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恶毒的《阿凡达》

曹长青




十年前,好莱坞导演卡梅隆用高科技拍出了人类面临巨大灾难时表现出美好情操的影片《泰坦尼克号》,感动了世界,也带来有史以来最高票房收入。虽然《泰坦尼克号》里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是虚构的,但许多背景故事和人物都是真人真事,而在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上真实发生过的故事,比电影所表现的更闪烁人类道德的光芒。在电影里,卡梅隆自己编的那个杰克和露丝的爱情故事,虽然继承好莱坞一贯的反富传统,但毕竟不那麽离奇,且颇有感人的一面,所以最终超越了意识形态,以人性的光芒和惊险炫目的高科技而横扫人心。

但十年後卡梅隆使用更高科技3D拍出的《阿凡达》(Avatar)则是一部反人类、颠倒黑白、推行极左意识形态的宣传片。虽然该片的高科技也给《阿》片带来巨额票房收入,但影片的故事之烂、之没内容、之不感人,令人痛感卡梅隆实在是浪费了资本主义给他带来的高科技。而他这次高科技的使用,既不惊心动魄,更毫无出奇之处,而是大量重复;实令人不解,这种片子怎麽能挥霍掉三亿美元拍摄?

反资本主义的左派文宣

这个科幻故事很简单,人类要开发一个叫做潘朵拉的星球上的稀有矿产,但由於那个星球不适合人类,所以科学家用地球人的DNA和潘朵拉星球的纳美人的DNA结合,制造了具有地球人意识、纳美人身体的阿凡达,使他可以自由地在潘朵拉星球活动并和纳美人沟通,以利於人类采矿。但潘朵拉星球的绿色大自然之美,土著纳美人天人合一的神奇,加上阿凡达爱上了土著头领的女儿,最後他和其他几个地球人决定帮助纳美人把来采矿的地球人打败、赶走,并留在潘朵拉星球。

看完这部影片的第一个感觉,这是一部动画片,是拍给那些在香港和东京街头看卡通的“未成年者”,是给学龄前儿童看的童话故事。但它为什麽叫座?主要是由於“媒体”声势浩大的宣传,因为这是一部非常符合西方左派“政治正确”意识形态的作品。而一般老百姓既受媒体影响,也被“3D”这种新科技所吸引,去看热闹。但导演卡梅隆可绝不是仅仅为了热闹才拍的这部电影,他是有清清楚楚的意识形态指导的;这个意识形态就是∶反对资本主义!

对於西方文艺界,很多中国读者不了解,把西方看做一体。事实上,在过去一个世纪以来,西方思想界一直在进行著相当激烈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走资本主义和反资本主义,这场战争也一直都在各种形式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反映著。因为思想界、艺术界是知识份子主导,而知识份子的绝大多数都是反资本主义的左派。

自二十世纪初开始,西方反资本主义的左倾知识份子们一路向往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乌托邦;到二十世纪後期,共产世界对人的严重摧残越来越多地被西方了解,所以左派们也不好意思亲共了,於是他们拼命干的是“反—反共”,千方百计地反对、杯葛、诋毁反共。苏联垮台後,共产主义乌托邦大势已去,西方左派的反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理论根基随之垮台,所以在过去十几年来,另一种反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开始成为西方左派的稻草,这就是环保主义——近年以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带头高喊的“地球过热”为代表。

美化原始部落,颠倒黑白

以前西方左派反资本主义,理由是资本家的剥削毁灭了人类的平等。结果事实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无论在整体物质水准、福利和对穷人的照顾等方面,都远比高举“平等”大旗的共产主义强百倍;资本家也并不是一味赚钱,而是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拿出了相当多的资金提高员工的薪水和福利——只要有竞争,工人就会去待遇更好的公司,这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而在思想和人身自由上,资本主义国家更和共产国家天壤之别。於是,在“走向未来”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幻想破灭之後,左派们现在开始要“走回过去”、走回原始,寻找所谓“天人合一”的另一个虚幻,理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毁灭了大自然。

这个走回原始的虚幻更荒谬不堪。人类早已走过原始的部落时代,没有工业化、没有科学发展,人类在与自然界的搏斗中一次次被毁灭,毫无抵抗能力;而在根本没有任何民主体制的原始部落,人类之间更是弱肉强食,残酷的厮杀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在卡梅隆的《阿凡达》里,与野兽共存的纳美人,比地球人生活得更自如;部落酋长管理的野蛮土著,比地球人更文明,更有人性;而最後长著尾巴的原始人,靠野兽和巫神的帮助,可以战胜操纵最现代科技和武器的地球人。西方左派就有如此睁眼颠倒黑白的无耻!

把自然当作神,贬低人类

除了歌颂原始的野蛮人,《阿凡达》的更反动之处,是把大自然的地位提升到超过人类的地位。卡梅隆借片中女科学家之口,说树木也有神经头脑,也会思考;还通过美化野兽来表达“人兽合一”之美。这些都是颇用匠心的表达,它和这些年来西方左派动不动就光著屁股上街,声称为保护动物“宁可裸体,也不穿皮衣”是一脉相承的。但你以为卡梅隆们在暴风雪肆虐全球的今年冬天敢光屁股上街吗?他早和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一样,躲在恒温的高级现代化豪宅里,消受他们兜售“全球过暖”意识形态而赚的大钱呢。至於非洲那些由於没有科学和经济发展而落後不堪的部落里的人民,就让他们继续享受“天人合一”“人兽合一”的自然美吧。

《阿凡达》表达的另一个左派意识形态是贬损、歪曲以美国为代表的人类和恐怖主义的战争的正义性。卡梅隆让代表邪恶势力的地球人穿美军制服,让他们引用美军打伊拉克的“先发制人”战略,说他们是“以恐怖对恐怖”。在人类文明世界和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战争成为当今世界最严峻的一场战争之际,西方左派一路歇斯底里地、完全无视正义和非正义原则地、把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保卫和平、保卫自己生活方式的自卫战,丑化成一场屠杀中东平民的邪恶战争。在这场全球范围的反恐战争中,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恐怖分子,而是西方那些阻碍反恐的左派势力。他们不是把恐怖主义视为当今最严重危害人类和平的敌人,而是把资本主义作为头号敌人来全力抗衡。像卡梅隆这类“艺术家”们,通过文艺作品对民众潜移默化的教育,所产生的作用是巨大的,因为影响了民众,就影响了选票;影响了选票,就影响了政策。这是全球反恐战争步履艰难的最重要原因。

在人类上一场和共产主义的战斗中,西方左派就一路站在邪恶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一边。共产世界垮台,他们不仅从不反省,而且又祭出了似乎比“要平等”更站道德高地的“保护环境”的美丽大旗,继续站在反对人类科学和经济发展的一面。《阿凡达》则走得更远,到了把自然当神拜、把自然和动物高於人、把原始野蛮的部落文化抬举到高於现代文明的地步。

伪善者的“艺术宣言”

但西方左派最可恶之处,还不是反对资本主义,反—反共,反—反恐,而是虚伪。如果卡梅隆、戈尔们,真的身体力行,言行一致,放弃资本主义现代化带来的一切舒适,而真的到原始部落里去“与狼共舞”,人们也佩服。但事实正相反。卡梅隆等好莱坞的左派明星们,用最先进的高科技拍电影,用资本主义制度使他们赚进的大把钞票,享尽现代化设备带来的舒适生活。

例如好莱坞女星芭芭拉.史翠珊,高喊节省水电,可她家有一万两千英尺的空调养马房,她每年浇灌自家草坪花费二万多美元,可想而知用掉多少水。坐私人飞机旅行,更是好莱坞们的特爱,连女星朱丽亚.罗伯特去澳州演讲“污染环境的邪恶”居然也是坐私人飞机;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哥本哈根的反全球过暖会议,有一百四十多架私人飞机,大概是他们排放的废气,才把丹麦的温度给升上去了。

全球高喊环保的歌星麦当娜,参加“保护地球”等巡回演唱会,一路乘私人飞机,飞行里数可绕地球九圈,释放废气达三万公吨。麦当娜有四辆汽车,她家产生的垃圾量是一般美国人的一百倍!

被称为全球环保发言人的前美国副总统戈尔更是虚伪透顶。他家有电控大门、电力恒温游泳池。他高喊节能,可他家的豪宅有二十个房间、八个浴室,用电量是平均美国家庭的二十倍!戈尔靠推销环保赚了大钱,被《纽约时报》称为将是全球首位绿色产业的亿万富翁。

卡梅隆的《阿凡达》,只是这些伪善者的一个艺术宣言而已。安.兰德说左派是“为虎作伥的爪牙”,悉尼.胡克说“西方左派是人类自由的掘墓人”。这些画龙点睛,一点都不为过!所以说,反对西方左派,是反对邪恶的一部分!

2010年1月16日於美国

——原载《开放》2010年2月号

2010-02-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