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七大国右倾和全球民主

曹长青



人类跨入2011年,走完21世纪的头十年。回顾过去十年,无论是全球民主化,还是经济全球化,以及人类的整体富有程度,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局面!

民主已是世界潮流。现在除整个东欧都结束了共产专制、实行了民主制度之外,在美洲的三十四国中,除共产古巴,也基本实行了选举制度。即使连非洲,也多数国家走向多党制。在亚洲,除了共产中国和北韩等,连印尼、马来西亚等也都实行了选举。而乌克兰的橘色革命,乔治亚的玫瑰革命,伊拉克、阿富汗的选举,以及伊朗、黎巴嫩、埃及等中东国家的人民对民主的呼唤等等,都曾是世界焦点新闻。

二十年前,全球民主国家只有76个,现已增至123个。权威的“维基答案”(wiki.answers.com)公布的全球123个民主国家名单,包括联合国之外的科索沃(已有美国等62国承认)和台湾(有23国承认)。

2010年全球民主有衰退

经济全球化更是大势所趋。无论是欧盟还是美国,无论是俄国还是中国,无论是美洲还是非洲,都在连结成一个全球经济体,相互依赖,互通有无,共同发展,脱贫致富。美国学者施拉姆(Carl Schramm)说,“按今天标准,1820年时的世界人口,84%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而今天,全球贫困人口已降到只有16%。”在经济全球化下,全球贫困人口已比30年前减少了五亿(占全球60亿人口的近10%)。

全球民主化和经济全球化的结果,是人类的整体富有程度空前提高,并改变著人们对生活品质的看法和追求。看看中国、印度这样的第三世界大国,那里的人民也在努力工作,致力发财致富,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而不是意识形态。从全球股票市场也可看出,不要说美国和欧盟,即使原东欧国家的股票,以及拉丁美洲的交易市场,都是吸引全球股民投资(赚钱)的亮点之一。

当然,去年(2010)全球民主有所退步。美国《华尔街日报》年底前发表了题为《民主的衰退》的社论指出,2010年11月份,缅甸的选举就是当地军政府作弊的产物;另外在中东,埃及的选举也不真实;海地的总统大选,更是产生暴乱;不久前白俄罗斯的选举,明显也是当权者作弊。另外在非洲,象牙海岸这个国家正经历第二次内战,因选举出现纷争,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但执政者拒绝承认败选。虽然联合国通过决议,施压象牙海岸的在任总统交出权力,但却没有产生实质性效果。除此之外,民主在俄国,在泰国,在委内瑞拉等,也都不同程度出现了倒退。

全球民主不再是美国外交优先

为什麽会出现这种现象?《华尔街日报》社论认为,第一个是经济原因。因为全球经济的严峻,导致政治局面的严峻,那些威权国家的执政者,利用经济困境,乘机扩大他们的政治权力。目前石油价格居高不降,明显有利於美洲的委内瑞拉和俄国的普京等权力者。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美国的全球影响力下降,尤其是奥巴马政府对推广民主自由的立场有所後退。这家大报回顾说,全球民主浪潮,主要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个时候的美国总统里根,致力向全球推广民主,到九十年代,全球的民主国家就已增加到116个。到了布什总统时代,更是把向全球推广民主,作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基石。

但奥巴马上台後,美国政府不再主张向全球推广民主,反而强调不要把美国的价值强加给其他国家。《华尔街日报》社论说,“所以当2009年伊朗的绿色革命发生时,美国的态度基本是旁观者;同时美国的一些左派学者还强调和推崇中国模式(等於是肯定中国式的经济开放和政治专制)。这种从莫斯科到北京以及到仰光的模式被肯定,显示全球民主不再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第一优先。另外,美国公众现在更多被国内事务所吸引,也缺乏向全球传播民主的宗教般热情。”

更多独裁国家,更多国际混乱

2010年初我在《看》杂写的回顾2009年的文章“自由世界的虎头蛇尾”中就指出,布什政府向全球推行民主的政策是“虎头”,接任的奥巴马成了“蛇尾”。我当时预测,有两场选举结果,将会从内外制约奥巴马“後退”∶一是美国国会改选,共和党将胜选;二是英国大选,保守派将取代左派工党。现在这两点都已成为事实。而且共和党是大胜,获得过去八十年来国会选举的最大胜利;而英国保守党领袖卡麦隆当选後,大刀阔斧经济改革,大幅削减预算,限制政府开支,并同德国总理默克尔、加拿大总理哈帕,以及法国总统萨科奇等保守派领袖联手,抵制奥巴马提出的欧洲国家应拿更多政府资金“救市”的社会主义方向,而更强调政府瘦身,推行充分的自由市场经济政策。

现在西方七大工业国,出现英、法、德、意、加等五国都是保守派执政的局面(两周前,义大利国会对现任保守派总理不信任投票,并没成功),只剩下美国、日本是左翼当权。但日本战後基本是保守派执政,左翼掌权都寿命很短,现在执政的左翼民主党最近又发生分裂,其下台已是屈指可数。而美国左翼政党在国会惨败之後,连奥巴马也被迫向保守派低头,签署延续了前总统布什的减税法案,其大政府政策等於打了折扣。

《华尔街日报》社论对新一年的全球民主,仍充满期待,强调全球民主的衰退,对美国来说是一件坏事,因全球有更多民主国家,美国就有更多的盟友;而有更多独裁国家,就会制造更多的国际混乱。因此呼吁奥巴马总统应想办法改变这个民主衰退的趋势。但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会采取什麽行动,或是否动作,仍需拭目以待。

——原载台湾《看》双周刊2011年1月

2011-0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