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马英九是同性恋吗?——4之1

曹长青

马英九是同性恋,这不是新闻,而是台湾无论蓝绿阵营中都有的传闻。虽然性行为是一个人的隐私,但马英九不同,他是总统兼国民党主席,是台湾最有权势的人物,他的道德操守,当然应该接受选民的监督和制约。

在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受审时提出上次总统大选期间,曾有马英九涉嫌跟一位美国黑人(艺名巧克力)有同性恋关系的“巧克力光碟” 事件时,我在台湾《自由时报》的题为“如果马英九是同性恋”的专栏文章中指出,“虽然性倾向是个人隐私,但马英九在竞选总统时展示给选民的,是一位有异性妻子和正常婚姻的好丈夫形象,这点当然是他赢得选票的一个原因。如他是同性恋,并有婚外同性关系,显然就是耍弄了选民。”

我在专栏中还特别提过,美国有多起政治人物,因隐瞒同性恋被揭出而下台。像左翼民主党的新泽西州长麦格瑞维,虽有妻子家庭,但被揭出是同性恋(跟男助理有性关系),结果因欺骗公众这个丑闻而被迫辞职。还有一位保守派共和党的国会议员,也被揭出是同性恋,猥亵实习生,也马上被迫辞职。

今天,无论在世界任何国家、任何人群中,都有同性恋者。而同性恋者当选公职,也不足为奇。在开明的国家,越来越强调不可有性倾向的歧视,甚至通过立法,保护同性恋者的合法权益。在美国,南方的德克萨斯州是保守派的大本营,这个两任总统(布什父子)家乡的现任州长、两名联邦参议员,都是保守派的共和党籍;该州的参众两院,也是共和党占多数。但不久前,德州最大城市休斯顿(全美第三大城市)的市长,就是一位女同性恋者当选。她没有隐瞒同性恋身份,更没像某些政治人物利用“婚姻”做掩护,而是把自己的同性恋伴侣请到竞选台上,大大方方地介绍给选民。她的诚实,感动了选民。

性专家说马英九是同性恋

马英九能当上总统,主要是因为赢得大量女性票,三个女选民,就有两个投给了马英九,这在任何民主国家的选举中,都是罕见的比例。像美国大选,在女性选票上,双方顶多差几个百分点而已。而马英九却赢了谢长廷三十个百分点的女性票。所以,靠女性粉丝当上总统的马英九,如果是同性恋,就等於假婚姻,再搞婚外情,就更不道德,属於多重欺骗。

所以人们对马英九是否同性恋的追究,基点在於他是否欺骗公众,政治领袖是否诚实。如果在这麽大的人生问题上,马英九都欺骗选民,当然也是欺骗妻子,那人们是否可以相信他会诚实地使用权力,处理国家大事?

对同性恋问题,我曾做过研究。十多年前曾在北美《世界日报》发表过一万多字关於同性恋问题的长篇采访报导和评论“在一个隐藏的世界里”(该报编者按说,该文是美国华文媒体的第一篇)。当时我做了很多“家庭作业”,读了中国研究同性恋的专家李银河、王小波、方刚等写的专著,还有其他同性恋者提供的一些书籍,并采访过多名华人和美国同性恋者,还和当时正念新闻学院的妻子一起,到纽约曼哈顿著名的同性恋俱乐部实地采访,并为香港《开放》杂志写过纽约同性恋大游行的专题报导等。

因为刚来美国不久,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所做访问学者时的同事、美国学者司马晋(James Seymour)就是一个公开的同性恋者。当时我感觉非常好奇,就跟他聊起了这个话题。他的“爱人”(同性恋者喜欢这个表达,说它分不出谁是“丈夫”和“妻子”)是从中国逃亡到美国的政治避难寻求者,他们“夫妇”还曾到我们家喝酒、过春节。他们也邀请我们到纽约著名的同性恋聚会点Fire Island参观、采访,他们在那里有个别墅。我们也请过其他通过采访认识的同性恋朋友到家里做客。通过那些实地采访和专著阅读,对同性恋问题有了一个基本的认知。

马英九是同性恋,不仅是台湾社会的传闻,海峡两岸的同性恋圈子,更有人这样认为。台湾前卫生署长涂醒哲在《新台湾新闻周刊》撰文说,“本人由於从事爱滋防治,曾听不少同志病友提过马英九是同性恋,而且马英九曾当选过同志梦中情人第一名。”

我也曾就此询问过一位中国知名的同性恋团体负责人(也是同性恋问题专家),这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同性恋者(他也有妻子孩子)说,在中国,同性恋圈子里的人,都认为马英九是同性恋。他还举例说,马做台北市长时,到香港访问,总愿参观厕所;其实马英九是去“怀旧”,因为在亚洲同性恋更受压制,最初都在男厕找同性伙伴。这一层内容,非同性恋者很难想到。在北京,同性恋者常在靠近紫禁城的两个被称为东宫西宫的公共厕所碰头,後来导演张元还就此拍了部《东宫西宫》的电影,是中国第一部同志影片。

叫像鸭子,走像鸭子,就是鸭子

为什麽同性恋者认为马英九是gay?可能就是由於自身独特的经验,使他们能够观察和感觉出,马英九跟他们是同样的性倾向。美国俗语说∶“叫起来像鸭子,走起路来像鸭子,那就是鸭子。”

众所周知,马英九说话比较女气,被称为“娘娘腔”,虽然这种说法涉嫌歧视女性,但马英九的柔腔媚调,是人所共知。那句被问到喝醉没,他的回答“没有啦”嗲声嗲气,成为马氏经典,如不看影视画面,根本想像不到是一个男人说的。

马英九有一副英俊小生的长相,有大量女粉丝。但马在权力中心(从给蒋经国做秘书开始)三十年,却从来没有和女人的绯闻。连马英九的父亲都被女人问题缠身(死在一位乾女儿家里),但马英九却常在河边站就是不湿鞋,这在权力者中并不多见。连中国颇有影响的《南方周末》也报导和评论说,“纵然魅力折服台湾女性,然而小报记者却从未搜寻到马英九的桃色新闻。”真是正人君子,当然值得称赞。但如果是男同性恋者,当然也自然不会对女人有兴趣。

马英九是同性恋一说,除了社会传闻,在台湾蓝绿政治圈中,也是饭後茶余的话题。民进党立委李俊毅曾公开暗示,马英九是同性恋。蓝营的人,也这样认为。去年我去日内瓦参加全球汉藏会议时,见到一位前新党立委,在饭桌闲聊时,谈到马英九的同性恋传闻,他不假思索就说,马英九是同性恋,蓝营高层都知道。他还绘声绘色地讲起,有一次几位台北市议员跟马英九酒宴,当问到马身上的一件东西时,马用女人般撒娇的口气说,“这还是他送给我的呢!”那些议员们都知道那个“他” 是谁。这位新党立委的一番描绘和模仿,引来全桌一阵哄笑。

从不正式否认就反常

对被社会广泛议论的他是同性恋这个问题,对任何批评都相当敏感的马英九,却从来没有一次(!)出来正式否认,这本身就是反常的。

例如在上述“巧克力光碟”事件时,马英九沉默了好几天,最後在媒体追问下,才出来说,光碟事件“完全是子虚乌有、空穴来风”。马英九只是否定了“光碟事件”,但没有说自己不是同性恋者。马英九为什麽不明确澄清或申明呢?

在男同性恋者中,有两个特点∶一是性伙伴往往不止一个,性关系不稳定是常见现象;二是圈子里的人,基本都知道谁是同性恋。如果马英九真是同性恋,却公开申明他不是,必然会得罪和激怒圈子里的人;如果再有前伙伴出来揭露,那後果就严重了。

马英九当台北市长时,对同性恋鼎力支持,更是人所共知。有评论说,“马英九当台北市长期间,年年主办同性恋婚礼。而且他必亲临主持,总是一幅兴奋异常的模样。来宾中可能有很多是他的亲密伴侣。”最多一次,马英九主持过三十多对同性恋婚礼。他和那些同性恋者,不仅互动热络,有共同语言,甚至在追求体能健美上,也有共识。

很多男同性恋者的心理比较女性化,在外型上,也很注重健美,喜好运动、健身。有调查报告说,男同性恋者注重健身的比率,远多於异性恋者。在这方面,马英九也很“入流”∶他不仅喜好健身,而且还有“性炫耀”、刺激他人性幻想的癖好,例如公开宣称骑车“没穿内裤”,洗澡时农家女儿给他递毛巾等等。此种做法对成年、已婚的政治人物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同性恋者,由於“性”的不同是其最重要的特色,所以他们尤其要表现和“性”有关的内容。这也是为什麽同性恋的大游行,经常会有赤身裸体的展示。像纽约的同性恋大游行,就有几百个男人一丝不挂,女人则裸露上身。乐於展示和“性”有关的身体部位,是同性恋者的一个特色。男同性恋者展示身体强壮,强化“性吸引”,多少有点像女人化妆一样。

不带太太看《断背山》

马英九不仅热心主持同性婚礼,对同性恋的电影等更是偏爱。台湾导演李安拍了一部同性恋影片《断背山》,马英九就非常著迷,竟从台湾跑到纽约,跟李安对谈这个电影。当时有很多媒体报导。在对谈时,马英九感叹,影片中男同性恋主角杰克的回眸一笑“令人着迷”,不断问李安怎麽拍的。当有记者问马英九是不是对杰克心动,他也坦诚回答,“我啊?会啊!会啊!”并说,每个人在人生中都有段爱的故事,“不一定是异性的”,但“这感觉可能跟著他一辈子”。这难免让人猜测,他是不是在说自己心中的感觉呢?

一般异性恋者看《断背山》,可能会对他们被迫过隐形人生活有“同情”,但却不会对同性恋者产生“深情”,更不会对同性恋者的“回眸一笑”产生情感的“着迷”。

记者报导说,在谈《断背山》时,“马英九的眼眶不时有些湿润。到最後,语气也略带沙哑及哽咽。在访谈过程中,他一直不经意地抚摸著李安送给他的断背山小说。而访谈结束熄灯後,他终於忍不住就著昏黄的桌灯,读了起来。”

异性恋者,一般不会对一部同性恋电影“着迷”,也不至於对那部改编成电影的短篇小说爱不释手,以至於在采访记者还没走,刚熄了采访照明灯後,就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如果马英九不是同性恋,那怎麽解释他这些“非同一般”的心理、情感状态呢?

後来在谈到台美关系这种大事时,马英九也喜欢引用《断背山》,他曾说∶如果台美关系像《断背山》,那麽,就必须像两位男主角一样有互信,不能经常给对方surprise!居然能把台美关系和《断背山》连上,这更是非同性恋者难以想像的,因为要比喻“互信”的关系,有多种多样,在异性恋夫妻中更为典型;电影等文艺作品更多如牛毛,为什麽偏偏选一个罕见的“断背山”呢?

有报导说,马英九去看电影《断背山》,不是带太太周美青,而是跟他的母亲和姐姐一块去看的。作为公众人物,马英九如果跟周美青一起去看这部片子,那对他是同性恋的传闻,可能会有一定的澄清作用。但为什麽不跟妻子一起看,而是跟别人?是不是周美青拒绝跟他一起去看《断背山》,不愿被伤害和羞辱呢?

除了马英九看同性恋电影《断背山》就感动得哽咽的很多不同寻常的举动外,他的太太周美青说下辈子不嫁马英九,甚至说不再结婚,也让人看出问题。我们在下篇中再来分析。

——原载台湾《当代》月刊2010年10月号

2010-10-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