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卡特在中国的“盖房秀”

曹长青



最近美国前总统卡特率大批外国人到中国四川地震灾区盖房子,成为媒体上的热门新闻,连中共官方新华社等都做报导。

根据新华网的报导,卡特带著他夫人,还有来自英国、新西兰等世界各地的几百名志愿人员,“风尘仆仆来到四川成都邛崃市”,参加以卡特夫妇命名的在中国大型建屋活动。这个活动还同时在湄公河流域的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其他四国进行,总共建造146所房子,有来自全球的三千人义工。

可想而知,成百上千名来自西方国家的高鼻子、白皮肤,以及金发碧眼的男男女女,在中国建造房屋,引起的村民好奇、围观,以及形成的独特景观,简直就像一场“秀”。其实,这就是这位美国总统要的效果,这是他个人的“政治秀”。

不甘寂寞的廉价政客

因为如果卡特真的关心中国的房屋问题,或者四川灾民的住宿问题,他完全可以捐款,或直接雇用当地的专业建筑工人,来建造房屋,而不是在全世界找来这些义工,他们中间有电影明星,医生,教授,还有学生,以及家庭主妇等等,由这些并没有真正建筑专业经验和手艺的人,来建房子,本身就像闹剧;它让人想到中国五十年代毛泽东发动的那场全民大炼钢铁,那种土法上马的小高炉,还有人山人海的施工场面。

毛泽东当年发动大跃进,还有他的政治乌托邦,认为只要发动了群众,“大干促大变”,什麽亩产万斤、超英赶美、摘星登月,都是可能的,而且可以“胜似闲庭信步”般完成。虽然那是盲目的自信,并带来巨大灾难,但毕竟当时还有些理想的成分。但卡特则不同了,他不是要实现什麽政治抱负,而是要作秀。因为他选在亚洲五国盖房子,这本身就是“新闻”;在哪个国家,都被媒体大幅报导,而这个项目又是用卡特夫妇命名的。於是这个在美国几乎被人遗忘、“寂寞开无主”的卡特,在亚洲又成了“明星”。

黑人总统撑黑伞走进黑暗

今天,中国的真实情况绝不仅仅是缺房子,更是缺乏公正、公义。四川地震时,大量校舍倒塌,很多都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所以才导致多达上万名孩子丧生!这些因“豆腐渣工程”而死亡的孩子,政府根本不予赔偿,甚至孩子家长去北京上访告状,也被抓送回当地,甚至还被关押。孩子死了,家长还受到这种摧残,那是一个最黑暗的国家。难怪奥巴马前些天访问中国时,当时网路最爆红的流行语是“一个黑人总统,撑一把黑伞,在一个黑夜,走进一个黑暗的国家”。

卡特曾以“人权总统”著称,但他不是去关心中国这些最基本的人权问题(更不要说异议人士被逮捕,法轮功和基督教被严酷镇压等等),却到中国做这种“政治秀”。

这种“盖房秀”,卡特在美国早就做过了,或许因为他是木匠出身,所以很热衷盖房子。他在美国盖房子,也像在中国这样,有成千上万的义工,被媒体报导甚至炒作,成为美国的一个事件。

卡特在美国盖房吃官司

但卡特为什麽不继续在美国盖房子了?因为他盖的房子,正在吃官司∶美国杂志《NewsMax》今天三月号就有一篇报导,标题是“吉米卡特盖的房子,正在倒塌”,报导卡特在美国盖的房子,有严重品质问题,住户要把卡特告到法庭。

该报导说,美国正在发生不同类型的“房屋危机”∶被前总统卡特的组织所盖的房子,正在坍塌。八年前,在佛罗里达州北部的Fariway Oaks镇,当时卡特带人盖房子,成为大新闻,也成为卡特项目出名的标志,因卡特们在17天之内,带领像一苹军队一样的一万名义工,在当地一块倒垃圾的土地上,为当地穷人盖了85栋房子。今天,这些房子的住户和他们的律师说,他们将起诉卡特和他的组织,因为这些房子品质糟极了。一个住户在地板隔层下面,发现了五尺高垃圾堆;房子的基础要崩塌,墙壁出现很多裂缝,住户们抱怨他们身上出现很多“神秘的红疹子”。

一名住户对英国《泰晤士报》说,“他们的愿望是好的,但是,当这些(盖房的)政治人物和明星们走了之後,我们则被陷入这种後果之中。”这些来盖房的明星,包括好莱坞的大牌演员皮特(Brad Pitt)、贝尔(Christian Bale)等等。这些住户的代理律师查尼(April Charney)说,卡特的这个项目虽然是“左派社会活动的招牌作”,但也不会阻止她出面代理这些住户,跟卡特们打官司,保护住户的权利。查尼对《泰晤士报》说,因为卡特们没有告诉这些住户,这些房子是盖在垃圾堆上的。《泰晤士报》报导说,这个法律诉讼,可能迫使卡特们重新思考用志愿人员来盖房子的慈善计划。

婚礼做新娘,丧礼做尸体

但就在这个报导之後八个月,卡特们又跑到中国等亚洲国家“盖房子”。因为隔著大洋,那里的人们不知道“卡特的房子”在美国的官司,不知道这种义工盖的房子,将来会出现品质问题。反正卡特和他夫人,还有那些兴高采烈,像当年跟随毛泽东大炼钢铁,自视理想主义者们一样,盖完了房子,做完了秀,媒体报导了,满足了那种“有婚礼做新娘,有丧礼做尸体”的出风头和风光,当然还要吃完中国官方的大餐和招待,拍拍屁股就走了。剩下的品质问题,不等下次地震,就会像豆腐渣工程一样倒塌等悲惨,他们就都不管了。

中共新华网说,这位美国前总统到了四川之後,说他是“和中国有缘的人”,他还特意借四川来歌颂邓小平。卡特说,他“来到老朋友邓小平的家乡四川,感到非常高兴。”卡特跟邓小平的确是“朋友”,因为在1991年美国准备“波斯湾战争”,打击占领科威特的伊拉克军队时,卡特竟给邓小平写信,请求中国利用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投票杯葛美国的军事行动。

卡特们存在,自由之路更难

当然,卡特的这些行为都不是偶然的,1977年他当上美国总统时就宣布,要结束人们“对共产主义的不应该有的恐惧。”而不是结束共产主义!他倒是对共产恶魔从无恐惧,因为他视共产主义者们为朋友。他当年访问莫斯科时,曾给了苏联独裁者勃列日涅夫一个“亲吻”;在访问平壤时,当面谄媚北韩的暴君“有智慧,有活力”;前两年访问哈瓦那,还当面歌颂那个已专制统治五十多年的卡斯特罗,说那个古巴独裁者“是一个有道德的、高雅的、非常有宗教感的男子。”不久前,卡特还跑到巴勒斯坦,向曾个人专权愈30年的阿拉法特(曾进行过18年恐怖主义活动,幕後指挥杀害参加慕尼克奥运会的以色列运动员)墓地献花圈。

卡特为什麽这麽对独裁者们独有情衷?因为他自己就是权力欲极强的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分子。他是“不幸”生在美国,所以只有羡慕那些能一直专制的独裁者们。美国畅销书作家、哲学家安兰德(Ayn Rand)曾在七十年代卡特竞选总统时痛斥说,卡特是一个“恶劣得难以形容的、廉价的、充满权力欲的无聊小镇政客。”她说如果卡特赢了的话,“未来四年大概会是地狱。”事实正如此,卡特四年,不仅把美国经济弄得一团乱糟,外交也是阔步後退,更发生了伊朗的美国人质危机。今天这个连美国左派都不感冒的过气政客,又跑到中国做秀去了。正是由於西方这一批一批卡特们的存在,专制国家的人民追求自由的道路才更加艰辛。

——原载《看》双周刊2009年12月

2009-1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