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金恒炜开刀,台湾人心疼

曹长青

得知金恒炜先生患胰臓癌开刀,震惊过後是沉重,因我父亲就是得的这个病,深知它的严重性。不少海外的台湾朋友跟我打听金先生的病情,转达他们的担忧和心疼,大家为金先生祈祷,希望他能顺利度过这段人生的难关。

无数人关心、挂念金先生,因在台湾人争取自由和独立的进程中,金恒炜有独特的作用与贡献。这位在中国出生的「外省人」,却没有多数外省知识份子热中的大中国情结,而是义无反顾地认同台湾,一往情深地热爱台湾,把脚下这块土地当作自己的家园。他曾很认真地对我说,「台湾就是我的国家」。

金恒炜不仅理念清晰坚定,性格也率真,没有华人文人中那种常见的圆滑、见风使舵和精明算计。他的评论敢说真话,常点名道姓,痛斥那些为旧势力张目的獐头鼠脑。为此他成为泛蓝的最恨之一。在全国电视节目上,他遭统派殴打;在住家旁遭国民党老兵围攻,骂他「丢了外省人的脸」。但他没有丝毫後退,其凛然风骨,如同「卡在国民党喉咙的一根骨头」!

台湾人敬佩这样的风骨!在噗浪等网路上,一片片关心他病情,问候、鼓励的读者留言。在他手术後,我曾打去电话问候,听到病床上恒炜兄坚强乐观的声音,和手术前毫无两样,被他的精神振奋和感动。

但金先生是跟别人同住一个病房,很嘈杂。而单独住,费用很贵,国家医疗保险不承担。金先生曾买了十几年的民间健康保险,可恰恰在今年初取消了,因为他觉得自己不会生病。或许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想节省开支。一个泛蓝女立委告他,法院判他赔三十万,他家的帐号被冻结,连他儿子最近到美国留学,信用卡还不能用;马英九的夫人也告他,法院判他赔六十万,还有其他因言获罪的官司缠身。在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哪有国会议员和第一夫人,动不动就告评论家,还能打赢官司、甚至拿到金钱赔偿的?如果都这样,那谁还敢写批评文章,还怎麽监督权力者,还有民主政治可言吗?

周美青案二审时,金恒炜准备很多证据资料,想据理力争,但却被法官不断喝斥阻止,不让他说下去。案子不到十分钟就审完了。一个总统夫人告作家、涉及台湾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案子,就这样草草结束。当年有国民党大老坦承「法院是国民党开的」;而今天「法院是马英九夫妇开的」了!

听到金恒炜住院,台湾人著急、心疼,但统派却幸灾乐祸。泛蓝《联合报》故意报导说「金恒炜头部开刀」,泛蓝的网页上有不少什麽「脑壳坏掉了」「不得好死」等恶毒诅咒。看来台湾的蓝、绿显然有不同∶连战的儿子连胜文因肾肿瘤开刀,没有绿营人士幸灾乐祸。马英九的搭档萧万长是台湾人,却靠巴结国民党而高升,被台湾人不齿。但他得了肺癌开刀,绿营没有诅咒。更典型的是深蓝的台中市长胡志强的太太出了大车祸,绿营的人更是同情慰问,为她祈祷。李登辉夫人曾文惠还亲自去医院送花。据说胡志强曾感动地说,「台湾人真好!」

我以前一直认为,最有仇恨心态的中国人是在被阶级斗争毒化过的中国。但见识过在台湾的一些泛蓝、泛统人士的嘴脸之後,发现最刻毒、最邪门的中国人居然在台湾!这个发现使我意识到,毒化华人的,不仅仅是共产党文化。

金恒炜的个案再次证明,台湾不是族群问题,而是认同问题。如果居住在台湾这块土地上的人,都像金恒炜这样认同台湾这个家园,而不被践踏个人权利的大中国意识形态毒化,台湾早就会是另一番天地。

电话中,金恒炜兴致勃勃地谈五都选举,连说绿营选情很好。他依旧那样乐观,那样兴奋,那样为绿营的选举而牵肠挂肚;好像泛蓝那些诅咒,更激发了他的斗志。这种精神,不仅能战胜病魔,更能激励绿营打赢五都选战,最终打败马英九!

—— 原载《自由时报》2010年9月27日“曹长青专栏”

2010-09-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