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吴征在香港翻云覆雨——追踪之九

曹长青

从被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邀请参与购买亚洲电视的股权,到做了八个月亚视的营运总裁,吴征虽然没有给亚视带来什厶起色,但对他个人来讲则是他从圣路易斯到香港这一路商场征战的唯一一场全盘皆赢的胜仗:他的履历里面终於有了第一个响亮的商业职务;有了“资本运作高手”的香港和大陆知名度;有了一笔小小的横财;真正见识、经历和学习了一次商业并购;更结识了两个後来促他走向亿万富翁之路的左右臂膀人物:美国商人Michael Spiessbach和香港商人高振顺。

Michael Spiessbach是一个美国律师,也曾是美国电视节目发行商。他一直喜欢亚洲文化,还在日本学习过空手道等,近年来跟亚洲电视市场交往频繁。1998年在亚视出售51%股权时,他也是积极的参与者之一,进入亚视董事会。他不仅结识了吴征,更惊叹吴征的勃勃雄心。

在亚视工作期间,吴征还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结识了香港友利电讯公司总裁高振顺。1951出生於福建的高振顺1961年到了香港,後来一路经商。友利电讯是一家生产、销售家庭电器的公司。高振顺虽然在香港商界和金融界征战了几十年,对在香港进行资本运作也颇为老道,但香港毕竟是个商业金融中心,数不尽的什厶大亨之类,所以高振顺的名字并不见经传。他一下子成为媒体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是在他和吴征杨澜合作之後。

吴征似乎清楚他不是一个可以稳稳当当坐下来营运一个企业的人,所以他经商的一路都是心不在焉地应付已经到手的生意,而筹划下一个更伟大目标才是他的动力和精力所在。和高振顺的相识用吴征的话来说是“我们一拍即合”。於是,在他还做著亚视营运总裁的时候,就开始了营运他自己的事业,开始了他在香港操(炒)作资本的“黄金岁月”。

吴征和高振顺联手开始做的“事业”就是後来被宣传得名声震天响的“买壳、借壳建立上市公司。”所谓买壳、借壳上市,就是通过购买相当数量的已经上市的公司的股票,从而获得对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然後卖掉这家公司原来的业务,转而进行你自己想做的业务。为什厶要这样做呢?因为你想要办一个企业,但没有钱,想通过股市来集资;但是要想成为被股票市场所接受的公司,首先你得达到许多条件,诸如一定的资本量、三年的盈利报告等等。所以最捷径的办法是买一家已经上市的公司的控股权,有时只需要十几个百分点的股权,你就成了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就可以做老板,愿意怎厶经营怎厶经营了。

这样说来不是很多没有能力自己上市的公司都可以借壳上市,没有很多资金的人也可以一下子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板了吗?当然,但这里面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你有把握在把壳公司买下来、换进去你自己的业务内容之後股票会上涨。由於你买这个壳公司股票的时候只是想借这个公司上市,然後清理掉它原来的业务,所以这个壳越便宜越好,而只有长期亏损的公司股价才会低迷。如果你对自己以後要做的业务在股市的前景没有把握,那你买了一个亏本公司的一堆垃圾股票不就亏进去了厶?所以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敢冒这个风险,或者说都有资格冒这个风险。

对借壳上市的公司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打品牌,要有品牌可打,因为你不是靠公司的实力和业绩被股票交易市场所接受的;要让股民们掏钱,唯一的路子是打品牌,打宣传战;让人们相信你的公司会“飞黄腾达”,买你公司的股票则“钱途无限”。

吴征从参与酝酿亚视并购的98年上半年,到“营运”亚视的98年下半年,整整一年,在香港媒体出尽风头,基本建立起了“吴征”品牌。正如上一篇文章所指出的,香港媒体之所以冷淡了拥有24.12%股权的亚视新任执行总裁封小平、亚视股权买卖的重要参与者、拥有近14%股权的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而独衷只有3%股权的吴征,除了他的“美国背景”和谣传中的“红色背景”之外,还主要是由於他是被媒体抛到空中的明星杨澜的丈夫。在吴征火箭般直冲云霄的过程中,杨澜出版了她香港版的《我问故我在》,其中津津乐道吴征在香港鹊起的名声。

深知名声、品牌在资本炒作中重要作用的吴征,此时已经清楚“吴征品牌”在弹丸之地的香港已经基本上树了起来,亚视已经完成了它把吴征推向媒体明星地位的历史使命。但亚视却不见真正的起色,而且问题、矛盾丛生,内部抱怨纷纷;吴征继续呆下去的话,不仅不能再增加明星的光彩,反而会暴露星光背後的阴影。所以在担任亚视营运总裁六个月之後,吴征一边向亚视提出辞呈,一边紧锣密鼓在香港和高振顺、Michael Spiessbach,在北京和文化部属下最大的音像出版发行企业“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简称中录总社)商讨建立合资公司的计划。对於吴征来说,建立合资公司本身并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通过公司重组来进行资本炒作。

在尚未完全结束亚视工作的1999年1月份,吴征就在Michael Spiessbach的帮助下,靠他在亚视建立起来的名声和媒体地位,以杨澜的名义和高振顺、Michael Spiessbach联手从日本东京—东芝投资银行驻香港的分支贷款,购买了一个连年亏损的、生产和销售电脑的泰国上市公司“凯威国际”的控股权。因此,吴征得以在99年2月份一离开亚视,立刻成为凯威国际有限公司行政总裁。但是吴征在凯威国际的股份并不是在吴征名下,而是在杨澜名下,因为吴征是美国公民,他名下的股份必须向美国纳税,而只持美国绿卡的中国公民杨澜则不必。

凯威国际当然不是目的,它只是吴征真正计划的壳。吴征自“美中总商会”期间就和中国广电部长孙家正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此时孙家正已经转任文化部长,管辖面似乎更宽,吴征当然会抓紧一切时机利用这个他真正拥有的“红色背景”。在收购凯威国际股权的过程中,吴征穿梭与北京香港之间,迅速以凯威国际总裁的身份,与文化部属下最大的音像出版发行企业“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筹划合资建立的公司。此时的前亚视营运总裁、现凯威国际总裁、电视名人杨澜的丈夫吴征的举动已经颇引起香港和内地媒体的关注。

凯威国际和中录总社在文化部的关照下,1999年3月就在香港注册了资金为3,500万港元的合资公司,其中凯威国际占70%,中录总社30%;然後把凯威国际改名为“天地数码技术有限公司”,吴征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征声称,这个公司的使命是要靠发行“聪明盒”,通过有线电视网的点播系统,打败录音录像的盗版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有香港媒体跟踪吴征的行踪,在合资企业成立後,新一轮的媒体宣传炒作立刻紧紧地跟上了。一时间,吴征的天地数码的辉煌前景就直追李嘉诚儿子李楷泽的TOM.COM去了。

“天地数码”是吴征在媒体和资本这双向炒作中同时成功的第一次记录。吴征和高振顺99年1月以一毛多港币的价格购买的凯威国际股票,在炒作後的1999年内最高时暴涨了100多倍。由於友利电讯是天地数码的大股东之一,所以高振顺的友利电讯的股价也翻了好几番。股价暴涨,虚的吹捧就把手里的纸钱变成了黄金般真实的价值,吴征做资本家的日子这才真正开始了。

吴征真要用这集资来的钱去和盗版战斗吗?谁有精神谁去战斗吧。钱到手了就应该脱手了。吴征在股价达到4.6港元的的时候,把大量股票卖给了一个美国基金。接著在1999年6月(合资公司创立3个月之後),吴征又用自己在天地数码中的股份换了14%友利电讯的股份。这时吴征手里已经有了一部份可观的现金资本和友利电讯这个实在的企业的股份。

但就像亚视一样,天地数码至此为止值得吴征利用的价值也已经基本结束,所以在享受了股价暴涨的乐趣之後,吴征就开始悄然甩手退出了,迅速从天地数码的最大股东变成小股东。也就像在亚视一样,对吴征个人来讲,这是一次成功的运作,它继亚视之後,再一次使吴征在香港媒体大放异彩,他的资本运作高手的名声也真正建立了起来。

但对於天地数码来说呢?这里面的糟心、痛心之处,那些大小股东们就自己承担、自己兜著了。只有吴征最开心,“天地数码整个资本炒作,也是为了高先生和我共同圆一个梦。”据国内媒体报道,“吴征和天地数码也有可能发生诉讼。”

炒作天地数码的“成功”,不仅给吴征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和新一轮资本运作高手的名声,更给他带来了自信。於是吴征又踌躇满志地开始酝酿他下一步更重量级的行动了。

(未完待续)

(载《多维网》2002年2月)

2002-02-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