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法院还是国民党开的

曹长青

民主国家的重要标志是司法独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捍卫司法独立和公正的卫士。美国大法官甘乃迪(Anthony Kennedy)就曾对此说,「法律是中立的承诺」(The law is a promise of neutrality)。在美国,为了这种「中立」,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有时要对抗总统和执政党,甚至整个社会舆论。

中立、公正司法的背後是「常识」;西方建立陪审团制度,让不懂法律的普通人判案,就是更相信人们的「常识性」判断。但在台湾,对前总统陈水扁的一审判决,尤其最近司法院大法官会议的「释宪」裁定(扁案临时换法官和长期羁押「不违宪」),明显让人看出,台湾的司法不仅缺乏独立,没有公正、中立,甚至违背「常识」∶

第一,审理扁案的法官周占春临时被换,明显是作弊。什麽後案并前案等理由完全不能说服人,因这些理由早就存在,为什麽一开始不做?审了那麽长时间也不换,直到周占春两次做出不羁押陈水扁的裁决,才决定换人;这明显是要「换」这个「不羁押」的判决结果。

第二,周占春是经抽签方式,成为扁案的法官。所以用抽签,就是防止外力介入,保持司法的独立和公正性。在美国,连小额法庭(不超过五千美元案件)都要当场经过三次抽签,才确定法官,使想作弊者,难有机会。既然周占春是经抽签当上扁案法官,要换法官的话(虽已不合理),为何不仍然采取「抽签」方式?这样也总算有点公平。但结果却是人为地指定新法官。这个「指定」本身,明显更是作弊;不是司法行为,是政治行为。

第三,指定的法官,又居然是当年审理马英九特别费案时,全力保马、为马辩护,最後判马无罪的法官蔡守训。由马英九的「粉丝」来审判马英九的「政敌」,这本身不仅是明火执仗的作弊,更是司法腐败的典型,荒谬到可登录「世界判案丑闻」大全。

第四,长期羁押明显违反「无罪推定」的法治原则。因为不羁押,不等於判无罪,当事人还是要出庭。尤其台湾的羁押法,是国民党从纳粹德国那里学来的,现正处於审理修改阶段,更应谨慎使用。但对陈水扁,却是长期羁押(已近一年)。这种「押人取供」等於清楚地告诉世人,蔡守训们如果用正常方式,就无法审理此案。这也是从反面证明,这个案子的成立很困难,所以他们才不顾司法应有的独立、公正、中立和常识,而采取特殊且违法的手段。

大法官们的释宪,无法不令人想起前法务部长陈定南的话∶台湾法官蓝绿比例是七比三。国民党在台湾半个世纪的专制统治,使法界遍布独裁者的打手。这就是为什麽共产东德垮台後,原法官、检察官一律废黜,原所审的案子重新复查。但台湾没有经过东德式的民主司法转型,结果台湾人总统陈水扁成为最大的牺牲品。当年国民党秘书长许水德曾说,「法院是国民党开的」。今天,马英九时代的大法官们,等於用「释宪文」直接告诉世界∶台湾又进入一个无法无天的时代。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9年10月26日“曹长青专栏”

2009-10-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