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周美青为何下辈子不嫁马英九——4之2

曹长青

在上篇中,我谈到马英九是不是同性恋,是不是欺骗选民的问题。其实,他的妻子周美青对丈夫的异常情感反应,也是人们认为马英九是同性恋的重要依据之一。

马英九夫妇缺乏亲密感,这在台湾是公开的秘密。例如在上次总统大选时,在最需要表现候选人夫妇的亲密美好、家庭和睦的时候,国民党阵营就楞是找不到几张马英九跟周美青的亲密夫妻照。他们结婚已经几十年了,居然没有亲密照,这是不是有点不合人之常情呢?尤其是马英九从政几十年,哪怕作秀的照片也得有几张吧?可就真是没有。

连中国《南方周末》也报导说∶有岛内政坛帅哥之称的马英九,让许多“女马迷”魂牵梦萦,都想要一亲芳泽,马英九被搂搂抱抱、摸脸、偷亲屡屡出现。但是类似亲密举动,在公开场合中,就算马英九自己送上门,他妻子周美青也会故意闪避。

被自己的丈夫亲昵一下,妻子怎麽会“故意闪避”,不愿接受?除非是感情糟透了。在我读到的名人传记中,只有托尔斯泰,晚年最後一张夫妻合影,妻子要表现亲密,他却扭头不理,还一脸愠怒。因他们夫妇已吵闹了一辈子,到了晚年感情伤透了。托尔斯泰在日记写道∶“再次要求装做恩爱的夫妻合影,我从头到尾感到羞耻。”

马英九跟家人的关系冷淡,他周围的很多朋友知道。据说周美青都从来不进马英九的办公室。媒体报导说,台大哲学系教授林火旺、前台北市民政局长林正修等人都说,过去十年来,也只见过马嫂二次。而且马英九也坦诚,“我们很少全家一起出门。”据马说,至少有十四年没有全家出游了。

马让妻子独守空房

在一次媒体访谈中,周美青告诉记者,身为马英九的太太,最大的感触是“必须自立自强”。为什麽做妻子的要“自立自强”,做丈夫的干什麽去了,怎麽要妻子独顶一片天?周美青则无奈也略带自豪地说∶“我天天在家早就独当一面了。”据马英九自己披露,在萨斯期间,他曾经连续42天没有回家,一直睡在办公室。虽然萨斯防治很重要,作为市长要尽心尽力,但同在一个城市,马英九竟然连续一个多月都不回家睡觉,让妻子独守空房。这不仅是大可不必,也太过分了吧?後来马英九打电话说要回家时,周美青竟说,“你回来干嘛,萨斯未灭,何以家归?”这像是恩爱夫妻之间应该说的话吗?而且“萨斯未灭,何以家归”这种文绉绉的语言,根本不像电话中的口语,是不是记者或马英九本人加上去的?而“你回来干嘛”,恐怕才是周美青的心声!

马英九夫妇的感情冷淡,从周美青对媒体的不经意抱怨也可看出。有一次周美青接受记者采访,在被问到马英九究竟何处吸引她时,周美青竟回答说,“这个问题能不能省略?因为,实在想不出来。”

哪有做妻子的,说不出丈夫的任何吸引自己之处?难道马英九夫妇是被包办的封建婚姻?尤其是当今政治人物的妻子,居然公开对记者说,“实在想不出来”丈夫的吸引力,甚至要求“省略”这个问题。我很奇怪,为什麽没有记者追问,周美青怎麽会对丈夫如此心灰意冷?是什麽事情伤透了她的心?

马英九家里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周美青不仅对丈夫心冷,还公开宣称是马英九的“永远反对党”。周美青曾说,“这些年来,我永远是他(马英九)最忠诚的反对党。”甚至还明言∶“马英九从来都不是偶像,他也永远不会是我的偶像。”马英九是政治人物,得到过半台湾民众的认可,当上了总统;做妻子的怎麽对自己的丈夫连最基本的尊敬和欣赏都没有?那种口气中,不仅流露出情感淡漠,甚至有一种蔑视和反感的气息。

马英九在家里没什麽用

2008年的情人节,马英九、周美青夫妻在台中出席活动。主持人问,这麽好的男人到手,快教我们一下!周美青不仅没有说出马英九好在哪里,反而回问记者∶“他好吗?”而马英九就在身边,只有尴尬地笑笑。

周美青不经意抱怨、甚至批评、贬低马英九的话,不时在媒体上可以看到。即使在总统大选前的造势晚会上,上台致辞的周美青,面对台下黑压压的马英九支持者,也不忘抱怨几句丈夫∶“马英九不是一个会关心、体贴别人的人。”是什麽事情,把一个做妻子的煎熬、逼迫到如此地步?

周美青甚至还曾公开对记者说,“马英九在家里没什麽用。”马英九在政治上再无能,作为丈夫和男人,也不会“在家里没什麽用”吧?周美青怎麽会发出这样的抱怨?而当时就在身边的马英九回应说,“家里有那只马小九(流浪狗),她就不要我了。”而真实情况,到底是谁不要谁的呢?

政治人物的诚信必须追究

马英九的爱将、曾任台北市新闻处长、对马的生活相当了解的吴育升立委曾在中国《南方周末》上说,“马英九多年来坚持自己熨衣服,每日换的衬衫都亲手熨过。”一般熨衣服这种事,不仅是女人做的家务,也是妻子对丈夫一片爱心的具体表现。也许马英九对自己的衣物有一种女性般的偏爱,也许妻子周美青拒绝给他熨衣服。像诺奖得主索尔贝娄在《洪堡的礼物》中的那个妻子所说的,“不要用我的钱镶的牙,去跟别人的女人微笑。”台湾《中国时报》前总编辑夏珍也在这家中国周刊上说,“在他(马英九)的生活里,给家人的时间都很少”。

恐怕最能说明马英九夫妇关系的,是周美青的明言,说如果有下辈子,她不再嫁马英九。还发誓说∶下辈子不结婚。马英九要把妻子伤到什麽程度,周美青才会说出这样绝情、绝望的话?

马英九作为丈夫,到底有什麽让妻子那麽不满意呢?事业上,他是一国的总统,经济上,马英九的政治现金,不知有多少亿,而且马英九形象英俊,还给了她两个漂亮女儿,而且这个事业有成、风度翩翩的丈夫也没有任何男女风流韵事,这是一个多麽标准、难得的“好丈夫”呵。作为妻子,周美青即使不春风得意,也应该有起码满足感吧。那到底是什麽事情,把周美青伤到如此地步,不仅连丈夫的拥抱亲吻都拒绝、躲避,还公开宣称下辈子不嫁马英九,甚至厌恶到下辈子连婚姻都不要了。马英九到底在哪些方面没有尽丈夫的“责任”呢?

周美青未见得是个好妻子,她也的确不适合做一个政治家的妻子。但她那些真实的内心表露,那些哀鸣、绝望、抱怨和倾诉,是不是说明那个丈夫的“性倾向”的确有令人质疑之处呢?关於马英九的性倾向问题,我还会在下篇中继续探讨。我对马英九的隐私没有兴趣,但对台湾最关键的政治人物的诚信必须追究。(未完待续)

——原载台湾《当代》月刊2010年10月号

2010-10-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