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金溥聪居然做过新闻教授?

曹长青

就民视头家来开讲节目中有来宾指国民党干预司法一事,国民党秘书长金溥聪以「捍卫国民党的名誉」之名,威胁要提告。在媒体一片抨击声中,金改口说,「不是针对媒体,而是针对上政论节目的来宾。」

什麽叫「不是针对媒体,而是针对上政论节目的来宾」?来宾的讲话难道不属於媒体的一部分?不属於言论和新闻自由的一部分吗?

作为总统兼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在陈水扁龙潭案三审前两天,宴请司法院长、法务部长等司法界高层,难道没有明显的介入、干涉司法之嫌吗?这种事情在美国简直不可想像!在法院要宣判政敌之际,总统公然和司法界做如此亲密的往来。马英九在哈佛居然连最基本的司法独立的概念都没学到。

马英九说,「尊重司法不等於漠视人民,对於部分法官做出不符人民合理期待判决(指周占春的判决)的失望与愤怒,这些声音我都听见了,也很放在心上,我虽然不能干预个案,但是我保证我会竭尽我所能,推动司法改革。」

什麽叫「不符合人民期待的判决」?十五年前,美国对美式足球明星辛普森的无罪判案,和绝大多数民众的想像相反。但怎麽可以想像,总统出来表态,不能「漠视」人民的情感?那还只是一个球星,而陈水扁是马英九的政敌!怎麽个不漠视法?请司法界头头脑脑来吃饭,难道不是清晰的事先警告、暗示吗?法律可以由「情感」来决定吗?谁是人民?要由哪些「人民」来解决司法案?马英九这个学法律,当过司法部长的人,竟全然没有司法常识。这到底是令人吃惊,还是令人恐怖?

金溥聪说要「捍卫党的声誉」,更是荒唐。政党只有用政绩赢得民心,根本不存在捍卫声誉的问题。政党本来就是该被骂的。骂的对,你得听著,要改;骂的不对,你也得受著!别说一个政党,就仅仅是一个从政的人,一个公众人物,就得做好被骂,甚至被诽谤的准备。怕挨骂,想洁身自好,玩政治干嘛?除非他满脑子独裁政治思维。西人早有言∶怕油烟就别进厨房。言论自由,就是给批评的自由,给骂人的自由!赞美还需要自由吗?

金溥聪说,头家来开讲节目「对国民党形象造成伤害」,所以要提告。这句话实在可笑透顶∶其一,国民党独裁了半个多世纪的恶劣形象,还需要别人伤害吗?「法院是国民党开的」是国民党大佬说的。其二,还有什麽比它今天的第一夫人、秘书长动不动就要告媒体、告政治评论员更伤害国民党的形象呢?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沙费尔(William Safire)曾在专栏中写道,当年的第一夫人希拉蕊是「天生的撒谎者(congenial liar)」。希拉蕊愤怒地说,这等於侮辱她的父母,说她是从他们哪儿遗传来的撒谎;当时的柯林顿总统也说气话,他要不是总统,就会打断沙费尔的鼻梁。但是他们连想都不会想到去提告一个专栏作家。顶了天,就是发一顿牢骚。别说他们绝无告赢的可能,「提告」本身,就会比「天生的撒谎者」更名誉扫地。换句话说,这种事情不可想像到让总统去商店偷一条面包一样。哪里会像台湾的第一夫人那样,居然胆敢告专栏作家!只有在一个前提下可能,那就是她把自己当成独裁总统的蒋夫人。

金溥聪如果只是一个早已习惯独裁思维、对西方新闻自由如天方夜谭般茫然的国民党小官僚出身,也多少可理解。但查查简历,金溥聪居然在美国念过新闻,在台湾做过新闻系教授。许多人曾问我,为什麽那麽多中国人在西方留学,却完全没有学到自由民主的精神;那我们看看今天台湾最头面的、留学美国的总统和国民党秘书长,至今仍满脑子独裁思维後遗症,也难怪那些中国人了。

——原载《自由时报》2010年11月22日“曹长青专栏”

2010-1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