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麻州再次打响美国革命第一枪!

曹长青



美国东海岸的麻萨诸塞州,在历史上具有先驱地位。美国建国前三年的1773年,在波士顿,美国民众把英属轮船的茶叶扔进大海,掀起了对英国当局的抗税运动,参加抗议者被称为“茶党”,等於打响了结束英国殖民统治、美国革命的第一枪!

昨天(1月19日)麻州的这场联邦参议员补选,其结果被美国评论家认为,是麻州再次打响了美国革命的第一枪!

一个参议员选举,怎麽会有这麽大的意义?因为它将立即改变两党参议院竞争格局,影响年底的国会改选,并直接冲击奥巴马的倾向社会主义政策,等於吹起美国人抗税、反对大政府的革命号角!

民主党震惊,大本营失守

麻州参议员补选,是因爱德华•肯尼迪去世。本来出现这种情况,都是由州长指派人选,不需重选;麻州原来也是这样的法律,但在2004年却临时改了,因当时麻州联邦参议员克里(凯瑞)出来代表民主党选总统,当时州长是共和党籍的罗姆尼(2008年共和党总统参选人之一),民主党不希望见到罗姆尼任命共和党人,所以事先由民主党占多数的州议会修改了法律∶不由州长任命,而是重选。民主党的颜色是蓝色,麻州被称为“蓝中之蓝”,选民多数偏蓝,所以选举结果,当然又是民主党人胜选,补了克里的遗缺。

爱德华•肯尼迪患病时,民主党又想把法律改回来,因现在州长已是民主党人;爱德华一旦过世,由州长指定人选,当然这一席绝对是民主党的。但这个想法没被采纳,一是因为这样再改回来,明显玩政治,太不公平。另外,肯尼迪名气那麽大,是民主党的偶像,补他的遗缺,又是在民主党占绝对优势的麻州(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注册比例是3.5比1),民主党绝对会赢,不需再改法律、玩猫腻。从七十年代,麻州就没出过共和党的联邦参议员。而且竞选这个遗缺的民主党候选人,又是排在州长、副州长之後的第三号人物、州总检察长玛莎•科克利,而共和党的候选人,则是名不见经传的州议员斯科特•布朗。

但选举结果,让民主党人傻眼,布朗以52%的得票率,击败了科克利(47%),不仅改写了麻州的历史,而且其影响,更冲击到全国政治∶

拒绝政府包揽医疗保险

第一,使共和党有了阻止奥巴马议案的手段。按美国参议院规定,多数党要通过议案,少数党可用“冗长发言”(filibuster)的议事规则杯葛、阻止;以此迫使党派协商,而非简单多数就可强行通过。但如果多数党的席位达到60席,这个“冗长发言”手段就自动失效。

在麻州选前,民主党阵营在参院是60席(共和党40席)。所以,对奥巴马总统的医疗保险案等,尽管共和党反对,但却无法阻止。现在布朗当选,反对党增到41席,就可用“冗长发言”来阻止奥巴马的议案。布朗在竞选时表示,他坚决反对奥巴马的医疗保险计划。因此,由於这一席的变化,奥巴马的医疗保险和其他议案的通过等,都有了变数,直接影响到奥巴马施政和全国政治。

第二,将冲击年底的选情。今年11月,参众两院将进行两年一度的中期选举,改选全部的435名众议员和100名参议员中的三分之一。麻州的选举结果对年底选情将有影响。前麻州州长罗姆尼接受福克斯电视采访时说,这是选民对奥巴马政策的一次公投,结果是否决。十多名在总统大选时投给奥巴马的麻州选民参加福克斯电视节目时说,他们这次则投给了布朗,主要是反对奥巴马的医疗保险计划。

奥巴马当选总统後,民主党在地方选举中接连失败。在维吉尼亚州,共和党赢了州长、副州长、州检察长;在新泽西州,当任的民主党州长败选下台。新州是民主党地盘,共和党夺回,具有指标意义。这次,共和党又使民主党大本营的麻州翻盘,选情专家认为,如果这种趋势继续,那麽年底的国会改选,民主党将会是输家。

不满奥巴马走社会主义

第三,对奥巴马的施政将产生影响。在麻州,独立选民占51%,民主党36%,共和党11%。民调显示,这次多数独立选民投给了布朗,甚至很多民主党注册选民,这次也转了向。前阿拉斯加州长佩林说,这是美国人民对奥巴马的高赤字、大政府的政策说“不”,是一场革命的开始。但立场偏向民主党的有线电视MSNBC的评论却认为,这只是一次选举,没那麽重要;并把败选原因归於科克利轻敌,说她 诞节还去度假,没有打好选战。

但很多评论家却认为,共和党在麻州获胜,不是选民不喜欢科克利,而是对奥巴马施政不满。Rasmussen的民调说,投给布朗的人中,有76%说他们不是反对科克利;而是不满奥巴马的倾向社会主义的政策。

按常理,科克利应铁定当选。一是麻州为民主党地盘,民主党掌控州参众两院,选民多支持民主党。二又是补选肯尼迪的席位。肯尼迪家族不仅在麻州,在全美都是最有权势的政治世家。爱德华的两个哥哥,一个曾做总统,一个曾做司法部长,都在任上被暗杀。爱德华的儿子现为联邦众议员。爱德华本人,从1962年当选参议员,一直做到死,连续做了47年!他的名气、地位、人脉等,在整个美国政坛都是没人可比的。科克利补选这个遗缺,又得到肯尼迪遗孀的背书,更不要说被对手布朗称为“选举机器”的麻州以及整个民主党的力挺,选前还有前总统克林顿、现任总统奥巴马来站台助选,其阵势、财力、气势等,都是没什麽名气的州议员布朗没法比的。

美国人再次抗税革命

科克利本人也是女强人,她是州检察总长,在党内初选时,她击败其他三个竞争者,脱颖而出。她的演讲能力,个人形象,举止言谈等,都很得体,并不比布朗逊色。而且她也没有任何可供对手攻击的“丑闻”。一切都正常,大背景又极其有利,但她输了。而今年才50岁的布朗,并没有奥巴马那样的演讲天才,从政前当过马州国民兵的陆军中校和律师,他的胜选演说,不仅过长,也有些凌乱,看不出有特别的才能,但他赢了。这一反一正,更可以说明,这不是选民否定科克利,而是对奥巴马的大政府政策的强烈不满!

而且这次麻州投票人数超过220万,达到2006年州长选举的水准。对於非选举年的一次参议员补选,麻州选民表现了空前的热情,也更反映民意走向。奥巴马当选後,从席卷美国各地的反对大政府、高税收、高赤字的“新茶党”运动,到这次民主党大本营的翻盘,美国人再一次抵抗政府强权的抗税革命,可能又从麻萨诸塞州开始了!

2010年1月20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0-01-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