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为什麽犹太人是“自由派”?

曹长青

在美国,多数犹太人是Liberal(自由派),而和Conservative(保守派)相分野。在西方,所谓自由派,就是比较左倾。美国犹太人知识份子办的保守派杂志《评论》(Commentary)在今年九月号召集了六位知名的犹太裔思想家,每人写了篇文章,就此进行了探讨。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出现这场讨论,因为做过《评论》35年主编的保守派大将波德霍雷茨(Norman Podhoretz)最近写了本书《为什麽犹太人是自由派?》(Why Are Jews Liberals?)。这本书一出版,就遭到左派旗舰《纽约时报》书评的痛批、嘲骂。

没有政府,就会人吃人?

波德霍雷茨和六名参加讨论的思想家都是犹太人,由他们来探讨犹太人本身的问题,不会被人指控为“反犹”;而且由於他们身在其中,可能会更了解其原因。

波德霍雷茨在书中首先结论说,左倾,已经成为犹太人的宗教(religion),成为他们的信仰(faith)。他旁徵博引犹太人的历史指出,由於犹太人长期没有自己的国家,流散世界,那种寄“他国”篱下的生活艰辛和处境,使他们一代代积累了一种文化心理,那就是依赖国家和政府,希望获得政府保护。他引用一位犹太作家的名言∶“如果没有政府,人与人之间,就会活活吃掉对方(eat each other alive)。”

犹太人这种流散世界、倍尝艰难、是被压迫者(underdog)的历史,使他们对平等、权威(政府)的保护等,特别敏感和推崇,由此形成历史性的价值取向∶更倾心左派政党包揽一切的大政府、高福利理念。

参加讨论的多位犹太裔思想家,都同意波德霍雷茨的这种历史性原因的分析。但也有人指出,犹太人的左倾,还和这个族裔的特殊宗教背景有关。因为犹太人多不信仰《新约》,不信奉耶稣基督,只是信奉《旧约》,被称为犹太教。这种反对基督教的立场,也使他们多倾向左翼政党。在美国,虽然左右两大政党都有基督徒支持者,但从选民分类来看,多数基督徒投了保守派共和党的票。所以福音派被称为共和党的票仓;而左派占绝对多数的好莱坞,则是民主党的票源和钱仓。

美国犹太人上教堂比例最低

今天,美国的犹太人是各种族裔中,宗教信仰最弱的族群。根据《评论》上引述的统计数字,每周上一次教堂的犹太人,只有16%,但整体美国人,却占39%。说“宗教对他们的人生是非常重要的”的美国人占56%,而在犹太人中,只有31%。

由於对基督教的反感,他们连带反感、甚至反对获得多数基督徒支持的右翼共和党,由此也自然倾向更有左翼色彩的自由派民主党。

在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犹太人原来也是多数支持该国的左派政党,但近年情况有些变化。因为这些国家的左翼政党不那麽支持犹太人的母国以色列,甚至有时跟反犹的阿拉伯国家联手,导致这些国家的犹太人开始转向,改投保守派政党的票;毕竟以色列被阿拉伯国家包围和敌视,绝大多数犹太人对此相当看重,所以该国政党是否支持以色列很影响他们的政见。据《评论》上文章的引述,在英、澳、加的犹太人,现在基本上已左、右各占一半。但在美国,却是绝大多数犹太人仍支持左翼民主党。例如奥巴马就获得80%以上的犹太人选票。而且自1928年以来,美国历次总统大选,共和党从未拿到超过40%的犹太人选票。《评论》的文章说,这是因为美国的民主党,不像英、澳、加等国的左翼政党那样明显不支持以色列,而是表面上跟共和党差不多,也高喊支持以色列,所以美国的犹太人没有那麽强烈的对左派政党的厌恶。

多数犹太人支持共产党

但把犹太人左倾的根源归於依赖政府和宗教背景,也并不全面。因为在苏联的列宁斯大林时代,没有这两个因素,多数犹太人也支持共产党。根据加州伯克莱大学教授斯莱兹肯(Yuri Slezkine)的专著《犹太人的世纪》,苏维埃红色政权的建立,主要得利於犹太人。虽然犹太人在当时苏联人口中不到两个百分点,但在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犹太人占了45%。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30%以上是犹太人。苏联红军军官和苏共干部,各自有40%犹太人。斯大林的秘密警察“契卡”(克格勃前身),38.5%是犹太人。更不要说托洛茨基、捷尔仁斯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早期苏共领袖都是犹太人。

为什麽犹太人要支持共产党?这和犹太人多是知识份子有直接关系,实际上是知识份子多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那种要普救天下、建立共产天堂的乌托邦幻想;并有最想站道德高地为所谓穷人打抱不平的左倾激情。

在列宁时代的苏联,据统计,虽然犹太人只占人口1.8%,但在莫斯科的大学生中,犹太人占了17%。在乌克兰首府基辅,甚至高达36%。在整个苏联,犹太人在大学教授中占14%。在列宁格勒,犹太人占所有报纸记者、编辑、作家中的30%以上。今天在美国,犹太人在知识界仍占相当多数,远远超过他们在美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据统计,在美国大学教授中,高达90%注册为左翼民主党,在报社和电视台等媒体中,也占70%左右。

倾向乌托邦,喜欢当救世主

我在两年前的一篇题为“为什麽多数犹太人左倾”的分析文章就指出过,犹太人的知识份子比例高,自然左倾者就多。这实际上是整体知识份子的问题,因为知识份子天生就有个倾向,热衷乌托邦的意识形态,热衷扮演为民请命的救世主角色,所以就自然偏向均贫富、平等至上的价值方向;站在所谓代表穷人、代表被压迫者讲话的道德高地,就很容易脱离大众,偏离中产阶级的常识(commonsense)。
另一个原因是,由於犹太人是人类族群中,历史最长,最精明的一个族裔;而且他们流散世界各地的艰难环境,刺激和形成他们奋斗自强的精神。结果各地的犹太人,多是那个社会的佼佼者∶富有、有成就。成就显著,就遭人妒。再加上有些犹太人太精明,又比较吝啬苛刻(很多跟犹太人打过交道的人有这种感觉),他们知道自己被人讨厌,就要去寻求心理“平衡”;於是注重粉饰形象,特意要唱照顾穷人、均贫富等“高调”。

由於希特勒杀害了六百万犹太人,再加上全球至今都仍有严重的反犹主义存在,所以对犹太人身上毛病的讨论,就很困难,因为动辄就可能被指控“反犹”。犹太人思想家自己来探讨这个问题,既少了这份担忧,同时又等於证明,这不是哪个种族的问题,而更多是知识份子的整体问题。

——原载台湾《看》半月刊2009年9月24日

2009-09-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