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奥巴马获诺奖,棒极了!

曹长青



近年美国的两个左疯——前总统卡特和前副总统戈尔——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之後,美国左派一片欢呼,右翼媒体则一片痛駡。但这次奥巴马得奖可不同了,星期五早晨的广播节目(主要是右翼)简直可以说是“乐懵了” 。本来星期五最无聊,没什麽好讨论的。奥巴马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可解放了所有节目主持人。

广播里听到最多的是∶“哇!棒极了!真精彩!”(Wow! Wonderful! Fantastic!)。

还有观众给节目主持人打电话说,“祝贺你得了奥斯卡最佳故事片奖。”主持人说∶“我还没有拍过故事片呵,当然我是打算拍的。” “现在是有良好意愿就给奖鼓励。” “哇!这真太棒了!”连奥巴马的新闻发言人都感叹∶“哇!”

●奥巴马只跟希拉里“和平”

把电台调来调去,发现很多右派节目都一反抨击奥巴马的严肃常态,而是嘻嘻呵呵地逗乐,玩上了∶“他促进了什麽和平呢?”“跟希拉里和平共处呵。”我们下一步就要有“塔利班代表进入白宫了。”“这有什麽奇怪的,阿拉法特不也赢了这个奖吗?我们的总统难道不如阿拉法特吗?”“下次这个奖就是伊朗总统的了”┅┅

每年的诺贝尔奖,最受大众瞩目的是“文学奖”和“和平奖”。因为科学、医学等奖,大家都不懂,给谁都崇拜五分钟。只有对“文学”和“和平”,每个人都可以判断一下,所以最受大众关注。虽然这两个奖越来越政治化,左倾化,被越来越多的人不屑一顾,但还不至於闹到像今年这麽“好玩”∶文学奖又给了一个谁都没听说过的作家,更别说读过;於是文坛一片静悄悄,没人评;什麽都不知道怎麽评呵。和平奖呢,则给了被称为这个地球上最著名的人物——奥巴马,奖励他有推动人类和平的“良好愿望。”

全世界有良好愿望的人起码六十亿,但很遗憾,大家都没有得诺贝尔奖的幸运,因为他们都无缘当上美国总统。

●全球领袖酸溜溜

世界各国领导人,大概心里都酸溜溜的。所以在不得不“政治正确”地祝贺时,都实在忍不住提醒人们∶奥巴马得的是“良好愿望奖”,而不是“实际成就奖”∶

欧盟主席赞美奥巴马提出了“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的承诺和远见”。

阿富汗总统赞美奥巴马对全球的“新设想”和“良好愿望”。

法国总统萨科齐赞美奥巴马 “在和平方面,有和诺贝尔本人一样的坚定决心”。

日本首相鸠山说,奥巴马在布拉格“号召”无核世界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举动。”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奥巴马“承诺”与联合国共同努力,带给世界人民新希望及新前景。

●我们总统成了全球笑料

这个地球上最著名人物的“良好愿望和承诺”可谓人所共知,可就是没人知道他干了些什麽。有趣的是,连奥巴马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麽,所以他一大早出来表态∶“这个奖不是给我个人的成就┅我不配┅。”奥巴马站在演讲台上,从来都是自信满满,俨然一副列宁复活的劲头。这是第一次见到他这麽谦恭、可怜,颇有些令人同情。

难怪有广播听众说,“天哪,诺奖委员会也不至於用这种办法羞辱我们美国总统吧?”最著名的右派广播节目主持人林博(Rush Limbaugh)更忿忿不平地说∶“这简直比芝加哥第一个被奥运涮掉还更羞辱奥巴马。我们的总统成了全世界的笑料了。每个人都在嘲笑他。”更妙的是∶“我们美国人这次居然和塔利班有共识了∶奥巴马不配得这个奖。”

一路给奥巴马竞选总统做啦啦队、对奥巴马上台欢天喜地的全世界左派媒体,这回都受不了了,首次一反常态地修理奥巴马∶

●只靠漂亮词句领导世界

欧洲比美国早知道消息,BBC、路透社都一连发好几篇,有报导,有评论,借采访美国人转达不满∶82岁老人∶“如果我能想出来他为什麽得奖,那就太好了。”33岁的年轻人∶“他做了什麽了不起的事?”68岁老人:“即使用最宽容的心态来看,他也还什麽都没做呢。”

美联社采访∶“那麽多人做那麽多事还没得奖呢。”“大概是奖给那些他在幕後做的、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吧。”奥巴马承诺“变化就要来,但你不能因为将来要做的事而得诺贝尔奖吧?”

《纽约时报》∶诺奖委员会花了七个月,从205个候选人中,选出了这个地球上最著名的人物∶奥巴马。它提醒我们在承诺和兑现之间的距离。

《华盛顿邮报》∶他除了能左右媒体,什麽都还没做呢。引用共和党智囊哈里斯(Todd Harris)的话说∶“诺奖委员会好像以为,奥巴马的漂亮言辞就完全代表他实际上已经做到了那些。如果只靠漂亮词句就能领导世界,我们为什麽不把总统的位置和诺贝尔和平奖颁给海明威的小说?”

《洛杉矶时报》社论∶把和平奖给这麽一个刚当上总统的人,是羞辱他,也是贬低这个荣誉。

●不是成就奖,是 “反布什奖”

比丹拉瑟时代还左的CBS晚间新闻女主播,也请了该台评论员,指奥巴马不配得奖,此奖有损奥巴马。

CNN∶这是发给“抱负奖,意愿奖”,而不是“成就奖”。评论员说∶从卡特,到戈尔,到今天奥巴马,全是民主党的人得奖,这就是个。

最左的网路报《哈芬登邮报》(Huffington Post)发了一大堆博客文章∶奥巴马得奖,简直是超现实,是“反布什奖”。“那家伙还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就得奖了?下次我们如果不选他连任,我们看起来就是傻瓜了。因为全世界都给他加冕了。”“这是给奥巴马的安慰奖,因为他上个月亲自去哥本哈根为芝加哥争取奥运而游说,结果芝加哥是第一个被涮掉的。”

疯狂反战的左派们说,“起码得等奥巴马把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结束了,再给这个奖吧。”“他还没把关塔那摩监狱关上呢。”由於奥巴马得奖後几个小时就开会讨论往阿富汗增兵的问题,於是左派反战人士嘲讽∶上午和平,下午战争。

连那个最左疯的记录片导演摩尔(Michael Moore),都用给奥巴马的一封信表示∶总统先生,做点事去赢得这个奖吧。

●诺奖也有种族分配名额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让奥巴马的拥戴者们不满到如此地步,美国右翼当然觉得,这实在是太好玩了。《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Bill Kristol)说∶这种荒唐可笑,简直超过任何编辑可以编织出的东西。感谢诺贝尔评委,你们使我的工作容易多了。

另一位保守派评论家的博客逗乐说,“我以前还真不知道诺贝尔和平奖也有种族分配名额呵。”

《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诺贝尔希望奖。这大概是“世界第一个外交未来奖”。虽然美国前总统布什早已离开公众视野,但欧洲人告诉美国人,他们绝不想再见到一个布什的同类。所以在继卡特和戈尔之後,挪威这是二千年以来第三次给“诺贝尔(没有布什)和平奖”、 “未来和平奖”。

奥巴马刚当总统12天就被提名了。有提名资格的都是前诺奖获得者,或者有资历的学者、教授等。这个提名很代表前诺奖得主们的水准,更表现学者教授们为意识形态而无视常识到何等地步。

●炸药般威力的宣传工具

但诺贝尔奖委员会为什麽不顾常识,甚至不顾这可能会羞辱奥巴马呢?就因为他们实在太欣赏奥巴马的社会主义理念、太想给他了。这实在是不能等的。因为再过两年,哪怕到了明年这时候,奥巴马的无能就会很清晰地被看出来,他什麽也没干成。那些漂亮的承诺一样也兑现不了。那时候再给,就是“没有兑现承诺奖”“没有成就奖”,就比现在的“有良好愿望奖”更难拿出手了。

过去这些年来,很多人批评越来越左倾的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和经济学奖。但由於左翼媒体的哄抬,迷惑了无数大众,所以诺贝尔奖依然令很多人崇拜。这次奥巴马获奖,实在是给很多人上了很好的一课∶诺贝尔奖是个什麽东西——诺贝尔炸药般威力的左派意识形态宣传工具。

2009年10月10日

(——原载《纵览中国》, http://chinainperspective.net/ArtShow.aspx?AID=3178)



2009-10-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