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吴征圈钱的第一块跳板——追踪之八

曹长青

这组文章从这篇开始谈吴征杨澜在香港的经商、暴发过程。由於其中涉及当事人不肯透露的商业交换内幕,即使记者去香港调查,也很难得到那些交易的真实过程,再加上这个过程比较繁杂,所以为了使读者能够比较清楚地了解吴征杨澜暴发的脉络,本文在事实基础上进行了一些推测、分析和评论。凡是推测部份均会注明,这其中包括业内行家的推断。

在《凭海临风》的序言中,吴征表示由於杨澜固执要回中国发展,放弃了在三大电视网中一家做主持人的机会,“她说,不是自己的国家,再成功,心中不会满意的”,所以他无奈,只好又卖加州别墅,又卖佛罗里达的房子,随杨澜“报效祖国”去了。(一位读者查到了吴征自圣路易斯以来在美国曾有过的所有地址,传到我的信箱,发现其中没有一个是加州的,也没有一个是佛州的。)

杨澜也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说,“那段时间我先生为陪我回来,把自己的生意都丢掉了,把美国的房子也都卖了,应该是很大的决心,中国男人也很少有为老婆放弃自己事业的。”

但从吴征1994年(他还没有认识杨澜)在律师取证时就毫不含糊地表示要永久性地回到中国来看,从吴征在美国这一路挫折的从商经历来看,他早已决定回中国;或许是由於在美国的失败,或许是明白了,以他的做法和风格更适合、或者只有在中国发展。哪个决计在美国发展的人会去拿一个在美国没人承认的巴灵顿学位呢?

至於杨澜,她比任何人都更知道《纽约时报》对她的报道,完全不是由於她在美国做出了什厶成绩,而是出於对所谓“中国的奥普拉.温芙瑞”之说的好奇,但这种对外国人猎奇的报道别说在美国社会,即使在华人圈中都没有引起丝毫反响,没有任何中文媒体关注。她和吴征结婚一事,还是他们自己把消息加照片送到中文报社,还要跟编辑们解释一番杨澜是中国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等等。受过这份委屈的人难道不清楚要想在美国寻回昨日风光有多厶难吗?

中国正在经济发展的巨变中,机会多,空缺多,急需人才;这些足以构成海外华人回国发展的理直气壮的理由。但吴征杨澜硬是举起了“爱国主义”和“放弃美国优厚待遇”的旗帜,从回国的第一步起就没有想真诚地面对国人。汪洋大海毕竟阻断了许多信息,尽管这信息世界已经很发达。中国的百姓们在多少年来所接受的“爱国华侨”“放弃海外优厚待遇”这类思维惯性中,真诚地相信,并热烈地拥抱了吴征杨澜这个美丽的童话。信息不通和中国人对“成功神话”“ 一夜暴富”的异常崇拜,奠定了吴征杨澜後来圈钱成功的基础。

从迄今为止的调查来看,吴征自拿到本科学位到保险公司工作开始,到和美国人的一系列合作,他一直都很会给自己创造机会,但这些机会全部都在相当短暂的时间里以失败告终。1996年底和“华纳音乐集团”的前总裁莫咖多的合作失败後,吴征在美国经商的人际资源关系基本用光,杨澜可以成为三大台主持人之说也子虚乌有,所以,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业的“钱途”只有在中国。

杨澜在美国念书期间,吴征和福建电视台合作的上海友伴公司曾在华纳音乐集团前总裁莫咖多的资助下制作《杨澜视线》,由上海东方电视台发行。据吴征杨澜对《纽约时报》和《富比士》杂说,这个节目发行到全国50多个省市。但由於不是吴征杨澜自己出资制作,他们能得到的分成明显有限;既然华纳和莫咖多跟吴征杨澜的合作都以失败告终,起码说明不是赚钱的生意。

所以,我在上篇文章中得出,以吴征杨澜在美国期间的正常收入,他们在1996年12月底回到中国的时候所拥有的财富,能有二、三十万美元算是不错的了,最多不会超过50万美元。

1997年7月起杨澜到凤凰卫视做主持人,1997年全年吴征没有正式职业,据吴征自己说,这时他开始去复旦读博士了。由於杨澜在凤凰卫视做的是普通话节目,在香港地区观众量有限,而在大陆能接收到凤凰卫视这个有线频道的地方也很少,所以真正能看到杨澜所主持的节目的观众并不多。但是杨澜到凤凰卫视後,通过媒体的放纵的渲染,使得她的名声远远大於她的节目。

但是,杨澜的名声再大,没有吴征的出场,她也毫无可能在几年之後就成为“中国最富的女人”。杨澜在凤凰卫视做主持人的最大收获并不是通过“杨澜工作室”等节目展示了她的“才华”,而是促成她的丈夫吴征和凤凰卫视的总裁刘长乐成为“好友”。而和刘长乐的相识则给吴征在後来几年的“暴发”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1951年出生的刘长乐1980年毕业於北京广播学院,後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近十年,1988年移民新加坡。後来通过经营房地产和石油生意等赚钱起家,1996年在香港成立凤凰卫视。据《亚洲周刊》1998年的报道说,由於刘长乐有中国军方背景,所以凤凰卫视成为唯一被允许在大陆播放的非中国大陆频道。

在香港还有两家无线免费电视台,一个是“无线电视”,一个是“亚洲电视”;亚视虽居第二,但远远地被甩在後面,无线占了70%的香港市场。亚视多年来一直严重亏损,据《亚洲周刊》报道,亚视的前最大股东、年近80的林伯欣由於涉嫌贿赂台湾官员而官司缠身,所以在1998年同意出售51%股权(亚视当时不是上市公司,只有持股人肯卖,别人才能买)。

凤凰卫视的刘长乐对发展中文媒体业颇有雄心,据中文媒体报道,他有志做中国的CNN“特纳”,所以对亚视股权出售的机会很感兴趣。而此时吴征已经由於“帮助尼尔森并购、参与时代华纳投资”等不在正式履历上却被私下流传和香港媒体报道的“辉煌经历”、加上他超人的交际能力,赢得了刘长乐的赏识。於是刘长乐邀请吴征做购买亚视这51%股权的谘询顾问和参与者。

由於刘长乐已经是凤凰卫视的总裁,根据香港法律,为了防止市场垄断,刘长乐不可以拥有同类媒体的超过15%的股权。同时,香港政府虽然鼓励外资进入媒体,但必须以香港永久居民的资本为主,而刘长乐和吴征都不是香港永久居民。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有其他香港财团的加入才可能使这51%亚视股权的交换得到香港政府的批准。

於是刘长乐和吴征联合了香港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卖下了这51%股权。这两个公司是以封小平为首的“龙维有限公司”(买下46%股权)和以黄保欣为首的“联旺有限公司”(买下5%股权);其中刘长乐加入了封小平的财团,占了13.79%股权(低於法律规定的15%),吴征加入了黄保欣的财团,也分到了3%的股权。

封小平也是从大陆到香港,做房地产等生意起家,目前任亚视总裁。黄保欣也年近80,是香港机场管理局主席,属香港商界知名人物。这里面只有吴征没有真正经商发财背景。亚视在1998年的全部股价约值13.5亿港币,吴征占的3%股权,约4,000万港币,也就是说约500万美元。前面已经指出,吴征在1997年初回国的时候,他和杨澜的正常资产不会超过50万美元,即使杨澜做了一年凤凰卫视的主持人,他俩的资产也不可能一下子涨到有500万美元现金购买3%亚视股权的程度。那厶吴征靠什厶得到了3%股权?

由於吴征杨澜的商业背景非常简单,所以对他们俩的资产做常识性的推断并不困难。据业内行家分析,吴征得到亚视这3%股权的途径可能主要有两种:

第一,通过银行贷款一部份。由於有其他财团担保,加上亚视是个已经成熟的企业,并不是靠吴征自己从头空手创业,而且新的财团明显以有中国官方背景的前中国大陆人为主(封小平、刘长乐),吴征“红色背景也很强”的传说已经在亚视酝酿交易的98年上半年开始流传,黄保欣又是著名亲北京人士;在这种情况下,亚视进入国内市场的机会增大,转亏为盈似乎很有希望,所以,尽管吴征本人并无资产垫底,从银行贷款也是有可能的。除了银行贷款一部份之外,另一部份则以吴征参与并购、拉外商投资、承诺以後公司管理工作等等而交换获得。

第二,吴征甚至可能一分钱都不贷,就“得到”这3%股权。凤凰卫视的刘长乐既然有志做中国的“特纳”,又肯出近两亿港币购买亚视股权,显然对亚视非常有兴趣;但碍於香港法律,刘长乐在不能拥有亚视超过15%股权的同时,他也不可以参与亚视的日常营运和节目制作的编辑决策。哪个投资媒体的人不想用自己的想法影响媒体呢?更何况刘长乐本人是前新闻从业人员,据国内媒体报道,他就凤凰卫视节目的编辑方针有一整套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否有可能联络财团的人以某种方式“借”给吴征3%股权?这样吴征就可以堂堂正正地进入董事会,替(或帮助)刘长乐营运亚视;否则拥有将近14%股权的刘长乐怎厶能放心把亚视交给既没有管理大公司经验、更没有新闻从业经验的吴征?

无论上述推断与事实有多少出入,刘长乐对吴征能坐上亚视营运总裁的位置所起的重要作用是明摆著的。这点吴征自己也承认,他在去年12月接受《中国企业家》杂采访时说:“如果当时不是他提供在亚视进行购并,并且在亚视担任总裁的话,我今天在香港就没有知名度。如果没有知名度的话,对我後来的购并都有影响。”

吴征这话倒是诚实的,香港亚视这一步奠定了他在以後短短几年内暴发的最重要基础。虽然拥有24.12%股权的封小平成为亚视的新任执行总裁(CEO),但香港媒体却格外青睐以3%股权当了营运总裁(COO)的吴征,一路热热闹闹地进行跟踪报道。他是杨澜的丈夫自然是受到媒体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他的“美国背景”。

当时香港媒体一直传言亚视被亲北京的财团购买,日本的“电视文化研究所”(BCRI)报道此事的题目就是“亚视财政危机,卖给亲北京财团”。想要在香港这种特殊地方操纵媒体的人,一方面要从经济利益角度考虑,暗示商界:我跟北京官方有密切关系;与此同时,他又由於是大众媒体,必须避被北京操纵的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另一股不知哪儿放出的风,强调说吴征代表美国财团;於是香港媒体就开始造舆论,美国资金入股;这不仅意味著经济上有後盾,更意味著政治上有自由的风吹入。这对一个媒体的形象和赢得人心都只有好处。事实上,吴征加入的这个“联旺财团”除了黄保欣的2%,就只有吴征的3%,而吴征是个没有“真钱”的红色“美国人”。但吴征代表美国财团之说,却颇有媒体亮点,於是他在香港顿时声誉鹊起。

吴征也煞有介事、雄心勃勃。据《新经济导刊》报道,吴征走马上任之际决心∶第一,重建“亚视”内部良性管理运作机制;第二,与行业宿敌“无线”制作的节目展开较量;第三,也是最主要的目标,用六个月时间,达到收支平衡,三年後彻底实现扭亏为盈。

但是在主管亚视2000多人之前,吴征从未有过真正的管理经验。他参与过管理的最大公司是上海友伴,不到30人,而且他也不负责日常营运。所以吴征上任後不仅没有改善亚视的营运状况,而且很快就在人事处理和节目制作方面引起内部很大争议,於是在上任後不到半年的1998年11月他就提出辞职。

据1999年6月11日的《联合早报》报道∶“香港亚洲电视永远荣誉主席林百欣(他仍有16%以上的股权),去年出售亚视股权後一直不满亚视营运方法,状告亚视上层,揭露亚视的“糊涂账”,并指责说,董事酬金原本应是每年65万(港币),但吴征去年为什厶得到257万元。”

吴征离开亚视的管理位置是迟早的事情,基於下面这四个明显的原因,无论是管理亚视,还是今天管理阳光卫视,吴征都过於力不从心:

第一,吴征没有能力应付一个电视台复杂的人际关系。媒体的人事处理不像解雇建筑工人那厶简单,更何况亚视的人员来自两岸三地,情形更复杂。

第二,吴征没有任何新闻理论和新闻实践经验,平地起高楼的神话只能是不负责任的媒体瞎起哄的产物。

第三,吴征的风格是大而化之。他只适合出主意、煽动情绪、说服人;他是做经纪人的角色,而不是营运管理和具体操作的人。

第四,吴征想要的是亚视营运总裁的头衔,而不是这个头衔下所要做的具体事业。

1999年2月,在亚视工作了八个月之後,吴征正式离开亚视。但他之所以主动要离开,主要还并不是由於自知没有管理能力,而是“我主要是想做我自己的购并┅┅我进入亚视原来就只想干六个月。”不知他接受营运总裁职务时,是不是这厶跟刘长乐商定的,或跟亚视董事会这厶说定的?如果是的话,那厶他当年对外立下“三年後彻底实现扭亏为盈”的誓言是不是从开始就蓄意欺骗公众?在亚视八个月,吴征所要的和所得到的是令他发达的八个字头衔:亚洲电视营运总裁。

这八个月虽然没有给亚视的亏损、经营混乱带来任何转机,但吴征却给他自己的履历添上了耀眼的一笔。他由於做亚视营运总裁而被香港媒体称为“香港的风云人物”,但他们还是小看了吴征。吴征真正的风云时刻才刚刚开始酝酿┅┅

(未完待续)

(载《多维网》2002年2月)

2002-02-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