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高级外省人的“两张脸”

曹长青



自从郭冠英招认、破相,人们知道台湾有个最野蛮的群体,叫做“高级外省人”。这伙“高级”有两张脸∶对共产党,他们乖极了,恭顺得像三孙子。对台湾人,他们凶极了,霸道得像太监。这次陈水扁遭重判,再次让人们看清这两个变脸。

陈水扁被判无期,完全不出预料。因早在去年案发第一时间,马英九就定性说,这是“马可仕”,等於未审先判,给检方下指令。起诉书那句“给予最严厉之制裁”,很可能是马的手谕。陈水扁被判了最高的“无期徒刑”,但蓝委们还说“判得太轻”。那还要怎麽重,死刑吗?如果这种罪真有死刑,以马英九们那种仇恨的劲头,他们不仅会把陈水扁判死刑,甚至完全可能拉出去执行。大家别以为法国大革命的断头台今天是天方夜谭。看国民党在台湾的嚣张劲头,人们完全可以想像他们观赏人头落地的快感。马英九等高级外省人的心态,早已是“变态”!

我们再看他们对两个总统秘书,居然重判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马永成、林德训作为下属,他们的所为,只不过是服从上司,而且又是总统可以调度的国务机要费。即使有错,也不可想像重判20年!人生有几个20年?判马英九无罪的法官,判陈水扁最重刑,已不仅是荒谬绝伦,更是他们丝毫不在乎台湾人反应的傲慢的挑战。而对两位秘书的重判,更说明国民党的法律毫无依据,他们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但遇到对岸的共产党,“高级外省人”马上变脸了∶满脸堆笑;那份恭维,像侍候皇帝。共产党的特使陈云林,在中国根本没几个人知道他是谁,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芝麻官(还是由於台湾民众抗议,才有些中国人知道他的名字)。可你看马政府那个低三下四,一副唯恐得罪主子的下贱状;居然派出七千警力护驾,还对去抗议“陈芝麻”的台湾人大打出手。

有高级外省人心态的,都是这副德性。你看郭冠英对台湾人多麽居高临下、歧视漫駡。可面对共产党,他就立刻蔫了。他女儿在山东青岛机场因拍了张照片,就被在场的中国人围攻、辱駡,说她拍了负面形象;最後底片被毁,她连声道歉都难以脱身。女儿向父亲诉苦,可那个对台湾人趾高气扬的“郭高级”,却要求女儿忍耐。即使女儿被欺辱,他仍要对“更高级外省人”陪笑脸。

而那个公公是国民党大老徐立德(正在上海投资)的中天电视女主播卢秀芳,也是这德行。在跟对岸的CCTV连线时,对在国际上享有崇高威望的达赖喇嘛,那份不屑、嘲讽,甚至敌意,简直比连线同台的中共主播白岩松、王跃军还激烈。可对做共产党宣传员的CCTV那两个宦官男主播,她却满脸挤笑,亲昵发嗲地直呼“岩松、跃军”,那份撒娇、谄媚状,实令人作呕。

理解了“高级外省人”的这“两张脸”,就会理解扁案的性质。马英九用重判陈水扁,对台湾人总统用尽恶脸,向北京堆满笑脸,来取悦共产恶霸。陈水扁在判前对探访者说,“我觉悟了,他们是要把我关到死”。其实国民党是要透过重判陈水扁,把台湾人建立独立国家的梦想,判处无期,关到死!但千百万台湾人的福尔摩沙梦,真的遥遥无期?真能被关死吗?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9年9月14日“曹长青专栏”

2009-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