德沦丧、社会秩序混乱、还有像环境、失业,少数权贵垄断了发展的机会和果实,多数的老百姓承担了发展的代价和痛苦。这样一个发展越来越不为人们忍受。」

王军涛认为,从前苏联的局面看出来,人们感谢戈尔巴乔夫,表明了戈尔巴乔夫为後来的发展创造了好的政治条件,而中国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包括在10年前还欣赏邓小平的这些人都认为,邓小平这个发展模式不能再继续进行,22年前邓镇压民主运动是一个罪行。

出现中国戈尔巴乔夫的条件

专栏作家、著名政论家曹长青表示,「俄国戈尔巴乔夫刚满八十岁,俄国民间表示感谢他,这个心情可以理解。因为戈尔巴乔夫推动了俄国的变化。没有他也会变化,但是可能会推迟或者不会那麽快。所以俄国人感谢他,由於他的出现,他提出新思维,写了这本书推动了俄国人的变革,这方面我们要肯定戈尔巴乔夫。」

同时他也指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并非心血来潮,而是俄国经济困境,人民强烈不满,包括俄国知识份子、异议人士强烈的抗争下,及西方的制裁和压力下不得不被迫做的改革。

他认为中国社会的大变革,不能把希望放在中国式的戈尔巴乔夫上,而是放在人民的力量,人民的力量足够了才会出现戈尔巴乔夫。他说∶「理由有二点∶第一戈尔巴乔夫不是自动、自然的、主动的结果。第二戈尔巴乔夫那个新思维,主要的观点不是给人民自由和民主,是为了保护共产党而不得不开放改革,但是由於开放改革给人民一定的空间,人民站起来把共产党埋葬了。」

曹长青表示,戈尔巴乔夫当年是个开明的领导人,但是最後他没有放弃共产党还想把党改革好,他比喻戈尔巴乔夫想把狼变成一个善良的狼,但是失败了,他说∶「狼是不能变成善良的狼,只能被结束,但他想推动狼成为善良的狼的过程中,给了羊们一定的自由,一定的机会。所以这些羊起来把狼的制度结束了。」

希望放在人民觉醒的力量上

曹长青说,「所以在今天我们谈戈尔巴乔夫对中国人的启示是,不能把希望全部放在高层领导人出现一个戈尔巴乔夫上、出现他们的变化上,而是把希望放在要人民知道共产党是邪恶,邪恶是不可改变,只能结束,这个真实上。」

「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这个真实,有了这个智慧就会有了勇敢,勇敢是来自智慧。那麽就会依靠人民的智慧、人民的勇敢,站起来结束这个中共政权。」

「不要把希望寄托在高层变化,当然有变化更好,而是把希望放在人民觉醒的力量上。当人民觉醒力量足够大的时候,就会迫使、会促进中共党内高层的一定的变化,可能有一定的开明领导人,为了保住那个党,或为了保住自己,而不得不进行相当的政治改革。」

没有戈尔巴乔夫 前苏联必定也会改变

大陆知名作家傅国涌指出,苏联当年的情况跟中国现在的情况有很多不同。苏联没有一个像类似於今天象中国这样的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苏联当年有一个特权集团,政治上掌权的一个特权集团,但是他们对於经济上的利益没有今天这麽大。前苏联也没有像今天中国这麽腐败,前苏联的道德嘛也没有像今天中国这麽堕落,所以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他认为∶「因为戈尔巴乔夫改变了历史,今天受到俄罗斯人民的尊敬,包括俄罗斯官方对他的尊重。他把极权的一党专政国家带入了一个多党治的自由、民主的国家,这个是他对苏联也对全人类是最大的贡献。他对整个俄罗斯民族产生不可估量的一个影响。如果当时历史的转型和我们没有戈尔巴乔夫这一个人物,苏联也必然会瓦解,苏联也必然会改变,但是这个历史的进程可能会慢许多。」

「那麽对今天中国的历史当中,没有产生出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那麽我们的历史进程呢就会慢一些,但是这个慢一些,并不意味著中国就不会改变,中国必定也会改变,事实上没有一个千年的王国,中国也没有一个几百年以上的王朝,最漫长的一个清朝、明朝、唐朝也只有两三百年。」

傅国涌还表示,有戈尔巴乔夫式一个领袖人物在历史的关键时候主张和平演变的话,那会给历史的转型很多正面的一个效果,他能给社会的震荡减到最低程度,也给社会这种冲突矛盾对立的这种状况减少到最低程度,他让统治集团内部能够和平的交出政权。无论是主动的被动的,变革是必然的,没有一个历史是不动的,没有静止不变的历史。

中国未来是否会出戈尔巴乔夫式人物

王军涛认为,中国是否出现戈尔巴乔夫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他解释说∶「一个国家和平开放转型很重要的一个条件是∶高层中间要有分化。」他表示通过席卷全球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来看,都是统治集团内部导致的分化,一部份人比较开明他宁愿丢掉政权也不向人民开枪,最後他们走向了民主化的道路。他认为当时中国处境也差不多,但统治者邓小平就选择了暴力镇压。

他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中国的经济繁荣只是假像,他说∶「中国虽然好像有发展的果实,但是少数权贵垄断发展果实,多数老百姓还是在受苦。这个结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知道了。」

王军涛认为中国现在也有人想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他举例温家宝曾在去年连续14次提政治改革、提出「普世价值」,但就这样,他的言论在政治局常委9个人中7个人反对。

茉莉花革命对中国未来的影响

专栏作家、著名政论家曹长青表示,这次从突尼斯革命开始然後到埃及到穆巴拉克独裁者下台,然後民主的浪潮整个冲击中东,现在利比亚人民都在推翻独裁者,整个北非和中东的这些变化,会强烈的影响中国老百姓,尤其影响中国的知识份子。

他认为,现在网络的发达和手机的普及,使得中国人不再像二十年前天安门事件那样根本不知道外部信息,据官方公布,中国上网人数就超过四亿五千万人。而中国官方媒体对利比亚的事情、对埃及的事情也有一些简单的报导,在这个情况下对老百姓有相当影响,特别是最封闭的利比亚人民都起来了,而且遭到那麽严酷的镇压,仍然要求自由。

曹长青认为,只要是人,内心都有对自由的渴望、想过一个有尊严的生活,想社会更公平,不愿意生活在这样的贫富巨大悬殊、那麽多的腐败、不公不义的社会。但因为共产党长期血腥的镇压、长期的洗脑导致中国人被吓住了,谈起共产党就是谈虎色变,恐惧是中国人普遍的一种特徵。第二是被长期洗脑不觉醒,谈起中国就是官方御用文人的那套,说我们是大国没有共产党谁来领导?那就天下大乱、那我们就完了。

全世界整个欧洲共产党国家全都跨台了,哪一个国家没有了共产党,也没有乱啊!不仅没有乱,还都比原来好!美洲三十五个国家除共产党古巴外,三十四个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实行选举制度都没乱。非洲,撒哈拉沙漠附近的国家差不多一半多都是民主选举,全世界大国没有选举的只有中国,然後就是最黑暗的北韩。尤其在中国对岸的台湾,选举都多少年了,每一次选举都是成gong的,这些信息会强烈、浅移默化地影响、刺激中国人。

而且早在二十年前已经有上百万人到天安门广场,要求民主要求自由了。只要你勇敢的起来反抗就有机会,今天中国需要的不是讲那麽多策略,而应该是强调勇敢,强调真实,认清共产党的真实就是邪恶、就是狼。狼是不能改造的,狼没有变成羊的可能性。

他强调说∶「跟独裁者没有良性的互动,只有它走人,只有结束它。恳求、跪求都不起作用,因为独裁者认的不是这种语言,它们只认实力,你只有依靠人民的力量,不能老是依靠政权、共产党的开恩,来产生中国开放改革,应该把目光转向人民,依靠人民觉醒後产生这个力量。」

曹长青认为东欧、埃及还是今天变革的利比亚,都是这麽走过来的。因此他说∶「所以今天需要向中国人传递一个清晰的信号,不要老把眼光盯在统治者,希望开明皇帝,我们需要的是明白事理,知道真实後勇敢站起来的人民!」

王军涛表示,依循中国的老古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心态来看待茉莉花革命在中国未来的走向,他说∶「我们不是算命先生,我们只能按照自己的信念、勇气、希望、智慧去创造历史。最後结果怎麽样,中国有句老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替天行道最後实现自己的目标。至於说是在这次战役中还是在下次战役中,我相信茉莉花革命是通向我们成gong、即使不是成gong的一步也是最重要的的一步。」

¬——原载《大纪元》2011年3月12日(原题∶茉莉花飘香下 专家谈中国式戈尔巴乔夫)

2011-03-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