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反美国免费

曹长青

“世界经济论坛”会议在纽约曼哈顿召开,很多国家的媒体对此进行了报导,但有些报导明显有反美情绪,而且还主要出於西方国家的报纸。

例如法国大报《解放报》批评说,“这个会议等於把世界更美国化,而不是把美国欧洲化;美国更不会管世界上其他地方人们的看法了。不幸的是,这已成为事实。”

瑞士的报纸则对纽约市长布隆柏格建议下次论坛会议还在纽约召开刊登了大标题:“纽约瞧不起瑞士”,由此批评说,“美国人的机会主义无处不在┅┅即使在参加悼念911遇难者的仪式上还要谈钱。”

英国大报《卫报》则讽刺说,“为了这个会议的安全,纽约警方竟出动了一万两千名警察,实在是茶壶里的风暴,小题大做。”

更有意思的是阿根廷的报纸。阿根廷不久前出现严重经济危机,几周内换了五个总统。但阿根廷报纸却怪罪纽约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会议。阿根廷最大的报纸《Clarin》说,“在阿根廷经济破产之际,那些参加论坛会议的大亨们、富人们,却住在每晚1200美元的房间,吃著昂贵的餐馆,而不管阿根廷人民的死活。”

在日本,东京大报《经济新闻》则发表社论抱怨说,“在世界经济论坛会议上,几乎没有谁来重视日本对世界经济复苏的贡献,日本好像已经从世界政治和经济领袖们政策制定的意识中被遗忘了。”

一个世界经济会议被选择在纽约召开,就引来国际媒体一片对美国的批评。为什厶很多媒体这麽热衷於嘲讽美国?

因写出《魔鬼的诗篇》而被霍梅尼下令追杀的英国作家卢什迪近日在《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美国和反美国人”的文章,对此分析说,只要美国是个强大而富有的国家,就会遭到人妒恨,不受欢迎。

阿拉伯世界的反美,是想转移他们国家内部的困境:所有阿拉伯都存在严重的腐败,高失业率,严酷镇压等问题,那里的人们用烧美国国旗、嘶喊反美口号,来发泄处於困境中的情绪,在这种发泄中来获得本民族的“身份认同”,感觉舒服一点。

卢什迪遗憾地说,在欧洲,也有很深的反美情绪。在他居住的伦敦,他听到没完没了的对美国的嘲讽,什麽美国人中心主义,自私,只看重自己的生命,美国人太肥胖了等等。

事实上,阿根廷经济破产,日本连续多年经济衰退,法国高失业率,阿拉伯世界的困境,怎麽能是美国的错?当然主要是他们自己国家的经济政策失误、他们自己国家领导人的无能,以及制度等问题造成的。但阿根廷、日本、以及法国的报纸,却都来骂美国,好像他们内部的一切错误、一切灾难都应该归罪於美国,美国成了别人的怒气、怨气、失败之气的出气筒。骂美国、反美成了一种时髦,反正骂美国是免费的,不用付出任何代价,还可以得到各自国家民族主义情绪的民众的喝彩。

但是,如果骂美国能够解决这些国家内部问题,那当然可以更使劲地骂;然而事实是,不仅根本解决不了他们国家的问题,反而使事情更恶化,因为通过拿美国撒气,转移了人们对本国自身问题的关注,反而使问题得不到重视和及时的解决。

媒体的责任之一是报道事实,传播真相。如果用煽动反美来满足民族主义情绪,不仅是媒体的失职和滥用权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恰恰这种媒体本身已成为了问题的一部份。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年2月7日)

2002-0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