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达赖喇嘛为何无法「回家」

曹长青



他来了,坐在高台上,下面是黑压压的人群,无数束虔诚、崇敬的目光,定格在这个身著红色袈裟的喇嘛身上。达赖喇嘛专程赶来台湾,为灾民举办的祈福法会,不仅使台湾人有机会直接聆听这位精神领袖的教诲和祝福,同时也令很多人心酸,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已流亡了五十年,至今仍无法返回自己的家园西藏。

过去二十年,达赖喇嘛多次宣称,放弃西藏独立,承认西藏属於中国,只是要求高度自治;在这次访台三周前的日内瓦“藏汉会议”上,达赖喇嘛再次强调走“中间道路”。但不管达赖喇嘛怎样妥协、让步,北京政府就是不让达赖喇嘛回西藏。北京到底在恐惧什麽?

中共是恶龙,西藏是小海豚

第一个,恐惧达赖喇嘛的国际声望。达赖喇嘛是当今世界少有的精神领袖,受到无数人的尊敬和爱戴。他每到一个国家访问,几乎都是当地媒体的热门新闻;不久前到欧洲访问,又是引起轰动,德国《明镜周刊》的民调说,达赖喇嘛受欢迎的程度,超过了罗马教皇。

达赖喇嘛之所以受到人们这样的尊敬,首先是因为中共对西藏的殖民统治。在世人眼中,中共是恶龙,西藏是小海豚。这种强烈的大与小、强与弱、恶与善的对比,更让人们同情西藏。另一个就是达赖喇嘛的个人魅力。他的谦恭、自然、随和,他强调的非暴力哲学、慈悲等等,都使他成为极具个人特色的世界领袖。包括他的开怀大笑,都是独特的。好莱坞影星理查.基尔曾说,达赖喇嘛有这种本事,他的大笑,一下子就把人的心理拉近。

在美国,连中学生都关注西藏问题。克林顿当总统时,有次在纽约接见一批获奖的中学生,第一个来跟他握手的学生竟突然喊出“free Tibet”(让西藏自由),吓了他一跳,後来每个来和他握手的学生都说这句话。据统计,在19到25岁的美国人中,能辨识一百个国家国旗的占11%,能够辨识联合国旗帜的是零,但认得西藏的雪山狮子旗的高达38%。

对於达赖喇嘛当年逃脱中共的魔手,据流亡美国的前中共高官陵a屯的《回忆录》,毛泽东当时说,“达赖喇嘛是神,我们抓了神,怎麽办?”那还是1959年。半个世纪後的今天,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声望可谓如日中天,胡锦涛、温家宝们这些跟毛相比都是鼠辈的,怎麽敢让“神”回去?

藏人心中的佛

第二个,是中共恐惧达赖喇嘛是六百万藏人心中的“神”。1979年邓小平复出後,提出对西藏问题“只要不谈独立,其他什麽都可以谈”。当时邓小平打败了四人帮,把毛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也赶下台,获得全面的权力,因此有了一点自信。但当达赖喇嘛的哥哥率团到拉萨参观时,四面八方的藏人闻讯赶来,黑压压地跪下来,哭成一片,诉说他们的苦难,呼唤达赖喇嘛回来。中共的陪同人员,几乎不知所措。最後北京高层决定停止这种“参观”,认为这更会使藏人有离心倾向。仅仅是达赖喇嘛的哥哥回来,局面就几乎失控,如果藏人心中的“神”,他们的法王达赖喇嘛回来,共产党知道他们根本无法招架。

西藏是个佛教社会,历来的传统都是尊奉喇嘛。藏人生活不管怎样艰难,也要捐奉,让佛教的酥油灯长明。据西藏专家的资料,在西藏三区(卫藏、安多,康巴),笼统说信奉佛教的达90%,虔诚信仰的有50%。藏人说,他们天生头顶上就有三样东西∶佛法、佛祖和喇嘛,这是一种出自本能的东西。非佛教信仰者可视为这是一个种族的文化传统。在达赖喇嘛的出生地安多(青海),藏人父母对孩子的最大期待是,“看你能不能到拉萨!”因为拉萨是世代藏人心中的圣地,达赖喇嘛就在那里。即使在21世纪的今天,仍有成百上千的藏人,宁可倾家荡产(用作旅费),不顾在边境被逮捕或枪杀,也要翻越喜马拉雅山,到印度的达兰萨拉,听一次达赖喇嘛的讲经。在藏人心里,达赖喇嘛是“西藏历史的延续和宗教的象徵”。

虽然经过共产党半个多世纪对达赖喇嘛的无休无止的诋毁、攻击、漫駡、丑化,但在藏人的心中,达赖喇嘛仍是他们的领袖,是藏人佛教徒的最高上师法王。在一个佛教徒为主的社会,想诋毁他们的法王,就像在一个天主教社会,诋毁罗马教皇一样,不仅无济於事,还一定适得其反。今天,藏人家里虽然被迫要挂共产党领袖的像,但在夜晚,他们会把镜框反过来,後面是达赖喇嘛的像,这是挂在他们心中的佛,谁也夺不去!

历史长河中的过眼瘟神

虽然中国的经济在崛起,国际地位增高,但共产主义在全球大势已去,更增加了胡锦涛们的潜在恐惧。面对这样一位在国际上,在藏人心中,都有崇高威望的精神领袖,那些毫无任何信仰,更无任何精神力量的共产党们,怎麽敢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而达赖喇嘛经过五十年的流亡,更坚信自由的价值,他完全不可能像阿沛.阿旺晋美(原藏人高官,降服中共後,曾做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那样,对共产党俯首贴耳,做统战花瓶。达赖喇嘛本人已在世界获得这麽大的声望,北京还提出要给什麽“高位”,说如果他“承认错误”的话。这更暴露出共产党小丑们是多麽无知,多麽愚蠢。

今天,达赖喇嘛的名字,已经响遍全世界。而胡锦涛、温家宝们,不要说离开了中国,没有多少人知道;即使知道,也是一个恶名。在人类文明的史册中,人们会记下达赖喇嘛,而什麽胡温,将是nothing,历史长河中的过眼瘟神而已。胡温用暴力做後盾,阻止达赖喇嘛返回自己的家园,但达赖喇嘛的精神,早就传入六百万藏人的心里。这种精神迟早会形成一股反抗中共殖民统治的巨大力量。

——原载台湾《看》半月刊2009年9月

2017-09-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