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谁应该代刘晓波领诺奖?

曹长青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但由於人在狱中,无法亲自领奖。他的妻子刘霞能否成行去代领,从目前中共的高压手段来看,也是未知数。

那麽谁应该代刘晓波去领奖?某些传出来的消息是,海外民运的“人物们”可能又要为争这个荣耀而摆不平了。现在诺贝尔奖争完了,如果再为争“谁去领奖”而打起来,那中国人的事儿就真没辙了。

事实上,我认为有一个非常好的方案∶如果刘晓波夫妇不能去领奖,最合适的代领者,应是六四屠杀时被坦克压断双腿的幸存者方政。最应受邀出席颁奖典礼的,不是任何国内外的“人物们”,而应是那些仍在狱中的政治犯们的家属。理由如下∶

对这次的和平奖,挪威的颁奖词和诺奖委员会主席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得很清楚∶是给中国的整体人权运动以道义支持;给了刘晓波,因他被重判,成为“最突出的象徵性人物”。所以很多人说,胡锦涛是最大推手,因不重判,刘就不会获奖。挪威颁奖给中国人,意在提醒世人关注中国的人权,抗议中共的专制。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方政去代领奖,具有特殊意义∶他是天安门屠杀的幸存者。刘晓波在得奖後说,这个奖是给六四亡灵的。所以方政去代领,符合刘的意愿方向。既然亡灵们不能登上领奖台了,那为什麽不让一个活著的,最能用身体见证六四屠杀的人去领奖?

在六四之夜,方政作为天安门广场的抗议学生,两腿被中共坦克压断,高度截肢,二十年坐在轮椅上(去年来到美国)。这个形象出现在挪威的颁奖台上,会成为全球媒体的聚焦中心,将让全世界再次想到天安门那些无辜被杀害的孩子,那些伤残的身心,那些艰难的挣扎,那些不屈的抗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双腿被解放军坦克碾断的幸存者形象,比任何语言,任何领奖词,都更能震撼世界、打动人心;尤其在今天这个手机网路时代,这个轮椅上的照片,会随著挪威颁奖典礼的报导,传向整个世界!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提醒全世界再次记起六四屠杀的机会。而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达到方政出现的效果。

说老实话,国际上没有多少人知道刘晓波是谁,连美联社的视频报导,都把刘晓波的名字念错。他们也可能记不住方政的名字,但是,通过媒体画面,他们会记住,一个中国青年在天安门广场被坦克压断了双腿。他在代替一个仍在监狱中的政治犯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所以,方政出现在挪威的典礼台本身,就向世界定格了∶这就是中国的人权状况!

我在想,如果方政去代领奖,他在致辞後,依靠义肢最後从轮椅上站起来,象徵性地告诉世界,即使被压断双腿,中国人也会站起来!那会是一个全场来宾起立致敬的时刻,那会是人们被感动得流泪的时刻,那会是中国人的苦难和人权抗争的形象成为一体、走向世界的时刻!

为了这样一个时刻,为了这样一个中国人难得的机会,民运领袖们也好,受刘霞委托的人也好,应该从大局出发,别把它变成一次发放“favor”、送人情的机会,而是真正利用它,为中国人权呐喊一次。

网上有一份据称是刘霞开出的邀请名单,有些社会名流,以及企业家等等。但我认为,最合适的人选,应该是那些中国政治犯的妻子们。她们那些为中国的民主而坐牢的丈夫们,是这份荣耀的一部分。所以,她们应该坐进挪威的颁奖大厅。她们的出现,又再次凸显中国人权的恶劣状况。而且可以由她们告诉世界,她们丈夫的苦难,她们自己的苦难,中国普通人的苦难,中国底层社会的真实。

这份名单过长,但起码我们可以列出下面这些∶

首先应该邀请高智晟的妻子耿和。高智晟作为一个基督徒,却全力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喊冤、打官司,因此被中共严酷迫害,至今下落不明!他也是被迫害者的象徵性人物!而且也曾被诺奖提名。他没有获奖,但应分享这份荣誉。现在他的妻子耿和已经在美国了,去挪威比较容易,所以首先应该得到这样一个机会。

其次,应该邀请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创办《中国之春》和民联的王炳章因坚定反共,2002年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判处无期徒刑,至今已在监狱八年了。海外民运为王炳章发出的救援声音实在太少了!王天安为了救父亲,已停学一年,她会说流利英语,更有利就人权问题直接发声,向国际媒体呼吁营救被判无期徒刑的父亲。

另外,像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等,这些至今仍被关押的政治犯的妻子都应是邀请对象;还有师涛的母亲等。如果她们出现在挪威颁奖典礼上,比任何其他民运领袖都更有“影响力”,更具“说服力”,都更能向世界证明,中国还关押著多少政治犯,中国的人权状况多麽恶劣!

曾金燕、贾建英、师涛的母亲等人,都出过国,说明已有护照,比较容易成行。即使不能,还可考虑请他们的孩子去参加,像何德普夫妇的儿子,就在美国留学。由这些(正在监狱中的)政治犯的家人,参加这个诺贝尔奖典礼,很有意义。

另外,可邀请那些已出狱的政治犯的妻子们。例如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徐永海的妻子李姗娜,徐文立的妻子贺信彤,任畹町的妻子张凤颖,刘京生的妻子金艳明,王万星的妻子王军英,等等等等。我只是偶然从网上读到她们的故事,深为感动。还有许许多多我没有读到,我们大家也都不知道的。她们的牺牲,她们的坚韧,她们的勇敢,和那些默默承受的细腻的苦难,不是当事人,是无法体会的。分享一次这个典礼,算是对她们多年付出的一个小小的补偿吧。

我在想,如果这些政治犯的妻子们、孩子们、母亲们出现在挪威的颁奖典礼上,她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所以,海外如果派人去,应该找一些英文足够好的,能够面对媒体讲话的,配给那些中国政治犯的家属们做翻译。在全世界媒体难得为中国人权聚焦一次的时候,让中国政治犯的家属们,好好给世界讲一讲她们的故事。这是一个多麽不应该错过的机会。而且这样一个阵容的领奖团,也足够特别,足够凸显“中国特色”。

刘霞作为政治犯的家属,对那些妻子们的经历,应该会深有体会。她不能代丈夫领奖,就让她那些同命相连的姐妹们出征吧!

而且,这些人去挪威的一切费用,全部都应该由“中国人权”来出。过去这麽多年来,中国人权每年几百万美元的进账,天知道他们在曼哈顿的帝国大厦把钱都花在了哪里,都干了些什麽。这一次,干点让我们大家都能看得见的实事吧!

2010年11月7日於美国

2010-11-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