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黑人巧克力是马英九性伙伴?——4之4

曹长青

在上几篇文章中,我评论了马英九的同性恋问题。这次我想谈一下马英九的另一个同性恋绯闻,然後跟读者探讨一下怎样看待同性恋的问题。

我在上篇文章中提到国民党秘书长金溥聪可能是马英九的最爱。但在金溥聪之前,还有一位美国黑人歌手巧克力,也被质疑曾是马英九的同性恋伙伴。

在上次台湾总统大选时,就有一盘“巧克力光碟”被禁止发行。当时马英九在选前自我爆料说,有盘光碟,说他是同性恋,然後事先消毒地说“这太离谱了”。但马英九还是不说自己到底是不是同性恋。对这盘光碟,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也似乎知情,他後来评论说,“他(马英九)是七百多万人选出来的领导人,要给他留点面子。”那麽这盘光碟中有什麽内容让马英九“丢面子”?

因肤色与同性恋遭歧视

“巧克力”是到台湾发展的美国黑人歌手查理斯.马克(Charles Mack)的艺名。马克是一位双性恋者,他跟台湾女子张玮津结婚。但後来被妻子提告,说他有梅毒,并且说他曾强暴两名台湾男大学生。但在开庭时,马克拿出了医院证明,他的确曾经感染过梅毒,但是在到了台湾之後,而且已经治疗痊愈,不具有传染力。另外所谓性侵犯两名男学生,并没有证据。但上午庭审,晚上马克就被台北警方押到机场,强行驱逐出境。

马克当时在台湾发展已十六年,精通国台语,多才多艺。他身兼歌手、电台节目主持人和舞蹈老师等职,还出过运动专辑和书。他热心公益,在2003年春,曾在台北举办“捐助新竹县贫困学童慈善晚会”,募到的二百万台币,有一百万是他跟妻子捐出。在台湾新竹县政府网页上,现在还有这条新闻。

马克被逐事件,引起不少人抗议,认为是歧视和排外。他的前演艺圈同事说,这令人难以置信,因马克在台湾的公众形象一直很好。更有读者投书《苹果日报》说,“这个案子体现出我们移民法制与行政蕴含著的歧视与落伍。我更深深地为台湾的排外主义而毛骨悚然!”

台湾当时有“爱滋感染者权益促进会”等四家团体发表《被驱逐的是台湾社会的民主自由》的声明,认为因感染梅毒就被驱逐出境,“是台湾迈向民主开放之路的最大讽刺!”

临行前,马克表示,他非常喜欢台湾,只是因肤色与同性恋的性向才遭到歧视。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一件事,他未来还将来台湾。

巧克力被逐是个谜

巧克力被台北警局递解出境的2004年,正是马英九做市长的时候。而後来的“巧克力光碟”,据说主要涉及马克和马英九。据当时负责驱逐马克的台北警局外事科长说,马克在台湾期间曾经跟多名男子发生过性关系。这“多名男性”中,是不是有马英九?一直热心支持同性恋、年年主办同性恋婚礼、甚至编制政府预算给同性恋办活动的马市长,为什麽这个时候不出来同情、支持一下马克?当时这个案子被媒体广泛报导,那麽关心同性恋的马英九,怎麽会不知情?但他为什麽无动於衷?有评论认为,不排除是马英九把人赶走灭口,担心马克事件引火焚身,烧出他也是同性恋的“原形”。

这种事如果发生在美国,媒体哪怕挖翻天也要找出马克;因为如果能证实他跟总统有同性恋关系,简直是能得“普利策奖”的大新闻。马克的台湾妻子张玮津去年说,她没有跟马克离婚,过年前还来美国看过马克,说马克现在已经出家做和尚了。马克被驱逐时,他在芝加哥的妹妹(Patricia Mack)在网上发文,要联络张玮津,救哥哥。她还在网上留下自己的电话、家庭住址等,可见救人心情之急迫。当时网上的英文民调,61%的人认为,“马克被驱逐是违反人权”。但马英九坐视这一切,没提供丝毫帮助。

有人会说,即使马英九是同性恋,他也不敢公开,因亚洲社会对同性恋更不宽容,马英九别说选总统,连保守的国民党,也可能抛弃他。即使今天台湾已成为开放社会,但由於社会的压力,多数同性恋者仍不敢公开“性倾向。所以他们认为,马英九也有令人同情的一面,如果他真是同性恋的话。

真正男人要的是真正的女人

当然,同性恋者历史以来受到相当的歧视,甚至摧残。这点随著文明世界的发展,已经、并正在发生著相当的改善。但由於这毕竟是一个大多数人不可理解的性倾向,所以,要得到普遍认可,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在当今这个已经相当开明和文明的世界,社会压力实际上还是同性恋者痛苦的第二位因素。他们更深层的痛苦,是他们自身性倾向带来的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尤其是男同性恋者——那就是在他们当中,具女性气质和心理的占多数。他们希望对方阳刚,更男性化。但正如影片《蜘蛛女人的吻》中那个同性恋者忧伤的自白∶“我始终在等待一个真正的男人,可是真正的男人要的是真正的女人。”

另外一个就是男人的弱点是,感情不专一,其实是“性情”不专一。俗话说男人要性、女人要情。那麽两个男人在一起,就更导致关系不容易稳定,再加上法律又不允许结婚建立家庭,缺乏社会婚姻的约束,所以他们之间难以保持长久的亲密关系。这点在女同性恋者中就不那麽存在,因双方都更重情,所以女同性恋的结合,比一般男女婚姻似更稳定。但她们也有别的问题,女同性恋者多有男性气质和心理,她们更想找柔性、更女性化的伴侣。但真正的柔性女子要的又是真正的男人。

马英九看懂了《断背山》

而如果马英九是同性恋者,那他当然比其他人有更多的难言之苦,因为他是国家元首,他要小心谨慎,甚至战战兢兢地扮演好男人、好丈夫的形象,为了女粉丝,更为了骗选票。他压抑地扮演一种公众角色,而不能成为自己。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什麽他谈到电影《断背山》时,会感动得哽咽、嗓音沙哑。他可能从中看到了同样的压抑,更感受了两个真心相爱的同性恋者,在那个没有人烟的“断背山”上的瞬间解放、成为了自己的愉悦。

但《断背山》是以悲剧结束。相当锺情同性恋题材的李安,给断背山安排了一个非常“美”但却更“凄”的结局。该片原小说作者是位女同性恋,她的原作也是一副悲凉的格调。她和李安都安排同性恋一个宿命般的悲剧结尾,这是否意味著,他们自己对这种性倾向的命运和前景不乐观呢?有影评指出,李安实际上是通过这部影片,否定了同性恋行为。

我采访过的同性恋者很多都表示,下辈子不会选择做同性恋。无论这种性倾向是天生还是後天,无论外人评价如何,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感觉。幸福和天生关系不大,和人生的选择却有最大、最直接的关系。周美青曾说,下辈子不会嫁马英九,也不会选择结婚;那麽马英九如有下辈子,他会怎麽选择呢?(全文完)

——原载台湾《当代》月刊2010年10月号

2010-10-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