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马英九把“情夫”请到家

曹长青



昨天,台中市举行了有史以来最大型的集会,十万民众集会抗议陈云林再次来台。今天,成千上万的民众将到清泉岗机场“接机”,向中共特使当面发出怒吼,给要“国共再次密谈”的马政府一个“下马威”。

陈云林上次来台,造成严重的朝野对立,引发大规模民众抗议,马政府的警方镇压,又造成了流血。但国民党不吸取教训,又邀请中共特使来台,再次摆出一副国共联手决定台湾前途的架势,等於向台湾人民直接“挑衅”。

马政府上台後,一面倒亲中、亲共,已是明显的事实。但连战、宋楚瑜、吴伯雄们去北京朝拜共产党,虽令人厌恶、愤怒,但毕竟他们是到共产党的地盘给胡锦涛跳“脱衣舞”,把自己灵魂脱个精光(马政府还有脸提倡“有品”运动)。这次国共要签什麽协议,姑且不谈它的内容,只从形式上人们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多麽嚣张。江陈为什麽不可以在香港签,在北京等共产党的地盘签?在共产党天下“绝对安全
”,根本不需要兴师动众配备六千警卫,更不会有抗议示威。但马英九为什麽一定要把专制中国的特使请到台湾来?为什麽就是硬要刺激台湾民众的敏感神经?

而且他们让陈云林直接抵达台中的、以当年最坚定反共并因此遇难的著名国民党将领邱清泉命名的“清泉岗”机场。马政府在这个机场恭迎共产党特使,不仅是绝大的讽刺,更是完全背叛国民党反共理念的再次宣示。马英九不仅数典忘祖,而是数典“抗”祖,亵渎两蒋的反共原则,公开跟共产党搞“同性恋”(两党本性相同)。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乱伦,从泛蓝高层偷偷摸摸在美国跟中共国台办接触开始,到连宋高调到北京跟胡锦涛拥抱,到让陈云林一度、再度到台湾,这是一个什麽过程和性质的问题呢?用通俗的例子来说,第一步∶就像不久前国民党立委吴育升带女人到汽车旅馆开房间。这位吴蓝委当时所以偷偷摸摸,一步三回头地溜到旅馆,说明他起码还清楚,这事不道德,首先不能让外人知道;其次,见那种女人可不能在家里,否则妻子撞上岂不闹翻天。第二步∶连宋跑到中国去拥抱胡锦涛,就像台商们跑到中国去包情妇,台湾妻子们愤怒,但也没办法;反正没在自己家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了。第三步∶现在马政府请陈云林到台湾,就是公然把“情夫”带到家里,而且告诉妻子他要干什麽。这样做一是向妻子挑衅∶我根本不怕你,二是强迫妻子接受、习惯。

第一次你又吵又闹地反抗,他不仅绝不道歉,更根本不在乎;他的“情夫”走了,你把这口气吞了。但经过那麽一场激烈冲突之後,“他”为什麽更嚣张地再次把“情夫”弄到家里来呢?就是要你在初次的震惊过後忍受,然後再来,让你逐渐地麻木、习惯,最後自然地接受。

这样一个过程,和这样一种从心虚到理直气壮,再到理所当然的变化,就是中国吞噬台湾的过程。今天,国共两党的乱伦已从偷偷摸摸,到了公开的、肆无忌惮的地步;那麽下一步就是迫使你忍受、麻木、习惯、接受。对这样一种公然挑衅和践踏的行为,台湾人民只有奋力抗争,才有改变命运的可能。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9年12月21日“曹长青专栏”

2009-1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