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金溥聪是马英九的最爱——4之3

曹长青

在前两篇中,我谈到马英九喜欢《断背山》等一些超乎寻常人的心理状态,也谈到他妻子周美青说下辈子不嫁马英九,甚至不结婚等异常的情感反应等等。这些反常的情形,当然让人感觉到,马英九夫妇的关系不亲密,甚至相当疏远冷漠,他们之间好像有个第三者。那麽这个第三者是谁呢?台湾社会流传最广的说法是,现任国民党秘书长金溥聪是马英九的“最爱”,两人关系非同小可。

马英九是在担任国民党副秘书长时,第一次见到了金溥聪。那时马英九是主考官,金溥聪来考公务员。结果两人是一见锺情,随後是近三十年的拍档关系。马英九到“研考会”当主管,金溥聪也跟著他到了这个机构任职。马英九当上台北市长,金溥聪则出任市府新闻处长,後来又当上了副市长。台湾媒体把金溥聪称作是“马英九的分身”。《财讯》月刊说∶金溥聪是马英九的“极核心幕僚”,他在马团队里的决策地位相当神秘。亲民党立委刘文雄说,“马英九只有三个幕僚,第一是金溥聪,第二是金溥聪,第三个还是金溥聪。”可见马金两个人关系的亲密。民进党立委蔡煌琅则说,“金溥聪和马英九是连体婴”。

金溥聪像马英九的“爱妾”

亲国民党的台湾名嘴陈文茜去年底在香港凤凰卫视播出的节目中说,金溥聪“对马英九没有保留,是无限的效忠,为马英九一个人肝胆相照。”无论在独裁国家,还是在民主国家,两个男性的政治动物,被公认到如此亲密无间的地步,能找到第二对吗?由於跟马英九有这样“亲密的关系”,金溥聪在国民党内是说一不二,像皇帝的宠臣爱妾一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时连皇上也得听他的话。

对蓝营情况相当知情的陈文茜描述说,“金溥聪的一句话可以改变所有马英九的思考。他的一句话告诉马英九说,你身边的那个欧晋德副市长不怎麽样,欧晋德就下来。跟马英九的关系无论怎麽亲近,只要金小刀不喜欢你,一刀砍向你,无论马英九把你选为副手萧万长,或者是副手萧万长最倚重的詹启贤,都会从此失去了他在国民党里头任何可以往上爬的地位。”

陈文茜甚至比喻说,“实质上金溥聪对国民党的影响力,只有用当年吴淑珍对陈水扁的影响力可以来比喻。”陈文茜等於是明说了,马英九跟金溥聪才是一对夫妇。

陈文茜还引述一位台北文化人的话说,“马英九崇拜金溥聪,远超过金溥聪崇拜马英九。当然金溥聪是非常、非常的效忠马英九,两个人都是不能没有你,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关系,是很难理解的。”

在女人堆的娇宠中长大

但有一点可以理解的是,这两个人的成长背景有相同点,都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一样,是在女人堆的娇宠中长大的。马英九是家中的独生子,有四个姐妹;金溥聪更多,有五个姐妹。他们没有机会了解,男人的行为应该是怎样的。

马英九跟金溥聪两个人的亲密,即使在公开场合,也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例如去年初金溥聪从香港回到台湾,出任壹传媒电视新闻行政总裁的时候,有记者问马英九,跟他关系密切的金溥聪有可能拿到独家消息吗?马英九的回应是∶“他休想”然後是“哈哈哈!”一阵嬉笑。那口气,根本不是政治人物的严肃回答,而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他休想”这种亲昵的口吻,除了对丈夫妻子、或情人,无论多麽近的同事关系,都不可能使用,不可能那麽自然地脱口而出。

後来金溥聪夫妇接受电视采访,被主播问到,他回来台湾後,是不是跟马英九通过电话了?金溥聪居然马上脸红了。为掩盖自己的失态,还故意问旁边的妻子周慧婷∶“我脸红了吗?”

下辈子不再嫁金溥聪

台南的民进党立委李俊毅说,马英九跟金溥聪的交情已经超乎友谊,暗指两人是同性恋。金溥聪当时的反应,跟马英九的手法一样,也是只批评这种说法,却不否认自己是同性恋。金溥聪当时在记者会上说,“我觉得这样子实在是太超过”。“对我的家人,就是我的妻子非常不公平”。但是,如果金溥聪真的是马英九的同性伴侣,那就不存在“太超过”问题,而且是他“自己”对妻子“非常不公平”。但整场记者会,金溥聪都没明确说,他不是同性恋者,也没有过同性恋行为。这和马英九以往的“澄清”方式一模一样。如此做法,当然无法消除人们的质疑。

我在上篇文章中提到,周美青表示下辈子不嫁马英九。真是无独有偶,金溥聪的妻子周慧婷最近出了本书,也说,如果有下辈子,她不再嫁金溥聪。谁都知道没有下辈子,说下辈子不嫁你,就是明说,这辈子跟你过够了。

这两个女人的丈夫,一个是总统兼国民党主席,一个是国民党的秘书长,都是台湾最有权势的人,两个人也都一副风度翩翩的绅士状。但这两个重要的政治人物的妻子,却都公开宣称,这辈子跟他们过够了。他俩又都没有男女风流韵事,到底是多麽严重的问题,让他们的妻子那麽不满呢?

怎麽可以给男情人封官呢

如果金溥聪是马英九的同性恋夥伴,这就绝不是私事、小事。金溥聪做国民党秘书长,等於是克林顿把白宫幕僚长的位置给了他的红粉知己莫尼卡•莱文斯基。这怎麽可以想像、怎麽能够被允许呢?这完全是利用职权谋私利。台湾政府等於是马英九和金溥聪开的夫妻店了。

台湾社会对这个问题是太容忍、太左倾了;被所谓尊重私人性倾向的高调给搞糊涂了。需要特别强调的是∶马英九的性倾向绝不是私人问题,换句话说,政治人物没有私人问题;权力人物没有私人问题。如果金溥聪是个女人,如果全台湾都风传金溥聪是马英九的红粉知己,他敢把台北市副市长、国民党秘书长等重要位置给他的红粉知己吗?但现在金溥聪是男的怎麽就可以了呢?如果大家真正了解和尊重同性恋行为,那就更应该把这种关系和异性恋关系同等对待。总统不可以给自己的女情人封官,怎麽就可以给男情人封官呢?这才太超过了吧!像马英九和金溥聪这种情形,如果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早就会被媒体查个底朝天了,哪会像台湾这麽容忍?(未完待续)

——原载台湾《当代》月刊2010年10月号

2010-10-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