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法国广播电台报道吴征杨澜造假事件


多维社记者5日报道/杨澜被《中国妇女》杂志评选为中国“十大时代女性”後引起包括《人民日报》所属“强国论坛”网民在内的海内外众多读者和网友的强烈质疑和批评,认为冒称哥大校董、假冒哥大成绩、并为吴征的巴灵顿大学“博士学位”辩护的杨澜被选为“时代人物”,是倡导造假,颠倒诚信价值。继台湾第一大报《中国时报》就杨澜吴征造假事件发表专题评论,香港发行量第三的《太阳报》和中国官方通讯社中新社对网民的强烈反应给予报道之後,巴黎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也予以新闻追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记者方华3月4日采访了调查吴征杨澜造假事件的多维社特约记者曹长青先生,就吴杨事件起因、以及中国媒体的报道和新闻角色等,进行了介绍和评论。在得到法广授权後,多维社特此转载,以飨读者。

问:大家从网上看到很多涉及到吴征杨澜事件的文章和争论等等。那麽这个事情是怎麽起来的?

答:由於互联网上一系列自发的揭露吴征、杨澜的文章引起了海外读者的广泛关注。由於吴征是中国最大门户网站新浪网的共同主席、杨澜曾担任中国申奥大使,并是阳光卫视的总裁,因此这个事件值得调查和报道。

问:迄今为止海外媒体对吴征杨澜的议论和批评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还在继续。那麽吴征杨澜事件到底为什麽会引起如此持久而广泛的关注?

答:由於中国和国外的制度以及文化差异等,造成人们之间的很多误解,因此海外华人需要做的是促使资讯沟通,通过沟通,缩小这个差异和误解,尤其是减少缺乏了解造成的虚假等。但吴征杨澜恰恰是利用制度不同、文化差异造成的空档,利用国内人对海外情况不十分了解,制造虚假,欺骗国人。中国本来造假的事情就很多,造假在中国现在几乎是全民性的问题,吴征杨澜从美国留学回去,不去树正气,反而也去造假,等於是推波助澜了。

问:吴征在新浪网,杨澜在阳光卫视,这两个机构都是非常重要的。他们造假只是反映出中国目前的风气,还是为了达到他们个人的某些目的?

答:他们当然是有个人目的的。如果没有编造出那麽辉煌的学历经历,不制造名人效应,他们怎麽可能把他们的股票价值从几分钱港币,很快飙升到七毛多港币。他们夫妇回国时,不过几十万美元的资产,不到五年之内,一下子涨到一亿多美元了。

问:那麽吴征杨澜事件到底一个什麽样性质的问题?

答:经过查核,吴杨的问题是个以不实的学历和经历获得商业利益的问题。吴杨夫妇的做法也是向中国的专业化挑战。中国改革开放,加入世贸,各方面向专业化转型,不再是赤脚医生,张铁生交白卷,不再用单一的政治标准,而是更注重专业能力、真才实学,因此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开始重视学历、文凭,这是好现象,是中国向专业化转型的标志之一。但吴杨伪造学历、经历的做法,等於是向这个专业化转型挑战。如果假学历,不被教育机构认可的巴灵顿学位也被当做正式的学历,那麽海外学子们寒窗几载获得的真学位不就贬值了吗,中国古语有头悬梁、锥刺股,寒窗苦,就是形容这种攻读的辛苦、艰苦、刻苦。巴灵顿不用去读书,那不是几载寒窗,而是电脑速食!那学历学位的价值、意义又在哪里?

谁都可能出错,犯错误。最关键的是对错误的态度,能不能认错,改错。认错改错的意义在於承认公认的正确的价值。就是中国俗语说的正气占上风。吴杨的学历经历造假不是仁者见仁的问题,而且事实在那摆著,什麽纽约时报头版、哥大校董、三大台邀请做主持人等等。巴灵顿白纸黑字写著不被教育机构承认,但吴征杨澜就是不认错,更不道歉,还把质疑他们的人骂为疯狗,设员警网站全球缉拿批评他们的人,送律师信恐吓,压制新闻媒体不让报道。

吴杨的做法也是对中国恢复诚信价值的挑战,是对人们约定俗成的正向价值的挑战。王铭铭抄袭,道了歉,赵薇穿日本军旗服被批道了歉,但吴杨怎麽做的,不仅不道歉,还这样理直气壮,被选上时代人物了。这就好比王铭铭被查出抄袭後,不仅不被处罚,还被提拔为北大副校长;赵薇不仅不道歉,反而主持全国春节联欢会了,成了全国广告团团长了,你这样的话,老百姓怎麽能咽下这口气呢,错误的价值占上风,哪有正气了呢。海外的股民网民为什麽这麽愤怒,因为你这样做让人们感到价值被颠倒了,这是他们问题的严重性。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国内的媒体应该扮演更大的角色,如果媒体监督的声音大起来,不再是恭维、谄媚那些公众人物,那些名人,而是发出监督的声音,批评的声音,构成一种舆论的话,就可能维护一个正向的价值、正气的价值。

问:从吴征杨澜被质疑之後,人们有这样感觉,吴征杨澜他们开始是用很强硬的口吻来对待他们的批评者的,使人们感到,当局好像是站在他们背後的。现在看,似乎中国政府没有介入这件事,也没有支援他们。

答:我不觉得中国政府在支持他们。但杨澜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试图把批评他们的人打成反动人士,往政治上拉。但从国内媒体来看,还是已经有很多家报道了吴征杨澜事件,像《北京青年报》、《光明日报》属下的《中华读书报》,上海的《新闻晨报》、《申江服务报》,《南方周末》等,都做了公开报道,以及《中国青年报》属下的《青年参考》、中新社、南方网、人民网等等等等。这些报道本身就说明吴征杨澜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而且我也不相信中国政府会支持吴征杨澜造假这种行为。因为吴征杨澜的事情不是政治取向问题,不是亲共、反共呵,而是一个诚信的问题。

造假的问题,就好像海盗呵,就像现在的恐怖份子什麽的东西,它是超越了一般的意识形态争论的,因此我不相信这种东西会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更不会得到老百姓的支援。例如最近《中国妇女》杂评选了杨澜为十大杰出时代人物,从《人民日报》强国论坛上的网民一面倒的反应来看,所有提出批评的网民都是谴责杨澜,而没有人批评其他九名当选者。而且几乎没有看到有一个人替杨澜辩护。这就看出国内读者能够上网的,了解吴征杨澜事件真相的,是一个什麽样的想法,什麽样的倾向。

问:曹长青先生,你是一个独立的学者,也对国内媒体情况比较了解,你看过去人们常批评官方媒体存在一些问题,它还处於中宣部控制之下;但其他民间的有私营性质的一些媒体,也常出现假话。但这次这些小报却比较多刊登批评吴征杨澜的报道,你怎麽看待这种现象,怎麽看待这种新兴的民间因素的媒体,对他们是否要加强法制上的管理?

答:从这次国内媒体对吴杨事件的报道来看,还是小报报道的比较多。小报是相对於党报而言的。像这次报道吴征杨澜事件,都是《北京青年报》、《中华读书报》、《南方周末》、《新闻晨报》等等,而大报像《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都不报。这说明在新闻取舍上,小报更多注重的是市场,是读者的兴趣,市场的效果,而大报注重的是政府的意志和意识形态的标准。所以我们看,这个标准不一样,想法就不一样了。

但现在看,报道的是很不够的。如果吴征杨澜的事情要是发生在美国,新浪网是中国最大门户网站,差不多相当於“美国在线”AOL,那不得被媒体炒翻天,挖到底。像水门事件,克林顿性丑闻,以及今天的安龙公司事件,都被记者挖到底朝天的。因为挖掘丑闻、监督公众人物、监督官员,监督政府本身,是媒体的一个重要责任,所以媒体被称为三权分立之後的第四权、第四帝国。

而中国的新闻制度不一样,所以现在对吴杨的事报道的还是相当有限的,所以才导致他们至今不认错,更不道歉,如果在美国,他们早都会不得不认错道歉的。媒体构成的是什麽,是舆论嘛,在舆论面前,谁都不可挑战舆论的,舆论代表著的是民意的反映。

今天中国媒体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了,毕竟有了一些媒体的报道。但是由於中国新闻制度的问题,还没有那种完全独立意义上的媒体,还没有一个完全市场意义上的媒体,所以报道的还是很不够的,但是目前国内媒体的这个倾向,这个信号还是令人鼓舞的。

(载《多维网》2002年2月)

2002-0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